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三十三章 真实的动机
    虚影突然的一连串动作,成功地让陆峥傻眼了。

    与人生死斗没有上千也有数百,他还是第一回遇着像是虚影这般的对手,竟然强迫他在恶战中进阶!

    这是在嫌他的攻击不够强劲,还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陆峥果断猜测,阴险狡诈的虚影,是想害人害己。

    “咔嚓!”

    五彩劫雷在古塔外的天际猛烈翻滚,闻听动静的古塔内修者炸了锅。

    如果说先前层层惊雷还是叫一众修者尚且处于怀疑中,那么此时此刻分外惊天动地的五彩劫雷便叫众人确认了一个事实,古塔之内的确有修者在晋级,且这晋的还是自王阶至皇阶的五彩天劫!

    敢在龙蛇混杂并着危险重重的古塔内晋级皇阶,这是不要命了啊!或者说,这是运气太差?

    无论是谁,包括陆峥在内,通通认为,此时此地晋级皇阶,成功率相当之低,而在进阶途中被人打扰和“误杀”的几率则非常之高。

    “咔嚓!”

    又是一道劫雷翻滚轰隆巨响,陆峥额头上滴下一滴冷汗。

    虚影的行为,根本就是赶鸭子上架啊!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知道有对手乐意叫对方越变越强的。但虚影看起来已成强弩之末,说不得下一秒就嗝屁了。如此,还这般大费周章,是要闹个什么鬼?

    虚影“呵呵”一笑,身躯彻底裂成两瓣,“砰”的一声坠落在地,身躯散开,诡异的笑容却还在继续,甚至还分外欠抽地朝陆峥

    陆峥冲上去,抬起右脚一阵猛踹猛跺,顷刻便将气息奄奄的虚影彻底踩成了一滩黏稠的血流。

    “咔嚓!”

    而就在这时,劫雷轰隆声声已经临近。

    古塔的禁制根本抵不过天道一早设下的进阶劫雷,须臾,第一道五彩劫雷已破开天空,击散流云,穿透塔顶,来到了陆峥的头顶。

    毫无防备的陆峥,当场就被劫雷劈中,头冒黑烟,全身电闪,倒地不起了。

    “咯咯咯。”

    地面残存的黏稠血流发出妖异的咯咯笑声。

    “咔嚓!”

    第二道、第三道劫雷,顷刻而下,悉数击中昏迷不醒的陆峥。

    空旷的古塔三十三层,唯剩下“咔嚓”雷轰与诡异“咯咯”轻笑。

    倒地不起的陆峥渐起变化,全身皮肉绽裂,血液沸腾。

    不止陆峥,整座试炼古塔因为陆峥的突然进阶,五彩劫雷透顶而下,顷刻间,古塔内外遍生电流,正挨着古塔墙壁的修者们首先遭殃,两眼一翻,惨叫都没来得及便晕倒了,站在地面上的修者则紧随其后,但觉浑身一阵刺痛与麻痹,旋即意识便有点不清了。

    霎时,五彩劫雷劈下,试炼古塔内倒下一大片,有人好心想要搀扶,转眼便落得同一下场。

    仅有陆峥一个修者所在的古塔三十三层,更是五彩劫雷轰击的核心。

    陆峥躺倒在地,浑身蜕变中,而头顶儿臂粗的劫雷一道接一道,源源不断般,渐次劈落。

    眼看又一道劫雷将要正中陆峥的脑袋,这下子,陆峥不被劈成稀里哗啦一滩血肉残渣也会被生生劈傻。

    就在这时,一直被陆峥握着的流火剑,蓦地冲天而起,半空旋转,受气包的身影若隐若现,嘴一张,便将那轰向陆峥的气势汹涌劫雷一口吞下了。

    紧跟着,幻心草在陆峥的身上显出实体,迎风暴涨,肥嫩枝叶半空摇摆,须臾摇摆出一道半透明的气流屏障,牢牢将毫无意识的陆峥护持在其中。

    此时此刻,若是陆峥神智清醒,定然也会惊诧几分。而此时,虚空中幽幽荡出一句似嫉妒似感叹的话语:“伴雷而生的奇物幻心草,专吞劫雷的变异剑灵,合该此子运道。”

    茫茫无际的意识空白持续了多长的时间,陆峥并不知道,他只晓得,自己清醒那一刻,九天之上五彩劫雷依旧在翻腾,而他的周身,新鲜的血肉正在生长,流火剑与幻心草一个比一个更加神采奕奕,正兀自在他眼前飘来荡去一副兴奋十足的模样。

    进阶皇阶的雷劫,尚未结束。但这并不能作为他判断时间流速的标准,修者进阶皇阶,时间长短不一,而史上用时最短者,也足足被五彩劫雷劈了小半个月。

    也有传言云,五彩劫雷劈的时间越长,进阶者修为与根基越稳固和牢靠。

    “既然你已经醒了,那我们就来进行下一步吧。”

    突然响起的声音,叫陆峥猛然一震,手一翻,便要动手,却被一层冰冷的血液迅速冻住了手脚。

    虚影自黏糊血流中变化出无脸的形态,在受气包与幻心草一起冲过来之前,拉着陆峥,光芒一闪,一起消失了。

    踩在莫名的虚空,陆峥尚且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便见那怎样也打不死的小强虚影邪魅一笑,手一挥,便将四肢大开的他绑在了木架子之上。

    陆峥挣扎,却觉身躯若陷入黏性沼泽,越动陷得越深,几欲呼吸困难,唯有停止不动,方才能得自在呼吸。

    虚影漫步上前,手一挥,一架高脚椅出现,旋即这人手捧一杯凭空而现的热茶,优哉游哉地慢慢坐下。

    此时,虚无白茫茫的虚空产生变化,一瞬变成了适合悠闲喝茶的天气,万里无云,微风习习,小鸟啾啾,花草摇曳。

    奇怪的是,这莫名虚空就像是虚影的独自领域一般,任由陆峥如何反抗都是无能。反而是虚影,一举一动牵引整个虚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陆峥怀疑这虚影不是个喜欢虐人的疯子,就是个喜欢游戏的白痴。

    “你到底想做什么?”

    面对陆峥鄙视的眼神与质问的语气,虚影偏了偏头,化出平凡无奇的五官,摇摇手指说:“你待会儿就知道了。不过你放心,我这虚空是与整座古塔相连接的,除非外边的那剑与那草将整座古塔悉数破成碎片,否则,他们是打扰不到我与你的。”

    虚影说罢,神经质地再次“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要杀要剐,兀自爽快些。”陆峥皱眉,尝试调动体内真气,却半点也无法,左手想要画个六芒星符阵,却也半点动弹不得。

    陆峥以为,自己此生大概就要栽在这里了。

    眼前的虚影却突然凑了过来,低语道:“你真以为我是来杀你的?你说我要是想杀你,又为何费心让你杀过瘾,还附带送你一场五彩劫雷呢?”

    “你做这些,难道不是因为你是个神经病?”

    陆峥丝毫没有一点“我为鱼肉”的胆怯。

    虚影要如何对他,他现在均是反抗不了。但无论如何,气势上与胆量上,他却是不能输了的。这一场,最多不过一死字,而已。

    见陆峥一副慷慨赴死的释然表情,虚影被取乐了,顿时哈哈大笑,笑完之后悠哉喝口茶,摇摇头,伸出手指一点陆峥的额头,徐徐道:“我真实的动机,可是帮你一把,推你登上更高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