<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真正的严师
    大部分山峰,完全交给妖修,现任五位长老,有两位都由妖修担任,陆峥这般安排,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先前一直不太爽的黑翼,总算看着陆峥顺眼了不少,他身旁的吴天苍等妖修们更是一阵激动,一脸“着实想不到”的表情,遮也遮不住。

    陆峥对于妖修们的激动,看在眼中,心中感慨,稍一细想,便知这些往往表现得大大咧咧的妖修们为何如此激动。

    陆峥难得的肉麻了一把,神情郑重,来到黑翼等妖修们面前,用力地一一握了握手,认真道:“在我心中,当诸位,一直是亲兄弟亲姐妹。逆苍派能有今天,我唯一的女儿能安全回来,我在傲云山上不受埋伏围攻,俱是诸位妖修亲人们的功劳啊。咱们都是一家人,所以,今后,便继续辛苦诸位了,咱们一起将逆苍派发展得更大更好!”

    陆峥的肉麻,叫黑翼等妖修们起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陆峥却还嫌不够,抛个媚眼给黑翼,又道:“我与老黑,虽然总是相互拆台找事,但其实,咱们心底是亲近的,也曾经历死生,而我与老黑俱是那种不善言谈之人,所以,咱们两个好兄弟,表达亲近的方式,便是这般日常的不痛不痒的相互翻白眼了。”

    “呵呵。”脑袋本来略微发热的黑翼,被陆峥恶心得立刻清醒了过来,皮笑肉不笑的对陆峥的好兄弟之说回以了两声冷笑。

    其他妖修,却是感动得不行了,差点掉下眼泪来。

    妖和人毕竟是两个种族,天生有隔阂,后天也是各看各的不顺眼。对于大王突地将山海妖市的家底尽数迁移至小门小户的逆苍派,大王自己还屈尊做了逆苍派的客卿,起初,并不是没有妖修不反对的。只是鸟大王在妖市一言九鼎惯了,积威慎重,手段也阴狠毒辣,做属下的,到底不敢说什么,可那心头一直是有诸多不愿意的。

    后来,与逆苍派之人相处了十数年,竟也是相安无事,且意外的个性投缘。

    说到这里,便不得不提陆掌门初立派之时的“贵精不贵多”策略十分成功,招揽的人才与招收的小弟子,品性俱是上佳,不矫揉不造作,于修炼一道,天资大多不凡又勤奋努力,如此人物,自然很难叫妖市的一众妖修们讨厌。

    中途相处不讨厌,到如今,逆苍派终于脱胎换骨,有所壮大,而做掌门的也没忘记这其中有他们妖修的功劳,竟先后将两位长老之位与整整十二座山峰,通通交给他们妖修接管。

    如此,足可证明陆峥心底对妖修弟兄姐妹们的真心接纳与无上信任。

    妖修们自是感动又感激的,直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陆峥再接再厉洒下温情鸡汤,感叹道:“我不知道别的人和别的门派是怎样做的,总之,在我陆峥这里,在逆苍派中,妖修与人修,地位平等,俱是感情深厚的一家人!”

    陆峥的头号狗腿木重天,赶忙眼眶通红,掉下两行热泪,一把捧住站在黑翼身旁最近位置的吴天苍的手,一边亲切抚摸一边动情地眼泪汪汪道:“吴兄弟,今晚咱们继续在月色下比划比划,交流交流修炼心得吧!”

    吴天苍恶寒地抖了抖,嘴唇略哆嗦,久久吐出两字:“好啊。”

    木重天的蠢样,陆峥简直想要捂脸,而燕十三便要稳重许多了,他也不掉眼泪,只是红着眼眶在一旁对身前的妖修们不住微笑。

    整座清风殿,瞬间只剩下木重天大力的抽泣声。那感觉,真是不提也罢。

    陆峥眼睛一转,又要开口,却被黑翼翻了一个白眼,黑翼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到的音量,告诫道:“你差不多就得了啊。”

    黑翼当然晓得陆峥在收买人心,只是山海妖市与逆苍派,早绑在一条绳上,他的妖修属下们与陆峥的属下们也早已相处出了感情,更别说他将陆峥的宝贝女儿当做人生里的太阳如何也割舍不下。难得陆峥虽然偶尔爱忽悠人,他本人却不算是城府深的,对妖修也的确是真心。

    于是黑翼想了想,难得好脸色的看了陆峥一眼,然后,鸟大王出乎意料地与陆峥来了一个友好的拥抱,旋即当场将第五位长老之位的人选也定了下来,便是他最得力的心腹吴天苍。

    对此,陆峥无任何异议,鸡汤洒完了,便打算退场,将身旁安安静静的小徒儿交给女儿陆青灼,又对燕十三吩咐了一声:“我看大家新官上任,还是应当庆祝一下的,你便下去安排一下,弄个盛大一点的宴会。”

    燕十三问陆峥:“不知掌门,您是否打算邀请逆苍派之外的人?”

    陆峥沉吟片刻,突然眼中光芒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笑了一下,旋即提高音量,声音扫荡整座清风殿。

    “我突然觉得,八位长老貌似不够,所以便新增三位客卿长老吧。十三安排一下,彼时宴会上,多加三个席位,大家好好聚一聚。”

    说罢,甩了惊雷不管后续的陆峥,便在身后一大片惊呼疑问声中,闪身飞走了。

    外出数年方才回山,要紧事安排妥当,陆峥自然是要去向师父云中怪请安的。

    陆峥将方才清风殿里发生的事与自己做出的安排,一一跟自家师父汇报了一声。

    云中怪不时点个头,最后下了一个评论:“虽然有些欠妥和草率,不过大致没有什么要紧的缺陷,那便这样吧。至于你那临时想出来新增三位客卿的主意,我便不多说了,你自有你的打算。”

    说完了正事,云中怪神情一变,要笑不笑地将陆峥打量一眼,开口说道:“徒儿外出几年,修为更加稳健了,这是好事,但你除了修为稳健外,不知道当师父的能力有么有提升?你给为师说说,这几年,你都是怎么教导你的小徒儿的?”

    陆峥心里咯噔一跳,他虽然自觉自己这个师父当得不错,但耐不住有云中怪这个更不错的师父摆在前面,所以,他还真不敢在自家师父面前随便得瑟。

    于是,陆峥老老实实地将自己平日里到底是如何死命填鸭子的细枝末节一点没砍,全都说了,还不等陆峥略得意的提出自家小徒儿的成长,立刻便被自家师父一巴掌狠狠拍在后脑勺上,拍了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啃那啥。

    云中怪犹自不解气,狠狠一巴掌又拍了陆峥一个倒仰,旋即才道:“为师看你那徒儿果真是多灾多难,命不大好,尚在襁褓便没爹没娘,没个安身处,稍一长大,认了你这个师父,更是入了狼窝啊。若是换个凡人,照你这般折腾,早就没命在了。”

    陆峥被拍得后脑勺辣疼阵阵,还不敢躲开,只得小心赔笑道:“师父,我这也是参照您的教育方式啊?您不是也奉行这严师出高徒的准则吗?”

    “准则个屁。”心疼小徒孙的云中怪,难得爆了一回粗,抬手照着陆峥的后脑勺又是一巴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