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决赛的钟声
    突然出现的陆峥与独孤离情两个,宛若神兵天降,一瞬便将独孤蚁裳牢牢护住了。

    这两人此刻身上大大小小伤口无数,冲上来的时候为了更快速度,根本没做任何防御。

    此时,火海已近,而独孤蚁裳一直强撑的身体终于自内部开始垮塌,要想再使出漫天冰霜对抗烈火,根本是痴人说梦,她现在就连每一个呼吸都极为痛苦。

    电光火石间,便见陆峥手中的流火剑一闪,剑灵受气包猛然现身,张嘴一喝,竟是将万千火焰悉数倒吹回去。

    霎时,原本施术害人的火系修者,纷纷惨叫起来。

    受气包却是趁势追击,没给对方逃跑的时间。尽管他此时不是巅峰,但要对付个把正遭火烧的喽啰,还是轻而易举。

    有一簇两簇火花飘飘洒洒地,透过间隙,飞到独孤蚁裳面前。

    陆峥赶忙伸手将火星扑了,一低头,便对上怀中独孤蚁裳的眼睛。

    此时此刻,独孤蚁裳的身上,红烟不断逸散,肌肤几乎全泛红了,一颗又一颗水泡争先恐后冒了出来。

    身上火辣辣的刺痛与虚软无力是其次的,独孤蚁裳只是觉得,自己这副丑样子又叫陆峥看去了,一时有些难受,眉头下意识蹙起。

    女为悦己者容,饶是所向披靡如独孤蚁裳,在感情的面前,亦不由得露出几分小女儿情态,尤其是现在,她自觉又在陆峥面前毁容了一次,想来,实在难看得紧。

    陆峥却见不得独孤蚁裳这般,双手赶紧握着她的手,又不敢用力,只低声哄道:“蚁裳,在我心里,你什么时候都是最美的。”

    本是极为俗气的一句,却叫独孤蚁裳忍不住露出一笑,神情也放松了不少。

    两人轻轻相拥,岁月静好,倒忘了这里是混乱的比试台,随时可能有修者再度围攻上来。

    独孤离情听到身后动静狠狠转身,有心要扇陆峥一巴掌,却又不忍打扰姐姐难得的舒心,便只能又在心里为陆峥狠狠记了一笔。

    他早晚要将这个诱骗了姐姐的小白脸,砍成十段八段的。或者看在他表现也不算太差的份上,来个腰斩就可以了。

    “铛!”

    就在这时,决赛的钟声终于响起,三十天的麻痹混战结束了,而此刻还活着站在高台之上的修者,便是这一场混乱厮杀最终的胜者。

    独孤蚁裳靠在陆峥的怀中,笑了笑,有些累了。

    陆青灼与蓝不悔意犹未尽,眯眼停手,却依旧死盯着对面的林远归不放,似乎是迫不及待想将对方一招结果了一般。

    林远归的神色也不怎么对,很有点收不回来的架势。

    但,这场为期三十天的决赛终究是结束了。

    白鸿自台下人群中挤出,好不容易跳上面目全非的比试台,张口数次才憋出声音,那声音还很有些不稳,也不知是畏惧的还是兴奋的:“恭喜诸位战到了最后,诸位所在的门派将作为决赛的胜者,参加最后的道魔论武。获胜门派的名单,稍后便会当众公布。诸位辛苦了!”

    说罢,白鸿着急忙慌地,赶紧从满目疮痍的比试台上跳了下去。

    按照往届大会的经验,决赛胜者收不住手、落败者咽不下气,决赛钟声已经响起却仍然忍不住再战一场,甚至误伤大会主持人的事,那是常有的。

    几乎就在白鸿逃也似的跳开的同时,比试台上短暂怔愣的众修者果然不少大吼一声,再次战在了一起,有精力旺盛自觉用不完的,有不甘落败终于爬起来还想再战的。

    台下众多门派亦是人声嘈杂,沸腾翻天。

    陆峥抱着独孤蚁裳,由独孤离情殿后,根本没耽搁,迅速就从比试台上跃了下来,径直跑到老丈人独孤舒河的面前,张口便问:“老……魔主,不知蚁裳体内的热毒可有压制之法。”

    许是因为累狠了,独孤蚁裳此时已靠着陆峥的胸膛睡熟了过去。

    独孤舒河看了陆峥一眼,见他脸上着急恐慌的神情不似作伪,手指抽搐了一下,到底没有条件反射地揍人,摸出一个玉瓶,亲自喂独孤蚁裳服下丹丸,这才无悲无喜道:“接下来,便是静养了。不过,我看你这样抱着很碍眼。离情!”

    陆峥还没反应过来老丈人的反复无常,便听他猛地一声高喝,旋即,自家小舅子便修罗天降,一甩刀上血淋淋碎肉,大步走了过来。

    这两人不愧是一家子,根本不用过多言语,那叫一个默契,独孤离情一上来,便不由分说自陆峥怀中将独孤蚁裳接了过去。

    陆峥:“……”

    陆峥几次张嘴,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心里那叫一个酸溜溜的,但他到底不敢用力却抢夺,弄醒了蚁裳还算轻的,万一他手上一用力将满身水泡的蚁裳弄疼了,那他自己必须得愧疚自惭无以复加。

    独孤舒河俩父子见他如此乖觉且脸上又如此凄惶,不由齐齐回头看了他一眼。

    若不是这父子俩大多时候是面瘫,陆峥非得从这两人的眼神中看出报复般的幸灾乐祸不可。

    秋迟和莫子风自身后赶来,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