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进击的闺女
    一黑一白的两人,静静相对,宛如初见,移不开眼。

    云中怪在旁看得眼瞎,曲了曲手指,就想继续拍打自家徒弟一下,却见自个儿那蠢徒弟突然露齿一笑,笑眯眯地愈加凑近独孤蚁裳身前,旋即脸色一变,活跟戏子一样,变脸比翻书还快,说出口的话更是叫他这个孤家寡人差点没有脱手打杀人。真是站在原地都尴尬。

    只见陆峥眉头微皱,轻握对方的小手,用咏叹调地语气夸张道:“啊,蚁裳,多日不见,你都瘦了!是因为我不在你的身边,所以你吃不好睡不好玩不好吗?放心,现在我出关了,我们又可以双宿双栖了!”

    “呵。”

    “噗。”

    独孤蚁裳没忍住,当下便被陆峥逗笑了。伊人难得破冰展颜,眉目若蝶飞,勾唇轻笑,温柔似水。陆峥本是看得眼直口张,整个人如堕云雾,飘飘摇摇,兀自心神荡漾中,却不想,旁边某人一不小心喷笑了。

    美好的画面戛然而止,独孤蚁裳蹙眉不笑了,显然是失了难得一笑的兴致。而陆峥此刻再要将人逗笑,也是太难。

    陆峥本就不是那种油腔滑调的类型,难得激情洋溢一把,却被迫破功,当即怒瞪喷笑处,却发现喷笑的不是人,竟然是只会学小鸡叫的剑灵难不成这模样长不全的剑灵除了会学小鸡叫原来还会学人喷笑么?

    陆峥觉得,自己可能被这找抽的剑灵给耍了。

    注意到陆峥的目光,独孤蚁裳抬眼望了过去,这才瞧见,在陆峥的手上正拎着一柄十分独特的剑,这剑长了一双细长的小腿,一双短胳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呵,不人不剑的小玩意儿。

    独孤蚁裳眼睛微眯,笑了一下,眼睛里却没多少笑意,问道:“怎么,这剑妖是你捡回来的?”

    也不知是不是陆峥的错觉,当蚁裳提到“剑妖”二字的时候,那个稚嫩的小剑灵浑身抖了抖,似乎十分畏惧独孤蚁裳。

    陆峥刚要解释这家伙不是剑妖,便见剑灵两腿一蹬,“砰”的一声跳到了地面,拔腿就跑,活跟后面有猛兽在追一般。

    它是捉准了陆峥现下没功夫搭理它,可惜,剑算不如天算,陆峥是不搭理他,可并不代表,在场的另外一个人愿意如此放过他。

    云中怪把手一伸,也不见他如何动作,立刻的,那剑灵双脚顿住,浑身僵硬,再也落跑无能。

    云中怪问陆峥:“这就是你锻出来的剑灵,怎么这副鬼样子?连剑鞘都没脱下来。你给取名字了吗?”

    陆峥刚要说这剑灵忒稚嫩也忒弱脱不了剑身更讲不了话,却见云中怪把手再一指,刚刚恢复行动自由的小剑灵轰地转身,白光一闪,闪出个抱着长剑的肚兜小童。

    小童可怜巴巴一瞪眼,以一招猛虎落地式,“啪”地一声跪倒在地,大叫道:“好汉饶命!”

    陆峥:“”

    说好的不能脱离剑身,说好的不能开口说话呢?!

    “你就叫屁孩儿吧。”陆峥抽搐着嘴角,扶额给恶意欺瞒的找抽剑灵定下新名字。

    名字当然不是屁孩儿,云中怪做主,取了个折中的名字,挥手道:“好歹也是你的剑灵,就叫受气包吧。正好与青灼凑成一对。”

    青灼与剑灵,一个叫小土包,一个叫受气包,的确是一对,但不同的是,小土包只是小名,人儿有个大名叫陆青灼,清心淡雅,而剑灵只有一个名字,那就叫受气包。

    堂堂一个剑灵,刚生灵智,哪能叫这儿名?

    受气包当下一跃而起,“啪嗒”掉下一串水珠子,揉着大眼使劲苦恼,大叫道:“我不要叫这名!我也是有名有姓的啊。我叫流火剑啊,如果诸位主人不喜,叫我阿火阿流阿剑都成啊!”

    诸位主人,包括独孤蚁裳,转眼微眯,望了过去。

    三双利眼注视下,受气包的身子越缩越直至最后,双手抱头,藕臂哆嗦,呜咽了几声,大眼一翻,“昏”了过去。

    再三受了受气包耍弄的陆峥,第一个不相信这屁孩儿是真的昏了。抬手就想抽这小家伙一巴掌,可一看受气包不过两三岁模样,一双细胳膊细腿儿的,到底没忍心真打,只将装晕的受气包一把提了起来,还十分细心地自空间里摸出小土包早年的衣服给小孩儿披上,总不能叫这小孩只穿个肚兜,屁屁都露在外面。

    独孤蚁裳在旁看得一笑,望向陆峥的眉目更加温婉。

    跟独孤蚁裳下了一个月的棋都没见对方笑一次的云中怪,当即觉得自己又被闪瞎了,赶紧捂眼,眼不见心不烦。年轻人的世界,他不懂。

    “爹爹!”

    正在这时,远远传来一声少女喜悦的呼唤。

    陆峥一愣,循声望去。

    但见一个清新玉润、花朵一样的精致小女子,暖心微笑,款款走来。

    “聘聘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

    陆峥都快看呆了,旋即是不敢置信。

    “爹爹。”

    花朵一般的小女子走到陆峥近前,亲亲热热把住陆峥的肩膀,乖巧地再次唤了一声,旋即依偎进陆峥的怀抱中。

    陆峥下意识心虚地看了一眼旁边表情无甚变化的独孤蚁裳,旋即猛地意识到不对,睁大眼更加不敢相信了,犹犹豫豫地问:“小土包?”

    “咯咯。”陆青灼轻轻一笑,倒没生气。眼下这峥嵘峰上下,也就她这位爹爹敢当着她的面唤自己的小名。

    “爹爹,我都十三了,你怎么能还叫我这名儿?”

    陆青灼嗔怪地瞪了一眼陆峥,又甜糯糯地向旁边的师公与姐姐问好。

    陆峥顾不得纠正闺女对独孤蚁裳的称呼,此刻在他当机的脑袋中,早就被自己的脑补给占满了。

    “闺女突然长得这么大,这是要逆天啊!今天变十三,明天变二十,后天是不是就四五十了啊?难不成闺女眨眼就要比爹大?坑爹啊!”

    “会不会白发人送黑发人,自己转眼就要给自家闺女养老送终了啊?!”

    被自己的脑补给吓到,陆峥大叫一声,抱头蹲下,不敢再想。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