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天上掉下一个徒弟
    ♂,

    云中怪爱的教育很凑效,只在师父面前略跳脱的陆峥安分了不少,只是找事的本性难移,不多久,便问云中怪,道:“那位鬼域域主待我极好,出乎我的意料,我怎么也想不通。所以,她该不会是您的老相好吧?”

    “白痴!”

    云中怪伸出巴掌,又对陆峥狠狠爱抚了一下,冷笑道:“就算是我老相好,凭什么就认得你呢?不过,我看你对这位鬼域域主赞赏良多,该不会是看上了她,想要移情别恋了吧?”

    说着,隐形暴力狂云中怪,便又有些手痒了。

    “独孤那妮子待你真心真意,又为你付出良多。你可不能负了她啊。”

    云中怪眼睛微眯,幽幽地教训。

    陆峥当即大叫:“怎么可能!我当域主是长辈的!我对蚁裳亦是真心真意,一心一意的!”

    正因为那一份莫名的亲切和发自内心自然而然生出的尊敬之心,陆峥方才以为,他冥冥中与那一位鬼域域主是当真有些牵扯的,所以,这才怀疑那位域主是他师父的老相好。

    云中怪对徒弟的人品还是信任的,张口正要问他接下来有何打算,便见魏一自前山满脸古怪地跑了过来,一躬身,道:“掌门,山下隐山门水溟溟求见,说是给您送徒弟来了。”

    “徒弟?”

    陆峥吃惊,没弄懂今天的太阳到底是从哪一边升上来的,但嘴里仍然道:“快请水兄往大殿稍坐。”

    待陆峥与云中怪相携而来,大殿中,早已围满了大批吃瓜看热闹的群众。

    甚至,偌大一个大殿根本挤不下。无论是陆峥还是黑翼,有时候都是不怎么管事的主,这便导致了峥嵘峰上的人和妖每逢有热闹的时候,挤破了脑袋也要一往无前。

    水溟溟和一个两三岁大小的奶娃,被人和妖团团围住,脸都快笑僵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陆峥的逆苍派中,竟然藏着这么多的妖物。但看人与妖相处和睦亲切,他想要将莫冰崖留下的心,也就更加强烈了。

    陆峥大步走来,当先朝水溟溟深深一鞠躬,道:“让水兄久等了。”

    说罢,陆峥又朝水溟溟介绍大殿中这一众没规矩的人和妖到底是谁。水溟溟这才知道,陆峥是与山海妖市结盟了。

    而轮到介绍水溟溟时,陆峥又是深深一躬,转身对众人众妖道:“这位是隐山门的水溟溟水兄,当初救我于危难,若不是他,可能我早已死在路边了。”

    陆青灼当即红了眼眶,跑过来,郑重地向水溟溟道谢。

    被燕十三收拾教育了一顿的木重天,跑在第二个,亲热大笑道:“原来你便是与我大哥有过命交情的水大哥呀!多谢水大哥救我大哥!”

    燕十三与赵鹰,也上前认真道谢,恶鬼五兄弟朝水溟溟齐齐一拜。

    黑翼摸了摸鼻子,一转头,正好对上身后众多妖物属下们蠢蠢欲动的愚蠢小眼神,当即一冲动,差点将这群什么都要凑个热闹的属下给集体拍死。

    就连云中怪,也朝水溟溟点了个头。

    水溟溟十分尴尬,红了脸颊,连忙摆手道:“不过举手之劳,实在当不得陆掌门与诸位如此郑重道谢。”

    站在水溟溟身旁的小奶娃,睁着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表情变也不变,十分稳重淡定。

    如此年纪便有如此表现,不由惹得陆峥多看了几眼。

    众人一番客套,喝过一盏茶,水溟溟这才略微不好意思地开口,直抒来意,道:“陆掌门先前不也说你要帮我收留冰崖么?所以,我便带着冰崖厚颜前来了,恳请陆掌门不弃,收他为徒!”

    说着,水溟溟便重新站起身,拉着莫冰崖,朝陆峥跪下拜了拜。

    陆峥哪敢受救命恩人这般大礼?当即侧身让过,急急将这一大一小扶起来,有些疑惑,转瞬又明白了,水溟溟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初,在**山时,他为了忽悠张大河等妖修,便言说自己与水溟溟有过命的交情,甚至说水溟溟托他照顾莫冰崖,并暗示他自己其实也有那个大无私真心奉献的意思。

    所以,他这是自己把自己给坑了啊。

    陆峥怎么也没有想到,时隔数年,水溟溟还当真带着莫冰崖找上门了,而且还恰恰赶在他回山的时候上门拜见。

    陆峥沉吟半响,也不张口答应,只是试探道:“水兄怎地来得如此凑巧?说是与我无缘,我都不信的。”

    水溟溟比之他的义子张大河,还要实诚些,也不做隐瞒,直言道:“是在下唐突,一早便带着冰崖在峥嵘峰下等待,等了两年,到今日,恰好瞧见陆掌门御剑而归,所以,方才上山拜见。”

    对于水溟溟带着一个娃在山上当“望夫石”的事,修为强悍如云中怪和黑翼,乃至其他一些人,其实都是一早就知道的。

    而近几年,跑到山下想要拜见入门的人多了去了,所以,偶尔来个气息古怪的修者带娃停留,也不算什么稀奇事。只是稀奇的是,这一大一小竟然一等便是两年。

    陆峥这下子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对方心意如此诚恳,他若再推迟下去,便有些说不过去了。

    只是……收徒乃是大事。收了徒弟,便要负责徒弟的一生,且徒弟的品性修养全靠自身,一个不慎,万一教出一个类似闵云那般的欺师灭祖伪君子,那就悲剧了。

    所以,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最好的陆峥,打从一开始,压根就没考虑过自己要收徒。他自认,自己并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好师父。

    水溟溟见陆峥尚且犹豫,心头紧张,将身旁的莫冰崖拉到身前,嘱咐他道:“这就是我与你说过的陆掌门,你且与陆掌门好好说说话。”

    寻常大人,对小孩俱是宽厚喜爱的。

    莫冰崖大眼睛一眨不眨,淡定着一张稚嫩的脸,唯有紧握的小手,泄露了他心头的紧张。

    与陆峥大眼瞪小眼了许久,莫冰崖终于开了口,软糯糯道:“给陆掌门请安。”

    然后就再也没了下文。

    陆峥看出来,这小娃的沉默少言倒不是因为腼腆不好意思,完全就是天生沉稳不喜多言。这样的孩子,教育起来,大抵是比较听话的吧?

    陆峥心头不禁对面前的小奶娃喜爱了几分。

    水溟溟在一旁,轻轻叹了一口气,心头有些泄气。

    突然,陆峥问水溟溟,道:“我当年见这孩子,他便已在襁褓,怎么隔了多年,方才两三岁的模样?”

    若是遇到一个机灵的,大概便会顺着陆峥的话编一大堆曲折离奇感人落泪的悲苦遭遇来,或言莫冰崖生来有亏根骨受损,或言莫冰崖打小没受到什么好待遇被人虐待这才长得太过瘦弱矮小。

    哪想,傻子一样的水溟溟又一次说了实话,毫无隐瞒道:“冰崖血脉特殊,所以长得比较缓慢。他现在,便是一个两岁凡人儿童的躯体和心智。”

    水溟溟毕竟不是真的傻子,看出陆峥心有感慨,当即趁热打铁,将莫冰崖的身世,和盘托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