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出神入化
    ♂,

    “砰!”

    巨大的碰撞声,在半空中在地面在高空,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6峥与闵云,就像是两只展翅的大鹏,须臾俯冲,须臾扶摇直上,须臾盘旋,四处都有他们迅疾的身影,随之而来的,是漫天的剑光锐芒,战火蔓延得无边无际。

    远远出吃瓜群众的预料,自月夜打到天明,又至天明打到月亮升起,持续了一天一夜的打斗,竟然尚未分出胜负。

    这原本是一场实力悬殊没有什么悬念的比斗啊!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展。

    闵云意外丢人在前,6峥不退只攻在后,两人似上辈子的仇敌这辈子的世仇,一照面便是你死我活,专挑能置人于死地的辣招狠手。

    众人看得目不转睛,心也跟着一阵紧张,饶是先前不看好6峥的,此时也不由随着6峥与闵云两人之间的酣战而改变了想法。

    修者骨子里除了追求长生之外,最大的追求便是实力的强大了。于是,对强者,特别是坚韧的强者,总有一股自然而然地看好与亲切。

    抛却6峥诸多外露不知真假的恶名不说,6峥其人确确实实身有几分叫人可佩服的传奇,一出道便继承了逆苍派,门派虽小,好歹是个掌门,又天赋卓绝,认了个不出世的旷世奇师,难得自己还努力,修为时刻暴涨,又交心了一位旁人拍马也追不上的绝世伊人,如此逆袭一般的人生走向,堪为无数草根人物仰望与学习的目标。

    此时,奇招不断的6峥,纵使身上负伤不断,人也顷刻成了一个血人,却依旧叫人看得热血沸腾,忍不住真心为他加油。

    一些原本因6峥的种种恶名而十分厌弃6峥的道修,此时也不由皱眉,产生了一丝丝疑惑。观其战知其人,他们怎么觉得,这不畏生死招式百变的6峥,其实并没有传闻中那般讨厌呢?

    丝毫不知无意中自己已令不少道修改观的6峥,右手挥剑,左手画符,不时抛个心魔诀“媚眼”,搭配层出不穷的吐雷异兽,与闵云战得如火如荼,难舍难分。

    闵云恼怒,有6峥耍他在前,更伤他一拳头,又有6峥奇招不断在后,从未放在眼中的蝼蚁竟能顽抗至此。一向心高气傲的闵云,勉强收了所有的轻视,却仍旧不愿意承认,某一天,自己堂堂一个二星武圣竟然会与一个小小的皇阶八星战到如此双双负伤难分胜负的模样!

    饶是这对手是个难得的天纵奇才,灵武双道平衡共修,又如何?

    单就6峥半道截了他的异兽诀,又再三不识抬举叫他丢尽颜面,这便足够这个姓6的蝼蚁死个千百回了!

    心中杀念再起,眼中杀意更浓,闵云一声大喝,猛地一震手臂,顿时,千万柄黑剑,无所限制,自虚空横扫而来。

    6峥眼睛大睁,手上流火剑一抛,剑竖当空,剑灵受气包显形,旋即迎风暴涨,刹那,受气包便长成了一个脚踩大地头顶半空整个身躯如山峦一般巍峨高大的巨型幼童,抡臂一挥,“噗嗤”一声,自带火焰,身躯高旋转,犹如一个带火的飓风,顷刻便席卷了大部分来袭黑剑。

    剩下的一小部分黑剑,依旧势如破竹,顷刻就到6峥的面前。

    6峥猛一抬手,手指朝半空虚虚一握,立刻便将流火剑吸附了过来,一剑甩出的同时,双瞳骤然竖立,心魔诀自口中默念而出。

    “呵!自作聪明!”

    见状,闵云冷哼狂笑,似已经预见了6峥的死亡。

    他的确是在幻术上遭了两次道,但凭什么,6峥便以为他会遭第三次呢?

    6峥的幻术的确出神入化,难逢敌手,但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便是但凡施展幻术,双瞳必然先生变化。

    如此,只要对手不是眼瞎,一眼便能瞧见。

    如此,6峥眼瞳一变,又将心魔诀给默念了出来,闵云再不防备,那他就不是眼瞎,而是脑子有病了。

    闵云抬手给自己的五感遮了一层若有若无的白雾,又对自己狂念了十数遍清心凝神诀,同时,又祭出数百柄大大小小的黑剑环绕自己的周遭。

    闵云做这一切,十分迅猛,做完不过用了半秒不到的时间,做完还有空吼一句:“本座看你如何猖狂!”

    闵云想得很完美,做得很周到,但,他却忽略了一点。谁说精神技法只针对活人呢?

    黑剑既是难得神兵,那么,剑有几分灵智便是必然的。

    6峥既能在阴都鬼域以心魔诀催眠天降金雷,那么以此法对付闵云的黑剑,又是不是同样有效呢?

    闵云的黑剑总归是没有天降奇雷更加殊异的。

    便在众人的惊异注视下,气势卓绝攻向6峥的一小波黑剑突然就跟喝醉了酒一般,飞行的度骤然变缓,飞行的方向也是歪歪扭扭,仿佛根本没看见6峥这个原本既定的目标一般,一些黑剑自相残杀相互碰撞成飞灰,一些黑剑不可控飞到一旁竟然攻击其他修者,还有的黑剑别出心裁攻向闵云。

    闵云目瞪口呆,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正惊疑间,更见团团环绕护卫在自己身旁的数百柄黑剑,竟然也生了出人意料的异变,不少原本护卫在他身侧的黑剑也开始失心疯了一般,转而攻向自己!

    搞不清楚状况的闵云,根本不敢拿黑剑砍黑剑,直接上手,徒手带罡风,左右开弓,连掌带拳,腿脚跟后,自己杀起自己的黑剑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这黑剑是异域神兵,怎么可能突然出毛病?鬼都知道是6峥搞的鬼!那么6峥到底搞了什么鬼?方才他是施展了精神技法吧,那他这精神技法的作用到底是……

    诸多想法,迅在闵云脑中一闪而过。越想越心惊,越想越不愿相信。

    谁会相信,6峥的精神技法已经高到连对手的剑都可以控制了?那么,与人作战的6峥,岂不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吗!

    “闻所未闻的精神技法,怎么可能?!”

    没有人愿意相信,有人的精神技法能强悍到控制自己已然炼化了的神兵。

    闵云又是一阵龇牙咧嘴,出尘高人嘴脸彻底破功,大喝连连,衣袍猎猎舞成了白茫茫的幕布,整个人比他自己不可控的黑剑还要疯,手足并用,一阵死命厮杀,自己便将自己的黑剑杀坏一大堆。

    如此,6峥被黑剑围攻的危机骤然解除。

    受气包与奇形异兽们,亦是心有灵犀,同时力,大杀四方,不多时便灭去黑剑不少。受气包更是独辟蹊径,杀得兴起,干脆张嘴吞剑,一吞一个准,也不怕噎着,嚼也不嚼一下,便将黑剑一口吞下。

    眨眼,受气包与奇形异兽,连吞带毁,便将围着他们的众多黑剑给灭去了大半。

    观战的修者们不知何时,已经噤声,闵云气得脸黑,一面出手毁坏自己的剑,一面强忍喉间老血,气得内伤,对6峥的恨意,便就更深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