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九十章 小棉袄一般的徒弟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皇天不负有心人,大概说的便是陆峥这个魔鬼师父与莫冰崖这个悲催徒弟了。

    太阳升了又落,月亮爬高又消失,陆峥带着小徒儿莫冰崖,翻了一个又一个的山头,泡完冰泉又踩火山,舞完刀剑便比划拳腿,学了心法又练剑法。

    短短半年时间,爱好填鸭子的陆峥,硬是把自己所有会使的招式,教了个遍。其中,有一半都只适合灵武双修者修习。而莫冰崖,本身虽然还未曾到达选择修灵还是修武的程度,但他体内天生灵脉决定,无论他是修武还是修灵,他都不会灵武双修。

    某次,陆峥又作死地教了一个灵武双修方才能够使用的招式给莫冰崖,莫冰崖实在没有忍住,睁大眼问自己的师父:“师父,你这招式,我真的能学会么?学会之后,真的能顺利使出来么?”

    陆峥当时一脸被雷劈了一般,表情僵硬了好半天,方才干笑着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徒儿,为师就是教给你随便玩一玩。”

    忽悠完长得状似很无知的徒弟,为了找回场子的陆峥,难得给徒弟放了十天假,带着徒弟出山,暂时不修炼,而是进入凡人城镇,今天蒙个面逛逛皇宫,明天穿一身紧身衣下下古墓,后天便粘个大胡子扛着斧头在田间小道吓唬吓唬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两人也曾蒙面如一对普通的凡人师徒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只是这徒弟的年龄有点略小。

    疯魔的师父,带着面瘫的小徒弟,硬是将这十天难得的假期耍得天上都是他们俩的脚底板印子。

    莫冰崖这十天假期过得怎么样,他不开口,没有人知道。只是十天之后,莫冰崖修炼得更加刻苦了,就连他那魔鬼师父偶尔健忘,抽风地又一次将唯独灵武双修者方才能够施展的招式传授给他的时候,他也半点没有异样,接过就学。

    又是大半个月过去,与陆峥刚要动身往另外一个新山头迁徙的莫冰崖,修为竟然涨了,成了修士二星。

    “涨了,涨了!徒弟你成修士二星了!哈哈!”

    陆峥激动地原地跳了起来,一脸傻瓜似的痴汉笑容,满眼喜气如何也遮掩不住,看那激动不能自已的模样,活跟他自己的修为涨了一般。

    莫冰崖有种想要捂脸的冲动,不过好在整座山头很偏僻,根本没有其他人烟。

    有时候,莫冰崖甚至会偷偷地怀疑,他这位不靠谱的师父之所以经常带着他不断转战新的山头,多半是因为,私下里干的蠢事太多,而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了。

    心里略嫌弃师父的愚蠢模样,莫冰崖的嘴角却忍不住勾起来,时隔许久露出一个属于孩童的笑容来。

    就在这时,十几年如一日,始终两岁小奶娃模样的莫冰崖,其身形竟然也开始缓缓起了变化。

    不多时,莫冰崖便长到了三岁模样,虽然变化细微,但好歹是开市长了。

    陆峥高兴之余,为了稳妥起见,特地带着莫冰崖暗中前往了隐山门,找到水溟溟详细咨询了一下。

    水溟溟一见到健健康康的莫冰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直把陆峥当成了再生父母一般,旋即,水溟溟又摸出一颗椭圆的白石头,举在双手中,绕着莫冰崖转了数圈,上上下下都仔细观察了半响,终于又一次喜极而泣,得出了结论。

    “冰崖身体内的第一道障壁已经打开,自此,便会如一个正常的人族小孩,顺利成长了,模样与身形也会随之发生正常的变化,而他的修为,也可以正常修炼增长了。只是,冰崖体内毕竟有妖的血脉,所以,较之常人,他修炼的难度要大一些,晋级的速度也要缓慢一些。”

    妖修与人修,最大的区别,便是,妖得天独厚,一旦入道,无不根基深稳,但与之相对的,修炼的过程,自然要困难许多。

    陆峥点头,又问了水溟溟关于莫冰崖的十几个问题,他整个人,突然就从严肃的魔鬼师父变身成了养小孩的老妈子,事无巨细,什么都问,就怕把血脉殊异的小徒儿给养歪养废了一般。

    水溟溟一面高兴地与陆峥解说,一面观察边上的莫冰崖。

    虽然莫冰崖依旧是一副面无波动的模样,但仔细看,便看得出,这小娃一双眼睛一闪一闪的,从来就没有离开过陆峥一丁半点。

    见到眼前这一对师徒如此真情相处,水溟溟忍不住又落下几滴泪来。

    水溟溟这样爱哭,陆峥差点就想将自己徒弟的小名让给他了。

    待告别了水溟溟,陆峥师徒二人,又开始了数天一迁徙,四处称霸山头,魔鬼似的修炼。

    又是两年过去,已经修成了修士五星的莫冰崖,因为长期修炼的缘故,比之一般的五岁小孩,更要挺拔许多,只是依旧是一副小面瘫模样,几乎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只一双黑黝黝的眼睛偶尔会泄露一丝半点的情绪,不熟悉他的人,还完全看不出来。

    眼看徒弟小有所成,陆峥欣慰之余,终于想起,自己也是时候回到峥嵘峰了,只是,在此之前,还需绕道去一次隐山门。

    在水溟溟的带领下,陆峥师徒俩往莫冰崖的爹娘坟墓前停留了小半日。

    山谷中,绿草茵茵,灵鸟飞旋,两座坟墓紧紧挨着。

    陆峥本想回避一下,却又不怎么放心自己的小徒弟。

    在爹娘的坟前,莫冰崖依旧是个面瘫,连眼睛都没红一下,只是结结实实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便一直静默,直到太阳落下天幕低垂。

    正走神的陆峥,突然便觉得手中一片温软,低头一看,却是小面瘫徒弟伸着小手放进了自己的大手中。

    “师父,咱们回家吧。”

    “哎!回家!”

    那一刻,陆峥莫名就红了眼,将徒弟的小手牵住,答应一声,连与一旁的水溟溟告别都忘了,牵着徒弟就走。

    远远地,水溟溟听到风中隐隐约约传来师徒二人的对话,也红了眼。

    “回家之后,有你师公和师姐护着,师父可就不能随意折腾你了。”

    “我喜欢师父折腾我,师父是为了我好……”(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