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四十章 近水楼台
    木重天分析得很对,但他对**蛋的称呼,实在是叫陆峥略感别扭。

    “既然如此,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分头行动。我走东边那条河,你走西边那条河,沿途探查,将信息以飞鸟传送。最后,我们在北边那条河流的最下游汇合。彼时,再来看看,到底是哪一条河流最深最长。”

    陆峥一说完,便发现木重天傻愣愣地呆站着,转瞬竟然毫无征兆地扑过来,死死抱住他的大腿,痛哭流泪起来。

    木重天感动非常。他没有想到,陆峥竟然对他如此信任。

    陆峥的安排,是建立在彼此存在默契与信任的基础之上。否则,若是两人心不齐,行动过程中一方刻意隐瞒,另外一方又百般不信,那么,所谓的分头行动只能是事倍功半。更甚至,其中一人寻找途中突然找准了地方转身吃了独食,那也是极有可能的。

    在如此这般的诸多隐患下,陆峥选择与才见过两面的木重天分头行动,不能不说,极有魄力。

    而对一个狂热粉来说,没有什么是比得到偶像信任与亲近更加激动人心的了。此时此刻,陆峥就是叫木重天去死,木重天也会二话不说眼睛眨也不眨一下转身就往悬崖底下跳。

    陆峥的裤子很快湿透了一大片,他没想到,木重天这么大个人了,竟然还真的说哭就哭。

    “老木啊,你淡定点,咱们先办正事吧。”

    “好的!”

    挥别了情绪激动的木重天,陆峥径直往东边河流飞去。好运的是,一路上并未遇到半个修者的影子。

    陆峥降落在河流下游岸边,扫视四周,没发现半点异样,但小心谨慎一点总归没错。

    拍了拍身后斜背着的流火剑剑鞘,暗示剑中的受气包注意警戒。做好了这一步,陆峥方才开始飞身悬至河流上方一米的位置,默念心魔诀,放开神识,开始一点一点扫荡整条河流。

    很快,陆峥便发现,身下的这条静默河流与他先前在悬崖之上扫视时发现的情况有所不同,深浅与长短,俱起变化,而先前一直朦胧飘渺看不到实处的源头与尽头也是大大方方摆在眼前。

    为防有诈,陆峥放缓速度,自河流的尽头处慢慢盘旋往河流的发源处渐渐飞行,不放过这一河流的任何一处地方。

    陆峥的右手在半空中一抓,旋即,便将天际一朵流云扯下。

    流云入手变化,顷刻化成一只啾啾鸣叫的黄色小鸟,黑豆一样的圆亮眼珠滴溜溜地转,十分灵动,宛如真的。

    “告诉老木,一寸一寸慢慢地查,千万不要放过任何一处蛛丝马迹。此外,你也小心一点,飞高些,不要乱张嘴,不要被人发现了。”

    “啾啾,明白。”

    小鸟口吐人言,轻啄了一下陆峥的手指,旋即盘旋高飞,转瞬消失不见。

    陆峥一低头,继续探索身下的长河。

    随着时间流逝,天幕渐渐放黑,月牙升起,星星洒满夜空。陆峥身下的河流倒映出满天星月光辉,让人晃眼扫去,不知水中星月是真是假,恍恍惚惚如堕两重天,头上是天,脚下也是天。

    微风拂面,“哗哗”水声响起,一股不同于白日里的阴冷沁凉蓦地席卷心湖。

    陆峥忙往自己额头一点,稳住心神,同时招来小鸟,告知木重天保持头脑清醒不要被夜风和水波迷了眼。

    虽夜已来到,但对修者来说,白天与黑夜其实并没有多少区别,该做什么还做什么,速度并不会慢下来。

    探索的工作细致而琐碎,期间陆峥与木重天透过小鸟通话了四次,交流了一下各自探索的河流的基本情况。

    东西两条河流大致情况相当,具体来说,东边这条河流略深三寸,而西边那条河流则是略长三寸。若不是陆峥与木重天两人探查得仔细,估计这微末的差距便要被忽视了。

    三寸之差不算多,长短与深浅却各有不同。除非探查完最后一条河流,否则还真不好说三条河流谁算最深和最长。

    但陆峥有预感,大概他们要找的目标该是最后那一条河流了。毕竟,又要是最深还要兼顾最长,光这两样优势全占,便能将东西两条河流全部排除了。

    陆峥两人探索的速度相当,木重天的运气却不算好,中途遇到玄天门的龙烈诸人,几番恶斗和特意甩远,待木重天一身血淋淋赶到第三条河流的时候,陆峥早到了。

    而陆峥这一方,竟然并不是独身一人。

    在陆峥的对面,四个修者面露戒备,围着一个篝火堆,举着手里的烤肉与酒壶,另一手按着腰间佩刀,正冲陆峥仇恨地龇牙咧嘴。

    一手吃的一手刀,那场面,略逗。

    不知情的还以为是陆峥要抢对方吃的呢。

    事实是,陆峥刚刚现身的时候,一不小心浇了一点河水在对方的篝火中,眼前几个修者距离篝火太近,手中的烤肉与烧酒自然而然没能幸免于难。

    “你是什么人?是想要偷袭我们的吗!”

    “别跟他废话,杀了他,人修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对!杀了他!”

    对面莫名群情激愤,陆峥挑眉,刚要开口,木重天便从远处飞了过来,一过来便抡起手中的硕大流星锤捶了一下空气,放话道:“要放肆,先问问我手中这对重锤答应不答应!”

    “找死!”

    对方冷喝间,身上妖修气息尽放,不等木重天惊呼,边上密林中竟又跑出来三个扛着兽类尸首的妖修。

    双方一照面,大战一触即发。

    而观对方现下气息,赫然便是陆峥先前感应到的半妖。

    陆峥心中有一猜测,忙伸手挡下躁动的木重天,旋即向对面剑拔弩张的七个妖修抱拳道:“先前陆峥一时失察,被迷雾迷了眼,欲救落水的宠兽啾啾,不慎用力过猛,导致污了诸位的吃食,实在过意不去。”

    陆峥说话间,刚刚得了新名字的黄色小鸟,自陆峥怀中飞出,可怜巴巴地转动黑豆小眼,冲对面的妖修们“啾啾”鸣叫起来。

    妖修虽然也吃兽类,但对兽比对人更宽容。当即,脸色便和缓许多。

    而这处毕竟是**山,他们又是伪装身份而来,少惹一事是一事。

    领头的妖修略微歉意地露出一个笑脸,对陆峥和木重天一抱拳,主动道:“既然是误会,那么便就此揭过吧。也是我等过于紧张了,呵呵,毕竟妖与人之间,矛盾不小,只要一碰面,这样的误会便会层不出穷。”

    面对妖修头领最后一句若有若无的逐客令,在陆峥的眼神暗示下,木重天装作没听懂,张口大大咧咧道:“兄弟你这就是说笑了,天下谁不知,这人族与妖族已然结盟了?所以,我们双方更应该好好相处,多多培养感情才是。”

    木重天话落,双方沉默。

    月色深沉,星子闪烁。河岸上的双方我看你你看我,硬是脚步不动,不愿离开一步。

    妖修是不想挪地方,懒得去找第二个露宿地。而陆峥与木重天不离开的原因,则不言而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