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厮杀的行尸走肉
    趁你病,要你命。

    6峥一时力竭,刚刚收拾了第一批围攻修者,还没来得及吞个丹补个气,立刻就被第二波围攻修者淹没了。

    密密麻麻的攻击压得人透不过气,几乎是立刻,6峥觉得身上数处一疼,浓郁的血腥气扑鼻,全身经脉崩裂一般的疼,皮肉更是飞溅,一身刺目狼狈,宛如晋级之时被劫雷劈中一般。

    蓦然,耳畔风起,6峥手指微动,却没躲开,硬生生挨了人背后一刀,旋即便趁着对方一时松懈拔刀之际,一个转身,狠狠将人捉了。

    噼里啪啦的攻击尾随而上,更多修者狰狞恶相一哄而上,但大多数攻击都被6峥提着手上修者一一挡了。

    “啊,啊……”

    被6峥猛然捉住充当肉盾的修者惨叫连连,直至最后声音消散,再无气息。

    6峥很无耻地最后利用了一把手上逐渐冰冷的尸体,手指不着痕迹地轻拍,旋即将尸体高高一抛,其本人便趁着众人注意力被吸引的短暂空隙,掏出一大瓶补气回血丹,一股脑吞了满瓶,人还没恢复少许,便赶忙自原地闪开。

    而6峥刚刚一闪,他原来站立的地方便被反应过来的修者轰隆隆轰成了渣。

    “主人。”

    受气包始终站在6峥身侧,但他不过刚化形,此时打斗了许久,也早已是满头大汗,气竭程度跟6峥差不多,且6峥气竭可以吞丹,剑灵气竭却是不可以的,只能靠自我恢复。

    6峥闻声看了一眼受气包,见他笑脸煞白煞白的,当即翻手将受气包收入流火剑之中,他可不敢继续叫受气包出场打杂,万一一个不小心叫受气包折在了这里,那他哭都没地哭去。

    眼看6峥竟然将剑灵收了回去,数击不成的众多修者对视一眼,眼中俱是欢喜,一偏头,便各自眼神火辣辣的再度冲了上来。

    就在这时,先前被6峥狠狠抛向高空的修者尸终于产生了作用,毫无征兆轰然炸裂。

    众多修者下意识偏头闪躲,很怕被漫天血肉洒了全身,却不想,半空中炸裂开的明明是修者尸体,飘下来的却是一张张泛黄符纸。

    漫天符纸,如落英缤纷,洋洋洒洒一大片飘飞而下,有的在半空便就燃烧炸裂起来,有的落地生阵,以金木水火土五行为基础的各式阵法无声开启,五花八门的各式阵法束缚与攻击,不仅在第一时间将冲向6峥的修者一股脑困住,且也波及了更大范围的其他修者。

    比试台上,霎时尘烟飞腾,冰火两重,众多修者只觉视线一片模糊,而脚下全是陷阱地雷,往前往后一踩一个准,但完全不动又有可能被暗处的6峥或者另外的谁谁谁捉准时机一招杀掉了。

    一时,比试台上叫骂声一片,6峥却是毫不在意。

    尘烟滚滚中,众人视线缓缓恢复,便见6峥身旁,6青灼与赵鹰这两大门神再度出现。

    赵鹰修为好歹是三星武王,且大派出身,术法颇多,战斗经验丰富。6青灼年纪虽轻,却胜在手段奇异,手辣心黑,爆力强,不过一个一星武王却有灵修的妖诡奇异,要杀同阶高手更是分分钟秒杀。

    有了这两大门神再度护卫的6峥,一般人根本杀不了。

    而这时,先前被迫散开的其他联盟人士,诸如秋迟、莫子风以及蓝不悔等人,纷纷再次靠拢。

    6峥等人悉数抬眼望过去,被阵法困住手脚与被阵法攻击杀得七零八落的众多修者,忍不住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妙。

    而此时,便是6峥等人的反击。

    “啊!”

    惨叫,闷响,鲜血溅到脸上,肉块铺在脚底,6峥双眼赤红,杀得麻木。

    修者修道,本就无常,获得永生不死与逆天强悍的同时,生命也更加飘忽不定,前一秒傲视群雄下一秒魂断天涯,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越大的机缘越需付出,而修者修道付出的最大代价,便是生命的无常,为此,杀人与不杀,不过是一个修者的日常。

    “6峥,你这魔鬼……啊!”

    6峥甩了甩手中淌血长剑,扯出狰狞一笑,对已经断成两截飞出高台的修者说了一句:“死就死了,还废什么话呢?”

    难不成你骂我一句,我就羞愧得不杀你了?被人骂多了的6峥表示,要骂尽管骂,骂我也少不了一块肉,只要我还活着,便就什么也不重要。

    这时,痛失同门的修者大叫着扑了上来,6峥一甩头,杀得头晕脑胀的脑袋短暂清明,旋即再度投入到无休无止的杀戮中。

    自日中杀到月明,自月明杀到日中,时间仿佛没了意义,五感充斥的全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热血与直接,台下的修者看得如痴如醉,台上的修者战得忘乎所以,为了站上巅峰,为了活到最后,纵使杀到麻木,比试修者也没有一个人停下。

    直杀得神情麻木、感官迟钝,下手却是越来越快,越来越狠。

    连战十数天,神也要力竭,但能停下来休息的时间太短,只能趁着杀退对手的间隙或猛吞一瓶丹丸,或由同盟护着,小小打个坐。

    但这样的悠闲,毕竟太少太难得,更多的修者,杀得停不下来,犹如一具只记得挥砍的行尸走肉,只记得获胜。

    便是在这样的麻木混战中,赵鹰力竭的一个空隙,终于被一直死盯着他的穹武门之人趁机偷袭,落败飞出。但他也不差,飞出高台前,硬是大吼一声,拖着齐齐出手的四个穹武门门人一起坠落下去,五人落败,也不算孤单。

    又是一日晴空万里,6峥以为这一日一如往日,不过是,杀,杀,杀,败者倒下,胜者留下,然后,继续,杀,杀,杀。但这一日,却是注定不同的。

    “独孤离情!”

    远处突然传来爆吼,熟悉的名字叫思维有些麻痹的6峥,在挥剑的空隙僵硬地偏头看了看,却见他那面瘫的小舅子正举着一柄断刀,精力十足,紧紧追击狼狈浴血的林远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