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天上掉馅饼
    “什么?妖修居然找咱们人修帮忙!”

    “哈,不知羞耻的妖物,铁定是有什么阴谋。”

    “徐宗主,您可千万不能被这只千年的狐狸精给骗了啊!”

    白飞飞一席话不仅没有降低众人警戒心,反而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争议无数。

    听着众多怀疑的猜测与肆无忌惮的讽刺,白飞飞也不恼,只依旧笑眯眯对着徐长风道:“徐宗主,再过一月半,便是我族祭祀大典,不知您与诸位人修,是否有时间前来一观呢?”

    如果说白飞飞先前欲要请人修帮忙还是一颗击碎湖面的小石子,那么他现在的祭祀观礼邀请便如一枚打破空间的天降巨型陨石了。

    一如人对妖的排斥和看不起,妖对人亦是百般轻视和疏远。而妖族的祭祀大典,比之人族的比武大会只高不低,千年方才举行一场。且历来参加祭祀大典的,都须是妖族中有重大贡献的或者是修为特别高深或者有什么独特法门的妖族方才能够出席。而古往今来,人族参加妖族祭祀大典,只有一种方式,那便是作为被祭祀送命的贡品。

    徐长风眯眼,笑容也收敛了几分,严肃且戒备地道:“白道友的邀请真是闻所未闻,不知今年的妖族祭祀大典又是吹的什么风呢?”

    白飞飞道:“大概是温暖喜人的东南风吧。哈哈。想来,徐宗主和诸位,应该不会不敢来吧?”

    激将法或许对徐长风无效,对在场大多数仇视妖族的人修却十分见效,当即,怒骂白飞飞狂妄自大的人此起彼伏。

    对此,白飞飞摸摸鼻子,浑不在意,他见徐长风半点波动都没有,狐狸眼一转,狭长眼瞳缓缓扫视全场,旋即,左手握拳捶了一下自己的右手手心,恍然大悟般,朗声道:“哎呀,我怎么把最重要的忘了呢?真是该死呀!呵呵。妖族此番盛情相邀,也是想顺便送几样厚礼给诸位。”

    说罢,白飞飞朝独孤舒河一弯腰,笑道:“独孤魔主叱咤中原大6数百上千年,难逢敌手,遇到的麻烦事无不迎刃而解。白某是佩服的。但,令媛身上的热毒却是个麻烦难缠的隐患啊,若放任自流,指不定哪天令媛就一命呜呼了。呵呵。我大祭司多年前曾偶得一宝,可为独孤大小姐彻底解除热毒之祸。不知独孤魔主是否感兴趣?”

    闻言,6峥浑身一颤,紧握住独孤蚁裳的手,偏头去看神色晦暗不明的老丈人以及前方笑眯眯无害的白飞飞。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怕眼前是梦。蚁裳身上的热毒,一直是他心中深藏的一块疤,谁戳谁死。如今这白飞飞竟然说解除热毒有望……

    6峥太激动,都来不及去看蚁裳是何反应,抢在老丈人开口前,他便急急问了一句:“不知白兄此言可当真?”

    6峥一激动,连掩饰自己和白飞飞有所交情的事都忘了。好在眼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回味白飞飞所言真假上,倒是让6峥逃过一劫。

    独孤蚁裳自出道以来,每每无不霸气侧漏,所向披靡,唯一的缺陷便是不能接触阳光的热量,且谁知道她下一秒会不会暴毙于热毒?他日,若是她体内热毒隐患尽消,那么这天下,谁还能阻止她?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五星灵皇,一个毫无后顾之忧的绝世天才,一个魔道之下任继承人,这天下还不就是她的天下?

    一时,喧哗再起,有期望这解药是真的,也有热烈期望白飞飞在吹牛的。

    白飞飞看了6峥一眼,轻咳一声,并不直接与6峥对话,只对古井无波的独孤舒河又说了一句,道:“届时还请独孤魔主不吝前来,大祭司捧宝恭迎。”

    说罢,也不等独孤舒河反应,旋即又把意味深长的目光扫过捂着胸口面色苍白的闵青灵,呵呵一笑,对徐长风道:“素闻傲云宗老祖闵云最遗憾的事,便是生了个资质平庸的女儿。呵,至于缘由嘛。自是不足与我等外人道。但我观闵姑娘体内血脉走向甚是殊异,以秘法燃烧,还是有段时间内大量提升修为的能力的。但如此下去,闵姑娘迟早血脉被燃烧殆尽再无升华的空间。如今,在我族境内,有一物可助闵姑娘突破血脉限制,恢复她本应有的风华无双。不知徐宗主,是否感兴趣呢?”

    饶是徐长风再镇定,也抵不过他对师父之女的热切疼爱,闻言想也没想,便道:“既如此,纵是龙潭虎穴,徐某人亦要亲身一闯。”

    闵青灵也挺激动,满脸涨红,一双眼睛光华闪动,久久不能平静。

    6峥这时稍微冷静了一点,不由暗自蹊跷白飞飞的用意。

    白飞飞一言两语便将道魔两方翘的心给揪了起来,独孤蚁裳体内热毒解除有望,闵青灵平庸资质升华不是梦,对两大继承人来说最要命最想要的宝贝,都被妖族掌握着,且只要门派之肯亲身前往,妖族便双手奉上。如此天上掉馅饼的事,谁会相信,谁会心动?

    独孤舒河心动了,徐长风心动了,6峥也心动了。

    越不信,越心动,越无法自持。

    6峥一起身,便想再问一次白飞飞所言是否为真,幸好关键时刻被独孤蚁裳抓住手腕拉回了座位。

    白飞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