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请帖
    某些名门正道的无耻行径,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而掌门看起来根本不是一个宽容圣父,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魏一收敛起内心的愤慨与幸灾乐祸,又向陆峥汇报了一下山上的情况。

    陆峥一闭关,转眼便是月余,山下事情多,山上的变化也不少。

    此时,燕十三依旧尚未出关,其闭关的洞府之外倒是劫云阵阵,惊雷翻腾,场面风雨欲摧、劲力奔涌,实力稍浅的根本不敢靠近。那架势,看起来十分骇人,但短时间内他要渡劫进阶成功,恐怕还不可能。

    对此,陆峥早有所料,倒不惊奇,有心张口问问独孤蚁裳的情况,可又不好表现太明显,便只得听魏一不紧不慢地将山上状况一一道来。

    在此期间,黑翼拐着陆青灼不时下个山闯个祸,峥嵘峰下方圆千里寸草不生,凡人百姓与寻常修者纷纷避之,阴差阳错地,倒是为峥嵘峰之上的一众修者创造了一个安静清幽之所。

    若不是小土包毫发无损,实力也精进不少,陆峥非得拼了一条命活剐了黑翼不可。

    而向来大大咧咧的赵鹰,许是因为自家师兄即将进阶皇阶高手的缘故,他本人也上进不少,不仅主动揽下派中不少事物,更赶在峥嵘峰下方圆千里千山鸟飞绝之前,火速下山,用实力折服了数个偏僻小村落,又是吹牛又是送宝,总算让他挑挑拣拣勾搭了十五个小弟子上山。

    这些个小弟子年龄都不足十岁,资质不算顶好却也不是太差,最重要的是,几乎人人都有一颗好奇而相道的心,正适合上山修炼,年龄稚嫩,心性未定,更适合从小培养,说不得日后便是忠心山门壮大逆苍的坚定基石。

    对此,全派上下都是十分重视,魏一几个更是主动揽了保姆杂役的活,务求将这些小弟子照顾好。

    说到这里,魏一一拍脑袋,赶忙自怀中摸出一封金色帖子,恭敬递到陆峥面前,道:“掌门,日前赵管事下山带回一封请帖,说是中间势力邀请掌门您前往襄云城参加比武大会。”

    陆峥挑眉,接过帖子,随意翻过,有些出神。他可没想到,以自己现在的恶名远播,竟然还会有人主动递出比武大会的贵宾帖。

    请帖金色页面灵气满溢,可比以往他收到的任何一张帖子华贵了许多,且帖子中特意著名“贵宾”二字,这待遇,倒叫陆峥诧异了。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好友秋迟在中间势力之中所占的份量,便也释然了。

    请帖中注明此番比武大会地点定在中间势力之一的襄云城举行,届时,正道、魔道以及中间势力排得上号的,多半都会前往。

    魏一见陆峥将帖子看完,这才接着道:“日前,鬼哭囚牢的秋先生也曾派人前来,听说掌门您已经收到了帖子便只留下一句话。”

    陆峥见魏一面色有点古怪,不由有些好奇,问他什么话,魏一道:“秋先生说,历来比武大会便是正魔两道狗咬狗一嘴毛,若是掌门您感兴趣,或许可以和他商量商量,到时候好好坑一把自命不凡的正魔双方。”

    如此霸气侧漏又阴险诡诈的话,的确是秋迟那个鬼哭狐狸说得出来的。陆峥摇头失笑,也没说什么。只是心中已经做好了决定,索性无事,那么这襄云城,便是再走上一遭也没什么。

    陆峥抬手示意此事压下,叫魏一继续汇报。

    其余事情便都是些鸡毛蒜皮,无足轻重的,唯有一件,是陆峥最为挂心的。

    自从陆峥闭关,伤势养好的独孤蚁裳便暂且住在了峥嵘峰上,每日或修炼或教导陆青灼或与云中怪下下棋,期间万魔窟有魔修来访,待不到半日便离开了。

    听到这消息,一直没甚表情变化的陆峥简直欣喜若狂,连逮着诱拐自家闺女的老黑狂揍一顿的打算都忘了,拎着剑灵便往后山瀑布跑。以他对独孤蚁裳的了解,后山清泉旁,飞天瀑布下,便是她在峥嵘峰最喜爱的所在。

    果然,陆峥在瀑布下见到了一月不见如隔世纪的心上人,只是不太凑巧,独孤蚁裳正与云中怪下棋。

    两人一人执黑子一人执白子,飞立半空,衣袂飘飘,宛若仙人,一挥袖,云卷云舒,棋子落地化妖,各自吐出金木水土好,轰的一声撞击在了一块儿。

    下棋都下得这么飘渺,分外与众不同,还半点不给人装逼之感,陆峥还是头一次见到。只是每颗棋子都像上古妖兽一般,一对撞便是惨烈的同归于尽,这样的下棋法,常人还真是敬谢不敏。

    陆峥笑了笑,飞在半空的两人也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他,一个瞥眼十分嫌弃地看了一眼,另外一个微微一笑风华无双。

    陆峥瞬间气血上涌,鼻子有点发痒,忍不住就摸了摸鼻子,傻笑地退后了小半步。

    云中怪被自家徒弟那傻样刺激得差点当场发飙,枉他一世英名一时糊涂啊,竟一不小心收了这么一个脑残徒弟。

    心中不爽,云中怪棋风骤变,袍袖一挥洒,漫天棋子轰然坠落,毫无章法,却自成一系,噼里啪啦,由同归于尽变成了摧枯拉朽、赶尽杀绝,转眼便将独孤蚁裳所执的白子屠杀殆尽。

    独孤蚁裳落败,悠然降落。她倒没有因为云中怪的突下杀手而动怒,陆峥却有些看不过去了,忍不住就替心上人出了一口气,张嘴便调侃了一句。

    “师父,您这是自爱好种萝卜改成爱好下棋了?”

    种萝卜,那是云中怪此生最大的失误没有之一。

    “啪!”

    云中怪一巴掌就拍在了陆峥的后脑勺上,颇为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哪想,他这一眼完全被对方当成了空气。

    顺着云中怪拍人的力道,陆峥夸张地身子倒飞,一飞便飞到了独孤蚁裳身前。

    两人四目相对,岁月静好,又是刚刚互表心意的小年轻,表情再少,眼睛里却是藏不住事的,只那么相对而立,不用言语,便已足够。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