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再会有时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有的时候,事情的发展就是那么奇妙。不管你是主动还是被动,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如陆峥意外遭遇一场可遇不可求的金雷,如陆峥施展心魔诀竟能催眠天降奇雷,如陆峥莫名被金雷蹿进了心脉却半点事情都没有,又如现在。

    陆峥刚一抬脚,便再发变故,浑身一震,十个手指头在他惊愕的注视下,自个儿不受控制地缓缓抬了起来。

    旋即,陆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十根手指迅速翻飞,须臾便结出数个聚灵大阵来。

    陆峥几乎以为自己被什么鬼东西给附体夺舍了!

    便在这时,阵法成型,漫天气流涌动,一刹那间,竟将鬼域大半真气牵引而来,旋即尽灌陆峥诸身。

    源源不绝的真气精粹不停兜头给陆峥醍醐灌顶,转眼就像是填鸭,也不管陆峥的身体能不能承受和吸纳,全都一股脑往陆峥体内涌去。

    这样的异动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又是梆子声响日夜颠倒,方才结束。

    而全身膨胀,快要吐了的陆峥,“哇”的一声,便扑倒在地,吐了半天,吐出一缕缕不能吸收的残余真气。

    好半响,陆峥方才恢复如常,而这时,他丹田内的淡蓝色丹珠猛地自主高速旋转起来,更多的力量无穷无尽地涌出,趴在地上累惨了的陆峥,竟句在这般的情况下,以这般诡异的姿势,再度晋级了,且连晋两级,竟然变成了皇阶八星!

    陆峥自己都不敢相信,再三确认方才确定这是事实!但,自皇阶一星,转眼跃至皇阶六星,连飙五颗星,再到现在,吐着吐着,突然又连跃两星,变成了皇阶八星!还是武皇八星,并灵皇八星!如此天降奇缘,这是让他要逆天的节奏啊!

    陆峥一瞬狂喜,嘴角咧到了耳后根,傻笑一阵,猛地一声咳嗽,恢复一张正经严肃的脸,只是那眼睛里的笑意怎么也收不住。

    爬起身在原地吸了一大口气,陆峥总算冷静了下来。然后,便化出刀剑,左右手提着,眉眼一竖,等在原地,等九天再降劫雷。

    可他坐等右等,自夜幕刚垂等到夜色已深,半点动静都没瞧见。

    陆峥一愣,这才晓得,为何鬼域域主要说那金雷是可遇不可求,遭了一场金雷的他,莫名就觉得,自己的再晋两星,便是与那金雷有着最直接的联系。

    但至于是何联系,而域主所说的好处又是不是被金雷蹿入心脉,陆峥不得而知。

    这时,一个提着白灯笼的宫女从天而降,对陆峥盈盈一福身,面无表情道:“恭喜贵客,自异域轮回顺利归来,又悟道途,遇奇缘,连番晋级。”

    陆峥本以为这个宫女是来问罪的,毕竟,是他将这鬼王宫深处搞得一团糟,且还将整个鬼域小半真气都给吸收了。

    不过想来,鬼域的人和魂大抵都不修炼真气,这也就没有多大关系了。

    陆峥问那宫女:“不知域主可在?陆峥蒙域主大恩,想要拜见。不知可否?”

    宫女道:“域主正在禁殿,有言不见客。若是贵客无甚其他事,便尽早离开吧。”

    陆峥皱眉,但也不好强求,只道:“那请这位姑娘帮我转告一声,陆峥谨记域主大恩,他日如若有机会,必当涌泉相报!”

    这一次,面无表情的白灯笼宫女总算面目和善了一些,许是觉得陆峥知晓感恩图报,便也不算太讨厌。

    得了宫女答应,陆峥无奈,便在这宫女的带领下,信步往鬼王宫外走去。

    当转过一处小桥流水时,前头带路的宫女突然就不动了,只一双眼睛恐惧地大睁,嘴唇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犹如生生被定在了远处一般。

    陆峥大惊,手上流火剑出鞘三分,却见前方突然便走来一个风姿绰约的模糊虚影。

    那虚影越走越近,幻化出皮相和衣饰,竟然是当日百鬼狂欢宴特意等在鬼王宫门口给他领路的那个可疑粉灯笼宫女!

    诡异现身的小宫女,手中依然提着那一盏十分醒目的粉色灯笼,掀了掀眼皮,露出幽幽一笑,对陆峥道:“贵客,这位妹妹有些身体不舒服,接下来,是不能陪你继续走下去了。所以,你便跟着我吧。”

    这一次,这个粉灯笼十分嚣张,并无意隐瞒自己的可疑之处,当着陆峥的面睁眼说瞎话,自称也从“奴婢”换成了“我”。

    陆峥将流火剑收回,左手手心里却暗自捏了两张一攻一防的符咒,微笑道:“有劳。”

    有了先前的经验,陆峥这一回十分注意,立刻就发现,除了那个倒霉的白灯笼小宫女外,接下来这座鬼王宫中的任何一个宫女侍卫,竟然无一人将视线投递在粉灯笼身上。

    这粉灯笼就像是只有他一个人,方才看得见一般。

    粉灯笼直将陆峥送到了宫门口,然后挥挥手,笑道:“贵客,欢迎你再来。”

    说罢,那粉灯笼便如来时一样,徐徐化作一抹没有皮相的模糊虚影,缓缓飘走了。

    陆峥站在原地半响,回头朝鬼王宫最深处最高大的建筑群的方向,微微弯腰躬身,行了一个恭敬的礼仪,这才转身离开。

    此时,正是鬼域阴都热闹的时候,过往行人与死魂,拿奇异的目光望着陆峥,交头接耳,声音冒出来些许,大抵是说:“这就是那一个得了域主青眼的外来活人,又将鬼王宫搞得一片混乱,却没有获罪。可看这模样,也长得没什么稀奇古怪的啊?怎么域主偏偏就对他宽厚仁义呢?”

    鬼域土著们好奇,陆峥也好奇,但避而不见的鬼域域主是不愿意给他答案的。

    陆峥无甚停留,径直出了鬼域,踏出城门的一刹那,又回头看了一眼,却见眼前本遥遥可见的繁华鬼市,突然尽化云烟,连带遥遥可望的巍峨鬼王宫,一并化烟消失。

    神秘古怪的多变老妪,来去无踪的粉灯笼宫女,莫名心善的鬼域域主,人与死魂共存的阳世阴都,似一切都是梦幻泡影,回头来,什么都不曾存在过一般。

    但,在陆峥的身上,却确确实实地连晋七星。

    陆峥以为,在阴都鬼域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只是他巧获机缘意外来到此地,已是天降奇缘了。而现在,此地在他的眼前活生生化烟消失,便意味着他与此地的缘分暂时已尽。

    将来,或许他能重获机缘再次踏足此地,又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有几乎来到这里了。

    同一时间,本来映在陆峥脑海中的路线图,也在慢慢模糊消失。

    陆峥错愕遗憾,却依旧相信,这藏着众多神秘与未知的阴都鬼域,与他的缘分远远不止于此,而那一位出人意料带给他别样亲切和熟悉感的鬼域域主,势必与他有再见的一天。

    而那一位粉灯笼,不也说欢迎他再来吗?

    陆峥微微一笑,对鬼域域主,对昙花一现的古怪老妪以及粉灯笼,还有这一座神秘的鬼域阴都,道了一声:“再会。”

    而再会时,想必,他的一些疑惑,就该解开分毫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