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栖梧山
    要叫道修与魔修和平共飞扬,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短短一段路程,道修与魔修几乎见面就打。

    但也许是因为即将深入妖族禁地的缘故,这一回,道修与魔修动起手来格外手下留情,最多流点血,性命之忧倒是没有。但陆峥猜测,若是众人依旧迟迟不知妖族禁地的确切位置,那么说不得会爆发更大的骚乱,倒是会死的人就是一片一片的了。

    事实上,妖族还不算太狡诈。

    眼看一月半的时间已过半,传话的妖族们适时出现,且比起满嘴调侃的白飞飞要老实正经许多,二话不说,给众多越飞越起劲的修者指了大致的方向,又将详细路线图的卷轴大方地人手甩了一份。

    做完这些,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妖族们便悉数消失了,诡异得就跟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而传话妖族们一消失,赶路的修者之中便爆发了激烈的喧哗与吵闹。

    有不敢立刻拆开路线图细观的,有给自己加了大把防御阵法然后再看的,也有高冷装逼不屑一顾的,更有人自己的不看跑过去先看旁人的。

    很快,惊呼声此起彼伏,问候骂娘的声音不绝于耳,间或也夹杂着几声幸灾乐祸的大笑。

    陆峥第一时间便左手捏符,右手打开卷轴,将详细路线图记在了脑子中,品味半响,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再睁眼,手中卷轴却已无声无息地消失,与此同时,周遭俱是惊呼卷轴消失的声音。

    这便苦了那些个磨磨蹭蹭、瞻前顾后与故作高冷的修者,可怜这些修者手中的卷轴还没握暖和,转瞬便一片毛都抓不住了。

    一时,看了路线图的自是庆幸与得意,还没来得及看路线图的修者自然是表情要有多苦逼就有多苦逼。

    各种撒泼打滚与讨好求教的声音,便如雨后春笋迫不及待地冒了出来。

    有好心分享信息的人,便就有不那么好心的人。

    陆峥摇头失笑,暗叹妖族好手段,这还没等人修赶到妖族所在呢,人修自己这边便自己和自己闹了起来,便是这凝聚力便在此刻失了不少。更何况,此番赶路的修者有道有魔,那情况便就越加复杂了。

    便在此时,一直就跟没头苍蝇一样只晓得往大致方向跑的一众修者们,牢记路线的修者急速越众而出,越飞越快,能甩开一个竞争者是一个。

    又是数天飞驰,先前一窝蜂赶路的修者已经掉队了一大批,剩下的一批人你遥遥领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嘴里虽没说什么,却也勉强达成了共识。

    既然得幸深入到了现在,那便暂时压下争端,不求共同合作,只求接下来的赶路时间平静和谐。

    陆峥在这些个同样领先的人群中,看见了邝天尺与顾心桐。

    许是因为上次相见,他讲话太直接太不懂掩饰的缘故,邝顾两位虽也远远望见了他,却刻意装作不认识他,眼睛没有瞟过来一下。

    “呵呵。”

    陆峥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两声,毫不在意,转而招呼云中怪等三人加快脚下飞兽飞行速度。

    一行四人驾兽飘摇而出,很快就将同一个方向赶来的大批修者甩到了身后面。

    又是几日过去,在接近路线图上标注的终点不远的一处峡谷,陆峥一行偶遇万魔窟一众魔修。

    万魔窟一行依旧是参加武林大会时的原班人马,赶路步伐慢悠悠,别人是用飞的,他们是用走的,如闲庭散步一般的行为,很是拉仇恨。

    陆峥怀疑,万魔窟之人根本就没回万魔山,说不得便是自襄云城一出来便不紧不慢地徒步上路了。

    陆峥眼睛一转,很快便盯在了一众魔修中格外冷情也格外风姿灼灼的独孤蚁裳身上。

    在独孤蚁裳身边,陆峥心中默认的老丈人与小舅子如称职的门神,分列心上人左右,齐齐朝他冷冰冰望过来。

    杀气迎面扑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独孤舒河与独孤离情这对父子下一秒就要扑上来将陆峥斩成十段八段的,唯有陆峥就个睁眼瞎似的,抽空一人奉送一灿烂笑容,转瞬便又远远地继续与独孤蚁裳幽幽对视,默默地享受仿佛天地间只剩他两人一般的天地悠悠、岁月静好。

    只是独孤蚁裳身侧的两个门神眼神太犀利太血腥,想叫陆峥长时间忽视都难。

    陆峥不由心中暗自扶额,头痛地嘀咕:“我怎么就这么遭天妒呢?前路堪忧,我心忧忧啊。”

    还真看不出来其实他这位老丈人是个对儿女格外冷情的主。难不成他都是装出来的?

    想到初见面时老丈人的翻脸表演,陆峥打了个冷颤,转眼,便去着重观察了一下凶残的小舅子。

    独孤离情的手中始终捏着那一柄刚刚到手不久的恶煞九龙刀,血腥怨气扑了满身,整个人宛如自地狱中走出,周遭的人,除了少数几个,通通下意识地退避。看起来,那九龙刀在独孤离情的手上,似乎完全活过来了一般,就算隐而不发,其凶刀气势依旧霸气冲天,阴狠气息浓郁,与昔日被林远归掌握时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神奇的是,握着凶刀的独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