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恶劣的虚影
    陆峥震惊了,他没有想到,虚影这么能扯,且这么的厚脸皮,简直是在睁眼说瞎话嘛。

    看陆峥明显一副不相信的表情,虚影决定拿事实说话。

    “你说,难道不是我帮你提前晋级皇阶的吗?虽然你现在还没完全进阶成功。但这是事实不是?再者,难道不是我大人不计小人过,明明能杀你却偏偏只将你绑起来?”

    “我这么好心,不仅不杀你,还各种为你谋划,此时,更将你引入古塔虚空,带你走进人生殿堂,为你解惑,为你试炼,让你攀登人生巅峰。如此善良可爱的一个人,你难道不该对我道一声谢?”

    陆峥面皮抽搐,实在难以相信,一出现便各种找死欠抽的虚影,其实是个这样付出不计回报的烂好人。

    帮人进阶,推人登上人生巅峰,可不就是好人,烂好人!再者,竟然说什么“不计小人过”……完全就是扯淡好吗!

    只是,这虚影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一时半刻,陆峥还真的猜不出来。

    而在猜出来之前,陆峥自认还是很能屈能伸的,当即就板着一张脸,认真点头道:“既是如此,那么多谢。”

    陆峥特意设下一个道谢的前提条件,若是虚影真的一如他所说,如此烂好人,那么,他的确应该道谢。但若是虚影说谎,那么他这道谢也就自然无效了。

    虚影就像是丝毫没有听出陆峥话语里的潜台词一般,眼睛一亮,煞是满意,挥挥手,收了茶杯,站起身,道:“真是孺子可教矣。那么,我且问你。试炼古塔存在的真正意义,你知道么?”

    不等陆峥回答,虚影便接着道:“所谓试炼,靠外力是不行的。想要问道求长生弄风云,最终靠的,还不是自己?所以,这座世人眼中的试炼古塔,其真实的作用便在于帮助修者突破自身的极限,创造不可能。如此,修者方才能够破除天道为每一个个体一出生便设定好的本身障壁,超越本我,踏上巅峰。”

    陆峥听得愣了,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

    虚影又道:“你这人啊,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脚踏实地。稳重心性使之,故而我送你晋级皇阶的机缘。便要叫你明白,有的时候肆无忌惮往前多跨几步,也不是不可以的。”

    虚影一副知心老师的架势,又一一点评了陆峥在与人对战中存在哪些老毛病,最终总结了一句:“你这人,就是想太多,没有冲劲。”

    陆峥依稀想起,他的师父云中怪也曾告诫过他:“胆大心细固然是好,但过分的心细,遇事想太多,最终只会束手束脚。”

    虚影见陆峥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忍不住夸赞了一句:“当然,能屈能伸,听得进话,也是你的优点。”

    陆峥有些哭笑不得,突然被人绑在木架子上,又听了对方好一通闲扯,刷新了一下世界观,可对方却迟迟不肯进行最为关键的下一步。

    这时,虚影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废话太多,咳嗽一声,左手捶右手,道:“你放心,在这虚空中,你同样能享受到五彩劫雷的洗礼。”

    说罢,虚影手一挥,霎时,眼前场景变换。

    陆峥虽站在虚空中依旧,被四肢大开绑着依旧,但眼前却蓦地出现了古塔三十三层的场景。

    古塔三十三层似与他此刻所在的虚空产生了交接互融,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咔嚓!”

    就连试炼古塔也变成了透明的,五彩劫雷半空翻滚,一道接一道迅猛劈下,迅速充斥整个三十三层,而其中有一大半劫雷或被受气包吞吃,或被幻心草摇摆着打散,另有一小半则犹如生长了五感,径直往虚空中陆峥所在的方位猛烈劈去。

    古怪的是,受气包与幻心草却如半点看不见那一小半改道的劫雷一般,对正绑在木架子之上堪堪被道道劫雷击中的陆峥亦是“视而不见”。

    “砰!”

    巨大的轰隆声冲击着耳膜,猛烈的雷电瞬间扩散全身。陆峥感到,自己全身经脉涨裂,皮肉再度绽开,血液耗干,生不如死。

    此时,虚影抱臂站在一旁,静静围观了好一会儿,方才好整以暇地开口道:“你放心,我这人心善,而五彩劫雷之中的能量要想更好被吸收,被劫雷击中者必须全程清醒。所以,我好心地为你在古塔虚空洒下了无色无味的提神幻香。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内,你将时时刻刻清醒着,除非你命掉了,否则,你全程都会有醍醐灌顶之感,无不清醒,想睡睡不了,想晕也晕不了。呵呵。你如此纯真善良为人不图报,所以对于这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你不用感谢我了。”

    王阶修者晋级皇阶,五彩劫雷劈个三五年是常有的事,而除非被劈者顺利进阶,否则,这五彩劫雷将会宛如自个儿长了眼睛和鼻子,闻者进阶者的味儿,死死盯着对方不放,一道又一道劫雷均将落在进阶者身上。

    劫雷劈身,巨大的痛苦撕心裂肺,往往被劈者硬生生挨上三记以上,便势必晕死过去。但晕死过去也不是没有好处。

    一般而言,天道有常,修者晕过去之后,五彩劫雷的威力会自动减小,一般不会活活劈死进阶者。

    可现在倒好,陆峥这个异数因为有虚影的横插一杠,有了传说中的“就是死了也能让你醒过来”的奇宝提神幻香,陆峥这个活生生的雷靶子,必须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活活被劈至少两年。

    “轰!”

    又是一道劫雷劈下,堪堪击中陆峥的脑袋。

    满脸黑血带着焦糊味儿兜头落下,陆峥感觉自己整个脑袋已经完全裂开,全身都在痉挛,无法言说的剧痛猛烈冲击全身各处,差点活活将他痛晕过去。但很可惜,他偏偏就是晕不过去。

    “轰!”

    劫雷再下,这一次,换成腹部出血洞,肠子流了满地。

    好在,修者断手断脚、脑袋开裂与肠子流满地都不算是事儿,否则,陆峥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