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刷好感的陆掌门
    意外围观了一场前辈们之间的隐秘打情骂俏,陆峥哭笑不得,最后一丝怒气也消去了,抬手变化出两把椅子,请两位相互瞪眼又别样有趣的前辈坐下再说。

    陆峥心道:这就是两个不谙世事的世外之人,随心所欲惯了,有些不通人情世故不会做人说话,也是正常的,我与他们计较那么多作甚?

    这样一想,陆峥终于能顺利露出一个正常的微笑来。

    见状,顾心桐脑中一直绷着的弦这才放下,也顾不上再去瞪身旁的邝天尺,便把真实的来意说了。

    出乎陆峥意料,这两人竟是特意来道谢的,只是碍于以往的尴尬,一直没好意思开口。

    原来,顾心桐与邝天尺正巧游历到峥嵘峰附近,见此处竟然人山人海,便拉着人问了问。这两个消息闭塞的,这才晓得,陆峥终于着手开始扩建门派和广招弟子了。

    要说顾心桐与邝天尺两个,不谙世事归不谙世事,对段秋峰这个同修却是真心实意,眼见陆峥先是为段秋峰报了仇灭了仇人,这会儿又开始完成段秋峰的遗愿当真复兴起门派来。

    两人一时太高兴,也略有些羞愧于当初对陆峥的无理质问,于是一冲动,便想要上山来瞧一瞧,顺便感谢一下陆峥。

    顾心桐道:“以往,我二人对陆掌门多有得罪,有些误解,现在想来,实在过意不去,还望陆掌门大人有大量,不要记在心上。”

    邝天尺也难得低下了他高贵的棒槌脑袋,抓耳道:“我与心桐也是自在惯了,所以行为处事难免有些与这个世道格格不入,以往那些不中意的话,你便当个屁,给放了吧。我们就是来感谢一下你,愿意将段小子的事记在心上。”

    “多谢你!”

    邝天尺与顾心桐一起起身,作了个揖,脸红道谢,说罢,一转身,便要离开。

    “两位留步!”

    陆峥急忙起身,将两人喊住了,摇头失笑道:“两位前辈的真性情,我算是见识了。过往的那些不痛快,便就抛掉吧。若是两位不嫌弃,便留在峥嵘峰上,做个管事如何?”

    顾心桐两人脚步怔住,半响没有回过神来,上一回会面,不还相互撕破了脸皮闹得不愉快吗?怎么如此突然,看起来就不像是个大人大量的陆峥,竟然这么快便低下头来主动邀请他们留下了?

    若是陆峥晓得邝天尺两人心中到底在嘀咕些什么,估计又得被气得想吐血。

    陆峥见顾心桐与邝天尺久久没有反应,一挑眉,微笑道:“怎么,两位不愿意么?虽然,这管事的职位嘛,的确是没有长老贵重。但是,我想,逆苍派正值复兴与扩建中,做管事比做长老还能办实事。顺便的,两位也可以监督监督,看看我这扩建派门与广收弟子的工作,到底做得好不好。”

    陆峥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若是邝天尺两人还没反应,那就无法了。他也不是非要增加两个新管事不可。

    “愿意!我们愿意!”

    就在陆峥以为邝天尺二人看不上管事职位之时,这两人齐齐一转身,眼眶都了,不住点头,连声叫唤自己愿意。

    陆峥大笑,颔首:“那大家以后便是同门了,哈哈,如此,两位管事请随意,我得教导徒儿先。”

    说罢,陆峥抱着莫冰崖,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刚刚上任,还没来得及与新上司交流交流感情,便见新掌门突然消失不见了,这感觉,还真是别样酸爽。

    估计心多的,立马便会以为陆峥是在故意给下马威。

    所以说,不谙世事容易得罪人的,又何止做惯了散修游侠的殿中两位呢?

    在原地站了半响,峥嵘峰上新鲜出炉的两位新管事,相互对视一眼,旋即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许久后,邝天尺略小声地嘀咕道:“其实我看这陆峥,也不算太讨厌,至少不做作。”

    顾心桐道:“秋峰既然将门派交给了他,这人,自然是极好的。”

    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刷了一把好感度的陆峥,此时正带着小徒儿站在峥嵘峰旁一座稍小的山峰峰巅。

    陆峥问徒儿:“徒儿呀,你如今,修到什么程度了?”

    莫冰崖答:“修士一星。”

    陆峥:“……”

    一个灵武双修的尊阶强者,随便扫一眼就晓得,面前小娃是个什么修为,陆峥也是一时脑袋秀逗了,忘记了扫一扫,等到莫冰崖面无表情的乖乖回答了,自觉又被插了一刀的陆峥,吸口气,继续绽放自己以为的和蔼笑容。

    “徒儿呀,为师当初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鬼都没能捉到半只,修到二十三,才到修士一星,没想到你才两岁,便有如此修为了,果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人才啊!”

    莫冰崖皱了皱眉,旋即,用一种十分难以言说的眼神,面瘫地将陆峥上下扫了一遍,然后,咬唇道:“师父,徒儿十年前,就是这个修为了。”

    顿时,陆峥觉得自己的脑袋被一道晴天霹雳给狠狠劈了一下。

    此时此刻,他真不知道应当羞愧一下,还是应该感叹一下。

    最终,陆峥叹口气,有些心累地开了口:“徒儿果然够厉害,为师都要无地自容了。”

    陆峥这话是自己的真心话,却不想,自出了襁褓便没再哭过的莫冰崖,霎时眼眶一红,要哭出来了一般,大眼睛望着陆峥,有些委屈,也有些难过,道:“冰崖知道自己很笨,修炼了十年,还是存功未进,一星不涨,的确是很愚钝的。”

    陆峥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自己的小徒儿误会了,赶紧安慰道:“徒儿不要想太多,为师那话是真心话,并不是在挖苦嘲讽你。”

    说完这话,陆峥又觉得自己越说越错,一着急,半响都没说出另外的话来。

    眼看自己的小徒儿眼眶越来越红,终于在自己再三的刺激下,要再度化身哭包了。陆峥急得嘴角都要长燎泡了,龇牙咧嘴半响,却愣是没有想到应该说什么话来挽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