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明人不说暗话
    近水楼台先得月,陆峥和木重天,打死也不会离开眼下的河流半步。说不得,这最后一条河流便是他们要找的目标。

    保险起见,干脆杀了对面七个妖修也是可以的。但对方实力不弱,领头的是个皇阶一星,剩下的也大多都是王阶八星或九星,这样的队伍,一时半会儿杀不完,说不得还会因为闹出的动静太大而招惹来更多碍事程咬金,彼时,便得不偿失了。

    妖修头领看陆峥两人也不像是诚心闹事的,但死霸占着地方不走,这又是什么道理?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猫腻?难不成是这河流有什么问题?联系到陆峥是自河中走出,又联系到刚刚冒出了苦辣酸甜奇香的**蛋。一个大胆的猜测,在妖修头领的心中成型。

    心念电转,妖修头领再度开口,也不急着赶陆峥两人离开了,反而邀请两人坐下,一块儿喝酒吃肉。

    一番酒肉入肚,双方之间的气氛和谐了不少,相互间做了介绍,都道久仰久仰。

    妖修们对陆峥这个前几年出尽风头的杀神徒弟久仰是真,对不久前小露了一脸征服了试炼古塔的木重天有所听闻也是真的,但陆峥与木重天对对面一大堆信口胡编的化名有所钦佩,那就是真见了鬼了。

    自称“张大河”的妖修头领一抹嘴角,笑得十分纯良无害,问陆峥道:“不知陆掌门与木兄弟是来这**山做什么的?”

    陆峥回以一笑,同样无害地道:“也不做什么,就是随便逛逛。”

    张大河嘴角抽搐了一下。

    随便逛逛,便逛到了**山?你怎么不随便逛上天呢?

    这时,陆峥问张大河:“不知张兄弟这么一大群,又是来这**山做什么的呢?”

    “呵呵,我们也就随便看看。”

    双方对视,心照不宣。

    又是一番酒酣耳热,酒量浅的已然开始晕乎乎。张大河招呼面红耳赤的几个师弟小心谨慎。

    “此处**的玩意儿层出不穷,醉酒时最易被莫名东西趁虚而入,几个师弟不要大意了。”

    “是,师兄。”

    几个妖修都对张大河唯命是从,赶忙放下烧酒,拿出醒酒丹吞服。

    陆峥捉住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妖修的手腕,笑眯眯地赶在对方吞服醒酒丹之前开口道:“不知小花兄弟师从何门何派啊?”

    “我们是隐……”

    “师弟!”

    喝大了的小花兄弟差点脱口而出,幸好被张大河及时喝止了。

    张大河以为自己没暴露,却不想陆峥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隐山门的?”陆峥笑眯眯喝口酒,偏头问一脸严肃的张大河。

    刚要说自己师兄弟无门无派的张大河傻眼了,一手按在腰间刀柄上,几番吞吞吐吐,还是没有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你……你怎么知道?”

    一般来说,很难有人将妖修与隐山门联系到一块儿。而且他们几个暴露而出的气息,妥妥就是货真价实的半妖。半妖介于人与妖之间,比之妖族更难叫人族接受。而一个小有名气的隐山门,又怎么可能收留半妖呢?

    一般人很难单凭一个“隐”字便做出诸如陆峥这般的猜测,除非是陆峥知晓这其中的隐秘。

    不管是何原因,晓得了隐山门秘密的人,通通不能活。

    张大河几个已经起了杀人灭口的意思。

    而在一旁,木重天目瞪口呆,有些反应不过来。

    乖乖!向来低调不入世的中间势力隐山门竟然藏着半妖,且看模样,半妖还不少。这怎么可能呢?但再不可能,偶像的话却是不能质疑的。

    于是,木重天紧跟着开口道:“你们还真的是隐山门的呀?若是如此,那还真的是久仰久仰了。”

    “唰!”

    刹那,误会了木重天意思的张大河等人刀剑出鞘,作势便要杀上来。

    几个妖修以为隐山门的秘密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人尽皆知。难不成此时此刻隐山门已经被人修包围了?

    一脑补,张大河几人面沉如水,大喝一声便杀了上来。

    陆峥拉着木重天及时闪躲,也不反击,反而跳到一边,只是摆阵召唤了七头奇形异兽。

    异兽们由长脚鱼怪带领,分别对抗七个妖修。

    木重天正不解,缘何冷艳高贵的陆老大突然就变好脾气了,便听陆峥又问了一句:“你们真是隐山门的?有什么凭证吗?”

    “吼!”

    “该死!杀了这群眼瞎的异兽!”

    异兽们与妖修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得难舍难分。此时听闻陆峥的问话,自觉被套了话的小花兄弟怒眉一竖,大叫道:“好你个陆峥,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想怎么着!难不成还想攀矫情不成?我等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是隐山门的!”

    说着,这位十分耿直的小花兄弟便扔出来一枚雕刻这“隐山”二字的身份玉牌。

    这下子,还真没什么好值得怀疑的了。

    张大河:“……”

    如果可以,张大河真想冲上去将小花同志的嘴巴给缝上。

    “啊,还真是隐山门的呀。”陆峥用夸张的表情平淡地开口。

    旋即,陆峥突然一伸手,将七头异兽都给收了回来。

    “诸位还请冷静!我与妖族是朋友,与半妖是兄弟,自家派中客卿长老是九头鸟妖王!”

    陆峥突然的大吼,内容太火爆,直接把还要动手的张大河等吓懵了。

    无论如何,双方再要动手已经有些不可能了。

    一炷香之后,双方和和气气坐回重新燃起的篝火旁。

    此时,天际开始放亮,而**山外随时可能有大批成名修者赶来。眼前的几个妖修却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想必,那张大河已然对边上的河流产生了怀疑。

    陆峥决定速战速决,于是,神态真诚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既然能将诸位与隐山门联系起来,那自然是早就知道隐山门的隐秘。而我既然早就知道隐山门的隐秘,却又没有被隐山门暗地下令追杀,这是不是说明我与隐山门是朋友呢?且我明知隐山门的秘密,却又从未将这秘密宣之于众。这是不是说明我这人还是可以相信的?”

    陆峥很久没有进行忽悠大业了,一次性噼里啪啦说一大堆,还真有些口干舌燥。

    “所以,诸位大可以安心。”

    事实上,陆峥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张大河几个对视一眼,神色变换,最终由张大河做代表,沉吟开口道:“陆掌门所说不无道理,看来着实是误会一场。先前是我等失礼了。只是事关重大,所以我等方才如此激动,还请陆掌门大人有大量,不要介意,更请不要将我门隐秘宣扬出去。”

    陆峥点头,一副“我理解,我很理解”的表情,道:“大家是朋友,开个小玩笑,小打小闹什么的都很正常,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陆峥的善解人意叫张大河感动了,虽说心底对陆峥依旧存着一分疑虑,但这并不妨碍他对陆峥的大度产生好感。

    这时,张大河等妖修又将希冀的眼神望向边上抱臂围观了许久的木重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