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别开生面
    五日的休整时间眨眼就过。当第六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白云,悠远古意的钟声再度响起。

    不同于初试时玩票性质的散漫,短暂的休整后,再次踏入城主府的一众修者,大多添了一份肃穆和杀气。

    白鸿也是个妙人,站在虎视眈眈的众多修者面前,在众多不耐烦地催促中,愣是将手中那一份长长的初试获胜名单给一字不落地宣读了一遍,用他的话来说,这是胜者的荣誉,不能省。

    直到陆峥喝完第二杯茶,白鸿方才不紧不慢宣布道:“此届比武大会一如往昔,初试之后的晋级赛采用抽签的形式,且同样是三个比试台同时进行比试,而上场比试的双方各自派出三人,比试时间没有限制,直到正魔中间三方势力各自决出十个获胜门派为止。那么,现在便开始吧。”

    随着白鸿声音落下,三个捧着竹筒的清秀小童徐徐走上前来。

    那竹筒不过巴掌大,内里却有乾坤,人手伸进去十分空旷,有标记着数字的竹签自动递到人手指间。

    陆峥运气还算不错,抽到的数字为二十三,排位不前不后,且第一个对手不是秋迟所在的鬼哭囚牢。

    抽签结束,三方势力一阵躁动,相互间探头探脑,就想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对手会是谁。

    陆峥并没有关注到底谁是二十四号,倒不是他有多淡定,实在是忙不过来。

    抽签之后会有短暂的自由活动时间,给予即将上场的修者做短暂的调整。而就是在这么宝贵的时刻,众多魔修不去调息养性策划阴谋阳谋,居然非得跑到陆峥的面前纷纷刷存在感。

    “呵。这就是那陆峥?长得也不怎么样嘛,啧,实力还如此差劲!”

    “定是这厮哄骗了大小姐,如此恬不知耻的小人,老魔我一定要杀了他。”

    “我就不信这小子是真心,定是藏着什么不可见人的目的。”

    “这姓陆的,该不会是正道伪君子派来的卧底吧?”

    大多魔修行事自我,无甚顾忌,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当着人的面口无遮拦。如今竟然听说魔修之中的高岭之花居然被个非是魔修的人物给摘去了,当即就有些接受无能,于是乎,一得空,这些向来自认天老大他老二的魔修们便不约而同地,跑到陆峥面前评头论足,释放杀气与怨气。

    陆峥头痛扶额,虽然被烦得有些眼睛疼并着耳朵疼,但其实心里是暗爽的。

    或许是因为近日关于他和蚁裳之间的传闻风向改变的缘故,渐渐的,不止暴躁不能忍的泛酸魔修,正道和中间势力之中的大部分修者也忍不住纷纷望了过来。纵使事件的主角有两个,但谁让柿子捡软的捏呢?独孤大小姐不能惹,那么,便只好委屈陆峥了。于是乎,众多或明或暗打量的目光,如雪片一般,朝着陆峥的方向,纷纷扬扬铺洒了过来。在这众多目光中,有两道目光稍微特别一些。

    陆峥打眼望去,却见那两道目光的主人竟是邝天尺和顾心桐。这两人,一个神色复杂,一个嘀嘀咕咕,与陆峥视线对上的一刹那都不由自主地皱眉转开了眼。对于这两人心里是个怎样的弯弯绕绕,陆峥并未再搭理。

    许是被重重围观和议论的陆峥显得太可怜,独孤蚁裳终于看不过去了,抬眼冷哼了一声,立时,众多修者安份了,魔修们更是夸张,个个抖三抖,噤若寒蝉,麻溜地滚回原处,除了即将上场比试的,其余魔修动都不敢动一下。

    陆峥抬头朝着独孤蚁裳的方向望了过去,在众人屏气凝神偷偷注目下,本来宛如冰雪冷神一般的独孤蚁裳突然就笑了,虽说笑的弧度不深,但众目睽睽之下刹那的勾唇,眼波一转,蓦然便添了几分温柔如水。

    伊人会笑不算什么,但冰山一笑便是天地变色,灼灼其华,让人宛堕梦境,醒不来,更移不开眼。

    “铛。”

    蓦然一道钟声响起,有些神思荡漾的众人这才清醒过来。而这时,作为比武大会的主持人,白鸿适当地站了出来。

    “请抽到一号签与二号签的门派,各派出三位百岁以下的修者,依次上场,在特定的比试台决斗。若有弃权者,对手直接晋级。”

    随着白鸿一语落地,对应门派一振骚动,很快,便有青年才俊自门派中走出,或飞身或瞬移或踏云或御剑,各展其能,跃上高台,相互一招呼,招式瞬出。

    比起初试,陆峥多添几分精神,三方比试台均有侧目,权当涨涨见识和刺探情报了。

    “砰!”

    “啊!”

    五花八门的术法对决,硬碰硬的拳接,千变万化的刀剑弓枪,台上的修者身法瞬动,眨眼便已交战数十招,精英式的打法风格,容纳百川的不拘一格,出手便是生光色特效自动加持,每每叫人眼花缭乱,沉醉其中。而冲撞,惨叫,不绝于耳。

    随着上场比试者压力越大,实力越高,每一场战斗短时间内愈加难分胜负。到得后来,每一天每一比试台,甚至只能决出一场胜负。

    台上真刀真枪不要命地干,台下热情高涨呼啸叫好未曾断绝。也有闲得无聊,开个赌局压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