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不识抬举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三言两语,不过是讲述事实,还未动手,却活活吓晕一个。

    一时之间,汇聚在陆峥身上的视线,除了不敢置信的羡慕嫉妒恨之外,还夹杂了不少畏惧与忌惮。谁都怕,下一个晕过去的,可能会是自己。

    闵青灵的拳头暗自握紧,咬着嘴唇,盯向远处的陆峥。

    她本以为自己今日一出现,将身上的修为一亮,便会是整座傲云山上最闪耀的存在,却没有想到,有的人仿佛生来就是克她的,或叫她感情受伤,或叫她风光不再。更甚至,便就因为一个陆峥,整座傲云宗整整十年不得安宁。

    而此时,闵云的脸色亦是黑了一瞬,望着陆峥的目光冰冷嗜杀,大有扑上去将陆峥手撕了的冲动。不过,他毕竟是个城府深的,半响,闵云便装作没事人一般,出尘风范依旧,缓缓开口道:“感谢诸位不辞辛劳,远道而来。今日,本座与逆苍派掌门陆峥,于诸位面前,进行生死战,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为求公正,便请诸位做个见证。”

    闵云话落,自有一大堆溜须拍马的,立刻笑哈哈谄媚逢迎。

    “闵老宗主乃不出世的高人,如今,我等得幸能够见识一下闵老宗主的冰山一角,当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周掌门说的对啊,能见证闵老宗主威能,是我等的福气!而闵老宗主此番纡尊降贵与小门派的小掌门动手,亦彰显了闵老宗主的大度高风,此等风度,着实是我等学不来的啊。”

    “闵老宗主乃是当世传说,我等……”

    “呵。”

    一片和谐应和声中,突然爆出一声冷笑,众人循声望去,当即颤抖噤声,竟见那冷笑之人,是当了许久背景板的云中怪。

    云中怪此人,若是安了心不让人瞧见,那么,寻常时候,还真的很难有人注意到他。

    对自身气息收放自如,融入天地自然于一体,除了自称云中怪物的云中怪,也是没谁了。

    一见发声的是云中怪,奉承巴结着闵云的一众道修,几乎立刻一个机灵,身躯抖三抖,清醒了过来。他们这才想起,被他们称为传说的闵云,十年前曾毫无还手之力地被人废去手脚拎出来遛弯。

    而这位比传说还牛的杀神,不是谁,正是被他们百般贬低的逆苍派掌门陆峥的师父。若是这位杀神师父一个心起要护短,那闵老宗主还打个毛线啊!直接趴地上认输得了。

    同样,有着这般想法的,还有闵云这个当事人。

    看到云中怪的一刹那,闵云的脸色便难看到了极致,暗自吸了好几口气,闵云方才将自己的脸色憋到正常水平。

    眼中暗芒一闪,闵云放开声音道:“陆峥,今日便是八月十五,乃是你我约战的日子。你的胆魄,本座是佩服。不过,本座在此有一个善心的提议。你我的约战取消,改为你与我的女儿或者我的徒弟对战。”

    闵云的姿态高高在上,讲话时的语气仿若施舍一般,自认是让陆峥占了大便宜。

    “这样吧,是青灵还是长风,你自己任选一个,不要讲我傲云宗欺负了你。”闵云接着又讲了一句。

    此话一出,众多修者再度开始议论纷纷,不少人大赞闵云气度大,也有不少人当面直说陆峥运气好。

    闵青灵与徐长风,一个是四星武皇,一个是九星武皇巅峰,实力差距颇大。陆峥若不是傻子,便该知道该选哪个做对手。

    但陆峥,他是这样一个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么?

    陆峥道:“闵老宗主有何其他提议,不妨一起说了。”

    闵云还真有其他的提议,当即便接口道:“本座提议,点到为止,便不必生死斗了。只是,若陆峥你输了,你须得向天下英雄当面澄清,你对本座的污蔑均是无中生有。同时,你必须将先师的遗物异兽诀交还于本座。因你擅自修炼异兽诀的缘故,你需要当众自废修为,并发誓自此再不施展异兽诀。”

    “好个提议!”

    莫子风抚掌讥讽大笑出声,秋迟亦是面色不爽。

    陆峥几乎气笑。

    谁也想不到,闵云的提议竟然会是这般。

    陆峥并没有去问若是傲云宗输了又如何,他只是幽幽转眼,视线扫过在场所有人,旋即,缓缓开口,问了一句:“诸位如何看?”

    有人道:“这异兽诀本来就是青帝师徒的东西,陆峥你将此物占有十数年,本来就是多赚的,便该听闵老宗主的。”

    也有人说:“我看这闵云是在放屁,陆掌门你又何须听他的?依我看,直接上手宰了他就是!”

    还有人小声地嘀咕:“废话这么多,直接开打不就好了?”

    陆峥闻言,微微一笑,状似一点没有因为闵云的提议而动怒一般,又问闵云道:“不知闵老宗主是否还有其他一些话要说?如果有话,那便先说了吧,也省得一旦开打,便再也来不及了。”

    闻言,闵云脸色几番变化,最终把心一横,也是豁出去脸皮不要了,将目光扫过老神在在抱臂当背景板的云中怪,握拳转目,强自镇定而又直白地对陆峥道:“不论陆峥你选择的对手是谁,不论是是惨败还是其他,你的师父乃至其他外人都不能上场搅局,事后更不能寻机报复。”

    陆峥点头,当即就赞同了,道:“闵老宗主所言甚有道理,那么你我便先在战前立个约定,胜负乃对战双方之事,任何人不得中途插手,事后亦不能牵扯任何恩怨。”

    闵云满意点头,以为陆峥终于识了一次抬举,于是,他稍微给了陆峥一个不那么严厉的眼神,问陆峥:“那么,你选谁做对手?”

    陆峥抬眼,缓缓道:“大丈夫言出必行,从不反悔。所以,我选,你!”

    全场沸腾,傲云山震动。

    闵云嘴角抽搐了一下,憋着气道:“你是脑子有病么?没听清楚本座先前的话?本座是让你在……”

    闵云的话没有结束,便被陆峥打断。

    陆峥道:“我看脑子有病的是闵老宗主你才对。十年前,你于半道截杀我父女二人,几欲杀了我父女二人。千年前,你又设计暗害自己的恩师兼养父,让青帝暴毙而亡,一个全尸都没留下。你这样的无耻无义小人,人人得而诛之!如此,你又凭什么以为我会越过你去找其他人当对手?我既与你递帖,战的便是你!”

    陆峥再一次在所有人面前,重申了一下闵云的罪状,接着又道:“我所言均是事实,可立心魔誓言证明。既是事实,又何来澄清一说?至于你费尽心机不惜弑师造杀孽也要得到的异兽诀,我就是毁了,也不会给你一丁半点!”

    “陆峥,你勿要不识抬举!”

    “姓闵的,我既然在十年前约战,在十年后赴约,便没打算识这个抬举。更何况,你以为你是谁?呵,不过一个贪生怕死的伪君子罢了。”

    “找死!”

    闵云大吼一声,率先冲了上去。

    这下子,不用再废话了,陆峥与闵云,一言不合,一场大战,瞬间爆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