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八十二章 雨中缱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万里无云的天空,巍峨挺拔的山峰,远远看去,傲云山依旧仙气飘飘,像足了一座世外修仙的场所,遗世独立,高不可攀,望一眼都是亵渎。

    然而,傲云山上,盘踞着的土著们,底气却没有以往那么足了。

    傲云宗这边,下至扫地擦桌子的杂役弟子,上到管事长老,都有一些紧张。

    大抵是因为落差太大,他们神一样的老祖宗状况不断,先是爆出恶名丑事,现在又修为大降,竟然自一个二星武圣变成了一个八星武尊。

    再看看对面吧,逆苍派的陆峥就跟天道的真宠儿一般,短短二十年便从一个小小的皇阶一星变成了一个武尊一星,而在他的阵营中,尚且有一个同样是武尊八星的鸟妖王,而他的情人与朋友,俱是皇阶,加起来,怎么都能轻易干死他们的老宗主和现任宗主附加一个小祖宗。而此外呢,更别说,那陆峥还有一个一人出手便能轻轻松松秒杀全场的杀神师父。

    真乃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转眼人事全非,而他们与逆苍派,他们的老宗主与陆峥,地位上的优劣,已经完全调了个个,如此,面对这样一群明显对自己有敌意的大联盟,他们还能说什么?

    若是,傲云宗之人晓得蓝不悔其实也是站在陆峥这一边的,估计,某些胆小的,当场就得哭出来。

    双方各自以陆峥与闵云两个人为代表,两人面面相视,一个面无表情,一个面沉似水,久久相对无言。

    又是一阵凉风吹过,冬日的冷意随着风吹拂每个人的面颊,陆峥与闵云两个方才自“脉脉”对视之中清醒过来一般。

    陆峥拱手道:“我看闵老宗主此番受损也不小,我算是满足了,所以,暂时休战如何?”

    陆峥说话十分欠抽,叫闵青灵等人牙痒痒,闵云却是做大事的,知道今日自己若是不低个头,便一定不能善了。

    闷吞了一口血,闵云眼睛发红,面部僵硬,慢慢张口道:“依本座看,陆掌门此时境界也并不怎么稳当,连跨两星,毕竟是不正常的。陆掌门还需小心一点,免得哪一天突然就掉了修为。说来,本座与陆掌门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仇恨,既然打也打了,胜负也分了,那么暂时便这样吧。”

    对于闵云不痛不痒的讽刺和诅咒,陆峥一概当他放了个屁,闻言笑了笑,接着道:“虽然咱们这是休战了,不过有些事,应当好生说清楚先。譬如我手里这异兽诀,明明是我机缘巧合得了青帝老人家的传承,既如此,这东西便该是我的。如此,闵老宗主应当不会再继续无理取闹了吧?”

    此时此刻,对闵云,陆峥突地化身一根棒槌,奉行好话坏话通通当面说清楚的准则,什么话难听便直说什么,也不管闵云会不会忍不住一腔城府而当即再动手。

    就算再动手,这闵云能讨什么好处么?

    一想起当年在那淌血的山谷,满地的鲜血,以及伤痕累累的陆青灼,想起陆青灼为了保下他的性命而甘愿牺牲,一想到当年山谷之中发生的种种,陆峥的心里便升起滔天的仇恨怒火,恨不得将闵云千刀万剐。但,以他现在的实力,拼了命也最多只能与闵云干个平局,他并不想依靠他人的力量而宰掉闵云。所以,此刻不得不憋着一股暗火,暂且留下闵云的狗命。

    同样憋着暗火的,显然也有闵云。

    闵云又是一口鲜血闷吞下去,咬牙瞪眼,半响才能吐出完整的句子,点头道:“陆掌门所说极是,这异兽诀既然被你机缘所得,那么这便合该是你的东西,今后,本座不会再执着了。只是,陆掌门也没必要继续四处抹黑本座了吧?”

    闵云是气得狠了,最后一句怎么也没有憋住,脱口便冒了出来。

    “呵,”陆峥冷笑一声,似乎听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夸张地挑了挑眉,旋即张口道,“闵老宗主这是说笑了吧?我陆峥从来只说真话,闵老宗主你忘恩负义,卑鄙无耻,为了至宝残杀青帝,本就是事实。不过,还请闵老宗主放心,大丈夫不屑于口上功夫,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你所担心的,并不会发生,有机会,咱们再打一场就是,陆峥也不是那种只说不干四处长舌的花架子。”

    闵云第三口血差点没忍住,直接喷出来。

    在闵云的身后,傲云宗人,有神色几变隐隐开始恶心自家老宗主所作所为的,也有惊诧于闵云竟然如此忍气吞声。

    贪生怕死的闵云,到底忍住了,只僵硬地一伸手,道:“还请诸位下山吧,傲云山上,不便多留外人。”

    闵云的前面一句还挺硬气,后面一句解释却有一点欲盖弥彰了,让他强自做出来的气势大打折扣。

    连番刺激了闵云,陆峥心头舒服了一些,按下闵云竟然忍住没动手的遗憾,陆峥带着逆苍派,与独孤蚁裳等人点点头,挥一挥衣袖,便率先下了山头。

    不多时,众人齐聚傲云山下千里之外的小树林中。

    陆峥与莫子风和秋迟简单交谈了一句,便果断重色轻友,拉着独孤蚁裳,一起羞涩地逛小树林深处去了。

    天幕渐低,细雨蒙蒙,霞光朦胧,小树林深处,树木青翠茂盛,又有潺潺小溪哗啦啦流淌,一切显得,十分宁静而有情调。

    陆峥一手与独孤蚁裳十指紧扣,一手撑着油纸伞,很是享受了一把静谧的无声胜有声,旋即又温柔缱绻地抬起与独孤蚁裳紧扣的手指擦了擦独孤蚁裳鬓角上飞溅上的一滴晶莹小雨滴,一扯嘴角,便像是一个傻子一样的乐开了花。

    他只觉得,若是有独孤蚁裳相陪,便是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在雨幕下走一生,也不是不可以的。什么攀越顶峰,什么山外有山,什么修炼无止境,似乎都离他越来越远。

    都说温柔乡醉人,最是消磨英雄的雄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此时此刻的陆峥,哪里还有被劫雷连劈十年却依旧淡定冷酷的帅气模样,哪里还有与闵云生死血斗的叱咤风云,他有的,只是一番甜蜜蜜的小儿女情态。

    这样的陆峥,看得独孤蚁裳一阵羞赧,倒觉得真性情的陆峥,比之呼风唤雨的陆峥,更加引人钦慕。

    独孤蚁裳有一种,这人一切的喜乐都与自己息息相关的幸福感与满足感。

    聚少离多的两人又在雨中漫步了小半个时辰,这才说了一些情话之外的琐碎事。

    独孤蚁裳避重就轻地提了几句,自己一闭关便是近十年,每日排毒,煅烧奇经八脉,从没踏出万魔山一步,因而直到陆峥与闵云八月十五越战日这一天才与他相见。对于闭关祛毒的细节过程,以及遭受的生不如死,独孤蚁裳一句没提。但她那明显消瘦了不少的身形以及苍白了不少的面容,真是什么都不用说便已经足够了。

    陆峥又是高兴又是心疼,好在独孤蚁裳体内的热毒终于彻底清除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