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一百五十章 眼瞎装逼
    一代魔主背后的心酸往事,疾风暴雨似的,飘忽而来飘忽而去,似留了痕迹,又似没留。

    中途,独孤舒河似乎终于清醒了一回,一清醒便逮着黑翼胖揍了一顿,黑翼自是不肯乖乖就范的主,一人一妖当即再次跃上高空,杀了个天昏地暗、日月失色,直打了三天三夜,方才各自狼狈一身是伤不甘不愿地停了下来。

    有这两个大杀器不时的抽疯,陆峥等人一路上倒是没少乐趣,两派合流,相处融洽,走走停停,终于赶在比武大会召开的前三天,到了襄云城。

    襄云城一如往昔,城门巍峨,设了守卫,进入者需经盘查,只是较之以往,盘查严密了一些,入城等候者排出的长队叫人看得眼花缭乱。

    久违地像是春运排队上车的场景,勾起了陆峥一丝难得的记忆,眼睛一眯,陆峥干脆自发地排到了队伍的末尾,安安静静地享受这久违的排队的乐趣。

    万魔窟的魔修们相互对视一眼,见魔主与大小姐居然也乖乖跟着排队去了,一时有些接受无能,但老实说,进城门排队什么的,这体验还真是新奇。

    于是乎,在陆峥无意的带动下,两派河流,浩浩荡荡数十人,暗怀激动,排在了队伍末尾。

    整个队伍宛如长龙,相互间推推嚷嚷,挤得屁臭,也就没有哪个人有那闲心去看排在自己前面和后面的人到底长啥样。否则,就陆峥和独孤父子一家几个高曝光的尊容,早就引起一片风云变幻。

    队伍很长,但总有尽头。

    很快,就轮到了陆峥。

    守门人挑剔地看了一眼陆峥,旋即摊手。

    陆峥眨眼,这守门人是想收入城费,收费之后还得在名册上登录。

    见陆峥迟迟未动,守门人有点不耐烦,抬手招呼了边上的两个同伴,高声道:“来了个闹事的,丢出去。”

    两个守卫踏着强健的步子,轰隆隆跑来,一伸手就要抓人。

    就在这时,陆峥不紧不慢摸出空间中的金色帖子。

    几乎是立刻,扑过来的守门动作戛然而止,错愕和不敢相信布满了他们的眼睛。

    一炷香之后,先前摊手的那个守门人满脸恭敬而小心翼翼地递还了陆峥的金色请帖,语气是亲热并畏惧的。

    “原来是逆苍派的陆掌门,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其实有请帖便不用排队的,呵呵,您请,您请。”

    有请帖的,那是贵宾,那是人物,根本不用小小的守门人检验,直接就过。但谁想到有贵宾贴的人,居然还有排队闻人屁臭的癖好呢?

    如果不是守门人态度够谦卑够谄媚,陆峥几乎以为他说出口的最后一句是在刻意嘲讽他的智商。

    在周围众多排队修者暗自羡慕嫉妒的目光注视下,陆峥从容不迫地收回自己的金色帖子,随手扔回自己的空间中,旋即对后面的人点了点头,便兀自带着逆苍派的一行先进了城门,然后在一旁等待。

    很快,另外一张属于魔修霸主的金色帖子出现,那是张比陆峥手上的帖子更高级的货,金边泛着玫瑰色,霸气侧漏。

    “不知魔主大驾光临,请进,请进!”

    守门人屁滚尿流,声音几乎是呐喊而出,带着哭腔和颤抖。

    谁能想到堂堂魔主也会“犯傻”排队呢?

    浩浩荡荡的数十个面无表情的魔修自队伍中抬头挺胸,风一样离开,不留一丝痕迹,徒留一地胆战心惊。

    众多排在魔主与陆姓恶人前面的修者,浑身哆嗦着瘫软在地,更有人转身就跑,连襄云城都不敢进了,就怕遭到报复,尸体都凑不全。

    且说陆峥这厢,静静等了半响,终于瞅见心上人冷清淡雅的倾城身姿,但无奈伊人左手是杀伤力爆表的小舅子,右手边是威力逆天鸟妖都能捅死几只吓死人不偿命的老丈人,天可怜见,被可怖的小舅子冷眼瞪视,被一潭死水一般的老丈人咬牙逼视,陆大掌门几次抬脚,愣是没敢上前。

    陆峥因为不能牵到心上人的小手而泪流满面,却也不妨碍逆苍派与万魔窟“琴瑟和鸣”。

    两派于城门内再次合流,感情好得勾肩搭背不至于,有说有笑却是难免的。

    “砰!”

    节日的焰火,在半空绽放,以修者真气控制的各色丽光,如带着色彩的蛟龙,盘旋,呼啸,直飞九天,炸亮一方天际,久久不散。

    焰火下,人声鼎沸,倒像是在过节。

    两派站在原地,一起往城内深处望去。

    入目皆是人头,嘈杂声顷刻入耳,轰轰的各种声音混杂,却根本辨不清这些都是来自何方。

    许是因为比武大会临近的缘故,整个襄云城人满为患,守备力量更是多如蚂蚁,抬眼望去,城门内外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头。

    见到这模样,陆峥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参加什么民间庙会,而不是正魔对轰不分死活的百年论武。

    庄严肃穆的比武大会,在陆峥的心目中的形象,顷刻变成了老太太早起抢白菜,喜闻乐见。

    一行数十人大摇大摆踩着拥挤的街道,有人退避三尺,也有人驻足打量,陆峥却没想到,他们这一行如此拉风,尚且没走多远,居然就被人拦住了。

    一队装备精良个个眼高于顶穿着精品侍卫服的襄云城土著,堪堪挡在陆峥等人面前,为首的鼻孔朝天,迎面也不看人,脱口就来了句。

    “站住,做什么的?!”

    妈的智障!

    那一刻,陆峥脑中突地就闪出这四字金句。竟然问他们是做什么的?这不明摆着的吗?修者此间来襄云,不是看戏就是打架,有什么好盘问的。

    身后乌压压一大片统一服饰的万魔窟魔修,难道是摆着好玩的?

    周围过路修者大部分默默停下来,开始看戏,有爱热闹的更是悄悄运起记录水晶,打算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一丝不落的记录下来。但很快,这些围观的吃瓜群众个个浑身一抖,一脸活见了鬼一般的表情,两腿一抖,转身就想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