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轰动天下
    一月半的时间眨眼就过,再加上前往妖族禁地还需一定时间,故而,一众修者自襄云城离开,转身回了各自派门,一番紧锣密鼓的收拾准备,再一转身,几乎马不停蹄地便再次动作了起来。

    妖族盛情邀请天下人修豪杰共举祭祀大礼,消息不胫而走。

    一时,天下轰动,群雄迭起,满大街都是抗着包袱着急赶路的,天上也是各种“咻咻咻”破空声不断,就连坚硬的石板下,也不时有土包冒起又消散复又急速蹿走。

    开山立派的各大道修魔修势力,一早就遣了派中长老与低等杂役弟子一块儿看护山门,而做掌门的则带着一大批人神清气爽几乎倾巢出动。就连平日里常年隐居不出的一些老怪物,亦是一夜之间漫山遍野地狂奔。

    便是当初的武林大会,闹出的动静也没有这般大。

    所有迫不及待出动的修者,目的地均指向一个,便是向着西方,一往无前。

    妖族聚居地,是个比摩罗禁海更加神秘危险的所在,人修只知,那地方大致在西边,可具体方位在哪儿,却从无知晓。

    如今妖族并没有明着指明地点,那么眼下,他们便只能自顾着往西边跑先。

    在这样一场江湖骚动震撼人心的时候,却有一个地方稍显安静了一些,便是逆苍派所在的峥嵘峰。

    陆峥自打襄云城回来,便去向自己的师父云中怪请安了。而赵鹰,则是先去给自己的师父灵机子上了一次坟,转而回到峥嵘峰后山,燕十三闭关的石洞外,也不管洞中的燕十三是否能听到,也没去想燕十三听到之后会不会太过激动进而走火入魔。

    赵鹰大声地哭嚎着,将卑鄙小人林远归毙命独孤离情之手的事一五一十全说了。

    “师兄,师父大仇得报,你便放心吧!如今,师父也能瞑目了!”

    随着赵鹰将话吼完,燕十三闭关的洞府竟是一抖,旋即,浓郁的气势自洞中霍然奔腾而出。

    紧跟着,天聚乌云,乌云翻滚中,道道劫雷劈下,随之而来的,是磅礴真气打着旋剧烈俯冲而下。

    整座峥嵘峰似乎都在在这种种异象的催化下,抖了几抖。

    听到动静的陆峥和云中怪赶紧跑了过来,当发现发生异象的竟然是燕十三闭关所在的洞府,当即俱是心里一跳,就怕燕十三冲击皇阶的过程出了什么意外。

    赵鹰这会儿也晓得自己先前那般大吼大叫有些过于冲动了,一见到陆峥师徒两人赶来,赶忙一个大扑飞了过去,抱住陆峥的大腿,便是一顿猛嚎。

    “掌门!掌门!你快看看师兄,不要是出什么事了吧?我千不该万不该,又哭又嚎还地动山摇。这下好了,将师兄给惊动了。这闭关的人是不能被外人打扰的啊!我糊涂啊!我”

    “砰!”

    陆峥一脚将碍事的赵鹰踢开,也顾不得教训,只赶紧转头问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师父云中怪。

    “师父,您看,这动静大得,会有问题吗?”

    云中怪皱了皱眉,凝神闭目仔细地感受了一下周遭的真气变化,又抬眼看了看九天之上的乌云与劫雷,然后,终于开了尊口,道:“放心吧。这雷劫异象看着凶险,却也只是雷声大雨点且十三是个心性坚毅的,只要他能固守本心,便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且这番变故,极有可能叫他因祸得福,一刺激,提前晋级出关也是可能的。”

    云中怪不愧是火眼金睛,话才刚一说完,天上异象便就再起变化。

    乌云逐渐泛出其他亮丽的光彩,漆黑的劫雷也是一变再变,最终定格为修者晋级为皇阶时特有的五色彩雷。

    周遭暴动的真气也逐渐稳定起来,峥嵘峰整片天空的气流开始日趋祥和吉瑞。

    陆峥心中提起的那口气终于放下,这才来得及再踢了赵鹰一脚,低声骂道:“你这做事不过脑的性子,也该改改了。此番妖族之行,你也不用去了,便在这好生看顾你师兄以及门下弟子。现在,自己找个悬崖峭壁面壁思过去。”

    赵鹰抽泣一声,自知错极,一应声,磕个头,三步一回头地面壁去了。

    至于今后穹武门如何,赵鹰是半点不在意了。他和师兄的仇人唯有杀师倒污水的林远归一个,如今林远归一死,便就一切尘埃落定了罢。

    陆峥看赵鹰这番受气小媳妇儿样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叹口气,见燕十三洞府之外总算安定了下来,九天之上的五彩劫雷隐而不发,该是还需一段时日才能成功劈下。

    陆峥不禁将头转向师父云中怪,接着说他先前正要提起的事情,询问道:“妖族难得一次如此大方,竟广邀天下豪杰共襄盛会,怕是暗地里藏着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不知道此番,师父您有没有兴趣陪着徒儿走一遭?”

    陆峥早看出来,自己这位师父古怪是古怪,孤僻是孤僻,但骨子里对冒险闯禁地一类,还是挺感兴趣的。

    果然,陆峥刚刚这么一问,云中怪满是皱纹褶子的脸便笑成了一朵菊花,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为师便就陪着你走一遭吧。对了,你和独孤那小妮子处得怎么样了?”

    云中怪不忘问一下自己感兴趣的另外一件事。

    他早看出独孤蚁裳性子虽冷,但对他这傻徒弟却是格外耐心与倾心,只是无奈一直不开窍罢了。

    “呵呵。”

    陆峥一阵傻笑,旋即摸着后脑勺露出一个得意的眼神,得瑟道:“师父您这不是问的白痴问题吗?我与蚁裳,自然是极好的!就连我那难缠的老丈人与凶残的小舅子,也都不约而同被我的诚意所打动,早晚是要肯定我们的。”

    陆峥前面一句话,云中怪是信的,至于后面一句嘛,若是没有那“早晚”两字,或许他也可以试着相信一二的。

    猛拍一记徒弟的后脑勺,云中怪甩袖吩咐:“收起你的白日梦,去收拾包袱吧。你我也该动身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