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零三章 试妖石
    沉寂的妖神殿,众多人修的表情一变再变,愣是没有一个开口主动答应帮忙的。

    就连素有怪物种群之称的妖族,也惨败在了这些异域来客的手中,试问他们这些脆皮人修,又有几个是异域来客的对手?且动不动便杀伤全族根本的异域来客,那还是一般的来客吗?

    宝贝固然动人心,但,在性命威胁下,那就显得有些单薄了。

    对众人的沉默,大祭司垂了一下眼帘,旋即,仿佛自言自语道:“这群异域来客心狠手辣,野心极大。听那意思,杀伤妖族只是他们进攻灵武大陆的第一步。下一步,他们势必席卷灵武大陆更多势力阵营。彼时,存在的空间破洞的势力可就危险了。除了万魔窟与山海妖市,还有哪些势力存在破洞来着?”

    白飞飞躬身,很自觉地开口道:“飞妖族报告的地方还挺多,我也不记得了。”

    大祭司点头,又道:“那异域来客说下一次进攻各大势力,是什么时候来着?”

    白飞飞:“不记得了。”

    上方,大祭司与白飞飞一问一答,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一般,对下方神色各异的人修,没有再看一眼。

    许久之后,大祭司方才总结了一句:“接下来,倒霉的会是谁,我们谁也不知道。”

    “与其毫无防备地坐得被杀,我们两族何不联起手来?”

    “若是诸位肯帮忙,诸位梦寐以求的宝贝,白某自然双手奉上。”

    大祭司意有所指地扫视了一眼在场最能说得上的话的那十几个人修大能。

    他推到白飞飞怀中的至宝,自然也是为这十几人特意准备的,至于在场其他人修,谁会嫌弃一起上阵厮杀的人太多呢?

    “若是诸位愿意合作,抢了异域来客所得的任何宝贝,我们两族,平分。”

    大祭司最后一句十分动人心,且符合了许多人修的心思。

    修者修者,除了求长生求权势求自在潇洒,对宝贝,那也是骨子里就觊觎的。世界弱肉强食,谁强谁便拥有更多。更何况,是入异域来客那般凶残狠辣的,反抢这样的对手,既畅快又本事。如此一想,倒是与妖族合作也不是不可以。

    尤其这群来历成谜的异域来客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进攻灵武大陆,虽说妖族大祭司必然有夸张的成分,但那十数处空间破洞却是被说得有鼻子有眼。谁也不晓得自家的家门上空有没有这样的破洞。

    空间破洞存在于数万里的高空之上,不是谁都有飞妖族的本事,可随便一跃便探个究竟的。就连强悍霸气如万魔窟与山海妖市,都存在着这样的隐患。他们这些门派难道就真能有那样的好运,幸免于难?

    与其坐等危险降临,还不如两族联手,共抗外敌!

    大祭司知道底下大半修者已经动心,而之所以现在还不开口表态,一是忐忑畏惧不敢随便发言,既没胆量做出头鸟,又没资格代表所有人。

    因而,从一开始,大祭司的目光便牢牢定在那特地的十几个身上。这其中,便包括正魔翘首独孤舒河与徐长风,以及意外投了个小门小派的山海妖市之主黑翼。

    这十几人历来叱咤风云,跺跺脚,整个灵武大陆都要抖三抖,除了个别暴躁冲动的,其余大多心思深沉轻易不开口。

    大祭司不以为意,再一张口,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直接道:“在场诸位当中,有几位与我妖族的渊源,颇深。想必,比起其他人,应该更愿意与我妖族结盟才是。”

    说着,大祭司便将目光第一个转向了黑翼,开口道:“妖市之主,久仰威名。此番得见,果真气势非凡。只是妖王您的真身,似乎并不属于栖梧山本源妖族当中的任何一支吧?”

    山海妖市之主是个妖,众所周知,而这个妖的妖身乃九头鸟,在座不少人也是知道的。但对于这位九头鸟妖王到底来自何方,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而听妖族大祭司的意思,这位妖王不是来自栖梧山。那不是栖梧山的妖,他又是哪儿的妖?

    细思极恐,不少人不由自主地抖了抖。

    黑翼眯了眯眼,对于大祭司言语之外的潜台词,全做没听懂处理,只微微一笑,狰狞又邪气,且暗示意味极浓地回道:“大祭司一双慧眼果真无双,但,本王看得不怎么顺眼,总想将之挖出来。”

    “你!放肆!”

    一旁伺候的白袍妖者骤然而动,大呼一声,若不是白飞飞挡着,早就冲了过去。

    妖神殿中的局势,瞬间危急,一场暴风雨,似随时要来。

    大祭司却还在继续作死,笑了笑,又将头转向独孤舒河,叹息道:“鸟王说我慧眼无双,我本人是不信的。譬如独孤魔主,我便看不出您的真实来历。莫不是因为您自己将自己的妖脉毁掉的缘故?”

    如果说大祭司吐槽黑翼,尚且是小打小闹,那么这会儿他暗指独孤舒河是妖,便很有一番疾风骤雨轰然爆发的架势。

    如此耸人听闻的秘密,他竟一个突都没打,噼里啪啦便说了出来。

    妖神殿中,妖诧异,人惊魂。

    谁能想到,叱咤魔道,安居魁首之位上千年的独孤魔主,他竟然不是人!他是妖,竟还是个自毁了妖脉的妖!

    这到底得有多神奇的脑回路,方才会放着妖不做而自残做人。况且,按常理来说,自毁妖脉,修为也会尽丧的吧?难不成独孤魔主废掉重练,从头开始也练到了三星圣阶?这还是人吗!

    众人尚且没弄明白独孤魔主到底是人不是人,便见大祭司又甩了一枚不亚于重型天外陨石的深海暗器。

    众目睽睽之下,大祭司自怀中摸出一颗灰不溜秋的巴掌大石头,笑眯眯道:“这是试妖石。一旦靠近妖物或者曾经是妖的,它便会发光发亮。但,若靠近人,它便会回归普通。”

    正说话间,大祭司手中的灰色石头骤然亮了起来。

    大祭司手一挥,以枯树枝控制,将那石头导向人修当中。

    立刻,那石头便就不亮了。

    大祭司又将枯树枝往独孤舒河的方向挥了挥,灰色石头随之缓缓地挥了过去。

    众人众妖屏气凝神,视线随之一动。

    黑翼就坐在距离独孤舒河不远的地方,当石头飞至黑翼面前时,光华大盛,当石头路过坐在黑翼与独孤舒河之间的人修身边时,则熄灭了光芒。

    眼看那石头便要飞到独孤舒河的面前。

    陆峥握紧了拳,暗自紧张。他倒不担心老丈人,他是担心独孤蚁裳。

    既然当爹的曾经是妖,能被试妖石检验出来。那么留着亲爹一半血脉的独孤蚁裳,又会不会被试妖石检验出来呢?

    陆峥已做好了准备。一旦试妖石亮起来,有人不自量力唧唧歪歪找茬,那他便立刻跃起来,一巴掌扇过去。

    陆峥这想法很霸气,但有人,比他更霸气。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