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羊皮卷
    陆峥将不知是真是假的狂热粉丝木重天倒拖着,放置在古塔第三层的一14拐角隐蔽处,转而拍了拍手掌,若无其事开始逛塔。

    受气包自流火剑的剑柄上冒出一个脑袋,星星眼道:“主人你好狠,这难道不是你的第一个粉丝吗?你居然下这么狠的手,要是你的粉丝因此变成了傻子可怎么办啊?”

    陆峥道:“你居然知道粉丝?”

    陆峥怀疑是不是这个受气包不知什么时候窃取了自己的记忆。

    丝毫不知自家主人的被迫害妄想症已然发作了的受气包,咯咯一笑,偏头自然而然道:“当然知道了,粉丝嘛,那就是吃的咯。一个修者甘愿变成吃食被你吃,那对你就是真爱咯。这长得像头熊的家伙,对主人你,就是真爱呀。”

    受气包的解释,差点叫陆峥把前几天吃的早饭给吐出来。

    初步探查,古塔第三层并没有那么多故弄玄虚,往上走的石阶明晃晃地摆在眼前,半点没有机关掩藏。

    陆峥开启心魔诀,看了看,那石阶真实存在,也不是什么幻觉。

    受气包被陆峥甩到石阶上又安然无恙地自个儿弹了回来。

    陆峥摸了摸下巴,一只脚果断地踏了出去。

    可就在这时,陆峥踏出的右脚蓦然一沉,如重千钧。

    陆峥身形一顿,一闪,差点跪倒在地。

    “砰!”

    毫无防备地,下一秒,陆峥便被突然甩到了壁顶,背部砰的一声,狠狠撞了上去。还不待他做出反击,身形突地一重,又砰的一声狠狠摔落在地。

    面部都快被摔碎了的力度,让陆峥双耳一阵轰鸣。

    “砰!砰!砰!”

    紧接着,陆峥的身形完全不可控,倏忽重如千钧倏忽轻如鸿毛,忽上忽下,撞壁顶撞地面,撞来撞去,七晕八素。

    受气包与他相同的待遇。

    但没义气的受气包,早已经身形一闪,躲进了流火剑之中。

    “砰!”

    又是一记狠狠飞撞壁顶,陆峥背部一阵辣疼,终于喷出一口飞溅的鲜血来。

    “咚咚。”

    又有新的脚步声渐渐传来。进入古塔第三层的修者越来越多,突然而起的修罗地狱般的残酷折磨却是越演越烈。

    随着进入第三层的修者越多,忽上忽下碰来撞去的修者,半空中几个翻腾,难免就在被迫撞上撞下的过程中再顺便来个面对面或背对背,你撞我我撞你。

    “啊!”

    那群魔乱舞惨叫连连的模样,简直不忍直视。

    “砰!”

    又是一记狠摔,陆峥面朝下四肢大张摔趴在地。

    一直未曾放弃拿回身体主动权的陆峥,突然就发现自己能动了,虽然,身上沉重得像是压了一座高山。

    起身无能,陆峥便干脆用爬的,手脚并用,下巴着地,一步一挪,往通向第四层的石阶爬去。

    半空中飞来撞去的修者们,自然注意到了陆峥的异常,当即心头一热,也要效仿。

    但很可惜,无一人能够擅自脱离飞撞乱扑的命运。许是飞撞的时间尚且不够,因而除了陆峥之外,这些修者仍旧无不处在忽上忽下、忽轻忽重之中。

    陆峥刚刚爬了三小步,便气喘如牛,汗如雨下,体内丹珠更是拼命狂转一副随时飞出丹田爆炸般的感觉。

    饶是如此,陆峥却咬紧了牙,继续爬行着。

    在陆峥的身下,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

    终于,当又一波修者脱离了不可控状态也加入到爬行队伍当中之时,陆峥的一只手掌终于按在了往上的石阶上。

    “呼……”

    “嘭嘭嘭。”

    急促欲断的喘息,如雷似鼓的激烈心跳,响在陆峥的耳边。

    陆峥眼冒金星,觉得自己随时会因为超负荷的爬行,而嗝屁。

    似耗费完最后一丝力气,陆峥刚刚把另外一只手掌按上石阶,脑袋一偏,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意识再度清醒之时,陆峥发现自己正躺在塔中空间的最中间,而周围空无一人。

    陆峥直觉自己来到了古塔的第四层。

    这一次,元气大伤的陆峥依旧选择在第一时间将整层古塔逛了一遍。

    这一逛,还真叫他逛出一点东西来。

    在古塔角落一隅的墙壁上,歪歪斜斜写着两行字迹。

    “有缘人,快跪下叫师父。大磕三百响头,磕得头破血流之后,为师为你指出上达三十三层古塔的捷径。”

    落款为“老魔离魂”。

    这位离魂老魔,曾在有关试炼古塔的种种传说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正是他在大限将至时勇闯古塔,拼着被诅咒七窍流血而亡的代价,将古塔的一些秘密揭露而出。

    如此一位人物,自称自己有捷径,也不是不可能。但这话,真是离魂老魔留下的么?且就算是他留下来的,内容的真实性又有多少呢?

    最为重要的,陆峥并没有再拜一个师父的打算,更没有见字迹就跪地磕头的习惯。

    陆峥眯眼思索了半响,摸出一瓶补气回血丹,嚼碎了吞下,旋即,一伸手,闪电出剑,将墙壁上刻有字迹的小片墙面齐刷刷斩落,又猛地一跺脚,飞至半空,对准原字迹前面的一片空地狠狠轰出几拳。

    一阵地动塔摇,“咔嚓”碎裂的地面,突地冒出一个漆黑石盒。

    陆峥将有字迹的墙面收归空间储存着,又拿剑尖将面前的石盒挑开,便见盒子中,静静躺着一卷羊皮卷。

    陆峥朝自己迅速地猛甩了一通防毒防烟雾防炸裂防水流的多防阵法,这才伸手拿出羊皮卷,小心翼翼地展开。

    只见羊皮卷中,歪歪斜斜的字迹再次映入眼帘。

    “徒弟,我想你定不是乖乖磕了三百响头。因为,我设下的这机关,你就算原地磕三千响头,黑盒子也不会乖乖冒出来,哈哈哈。”

    陆峥嘴角抽了抽,单单从字里行间,他便能感到这位号“离魂”的老魔着实坑爹又恶劣。

    接下来,这位恶劣的离魂老魔写道:“直达三十三层的捷径我没有,但直达五十五层的捷径我有,徒弟你要么?你若要的话,原地跪下磕三万响头看看。”

    然后,这羊皮卷上便空无一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