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荒漠再遇
    突然而起的对战,让许多毫不相干的人停下了脚步。

    当看清对打的是谁,看热闹的人更多。

    “穹武门终于要清理门户了?”

    “燕十三也不是吃素的。”

    “呵呵。会不会这场对战的最后,是陆峥与林远归打?”

    “陆峥哪是林门主的对手。”

    伴随着周围议论声起,燕十三身一旋,借着与人对轰掌力的余劲,飞身半空,一瞬拔剑,剑一分为二,被燕十三操纵着,快如闪电,朝突然发难的穹武门之人射去。

    “砰!”

    这穹武门之人也不是吃素的,同样一剑化二,堪堪将燕十三的攻击挡了,挡住的同时还不忘高声叫嚣。

    “燕十三,你这个叛徒,既叛出师门又何必继续使用师门剑法?你师父灵机子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随着来人骂出最后一句,陆峥便晓得,这场闹剧该收场了。

    果然,下一秒燕十三便采取了不要命的打法,出招快如闪电,招招都用穹武门的内门功法与武技,存心膈应人一般,偏偏招招狠辣致命,叫人防不胜防。

    “啊!”

    随着一声惨呼,先前叫嚣不止的穹武门之人已被燕十三一剑砍飞。

    不等穹武门之人从地上爬起来,便被燕十三手中冷厉长剑一剑抵在了脖子上。

    叫嚣之人终于变了脸色,在周围议论声声中却不甘就此认输,直到燕十三稍微一用力,脖颈血珠渗出。

    “这燕十三的修为竟然是九星武王!”

    边上有人忍不住探查了一下燕十三的修为,当即惊呼了一声。

    被燕十三拿剑抵着的人,此时面色可以称得上苍白,牙一咬,十分不要脸地说软话,道:“燕师兄惊采绝艳依旧,短短一年的时间竟然便成武王九星了。愚弟我望尘莫及。只是,师兄如今欺师灭祖的罪名尚且没有洗清,便与一个投身魔道的小人为伍,实在是有些叫我等同门子弟寒心啊。师兄,回头是岸。”

    “哈。”燕十三冷笑了一声,拿看蝼蚁的眼神看了一眼贪生怕死的穹武门弟子,幽幽道:“是非曲直,自在我心。掌门为人如何,也不是尔等穹武门小人可以说道的。这一次,我不杀你,你回去告诉林远归,我燕十三,终有一日会杀上穹武,灭了他为我师父报仇。”

    说罢,燕十三利落收剑,转身,与陆峥前后脚进入毛屋中。

    哪想,先前落败的穹武门弟子无耻得可以,燕十三刚一转身,他便飞起一剑,直捅燕十三的后心。

    “呵。”

    燕十三似背后有眼,冷笑一声,手一抬,修为更高的他,一瞬掌控了对方的剑,剑身停顿,再动便是朝着来时的方向一飞而去,在一声惨叫中,砍断了偷袭者的胳膊。

    “啊!”

    惨叫刺耳,燕十三眨目回头,冷冷一笑不发一声,却叫人噤若寒蝉。

    过去的燕十三,玉树临风,刚正潇洒,如今的他,只对认定的人展露笑容,整个人如一座山,不动时,给人压迫力十足。

    有人暗暗吞了一口口水,脚步不由自主远离了一些。

    剩下的穹武门之人,此时终于回过神来,赶忙一哄而上将丢人现眼的东西搀扶走。

    陆峥嗤笑了一声,带着面无表情的燕十三一起走近毛屋,入眼便是黑翼闲得无聊,挥手耍羽毛。

    陆峥真担心这老妖一时兴起,便将这拿羽毛造就的小屋给拆了。

    “以老黑之见,这摩罗禁海什么时候会出现?”

    “这要看天时。”黑翼说了句废话,便低头继续摆弄自己的羽毛,犹嫌不够,不时将小屋墙壁之上的羽毛扯下来几片。

    陆峥闭目感受了一下,除了深处沙漠特有的干燥与火热外,再无其他感应。

    但诸人都说摩罗禁海每逢百年涨潮之时便会出现,如此信誓旦旦,该有一些凭证才对。无奈,他们这一行人,要么是太年轻要么是太避世要么是太**,陆峥无从知晓摩罗禁海涨潮的具体时间。

    想了想,陆峥打了个招呼,干脆独自出去逛逛。

    许是因为燕十三先前那一手太惊人,陆峥自毛屋中出来,周围排挤的视线依旧,议论声却小了不少。

    陆峥围着修者暂居之地的外围转了两圈,依旧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倒是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了。

    陆峥挑挑眉,特意往人烟稀少处越走越远。

    日近黄昏,沙漠之上气温开始下降,风再次吹来,干燥中有了一丝湿寒,唯有漫天飞舞的黄沙依旧,沙粒打在脸上刺疼,叫人忍不住心生几分烦躁。

    陆峥掂着手中断裂流火剑,徐徐停步,转身道:“不知暗处尊驾为谁,可否现身一见?”

    暗处之人并没有隐藏到底的打算,闻声,发出一声“咯咯”轻笑,如女鬼般幽幽不带笑意的独特笑声叫陆峥心头一跳,豁然转身,蓝不悔一身红衣若血,缓步走出。

    “蓝姑娘?”陆峥看清来人,一愣,转瞬有些惊喜,手上断剑收回。刚想问对方一年前的仗义出手可否受伤,却又觉得时隔一年自己再问,总会显得有些虚情假意。

    不等陆峥找好打招呼的措辞,便见蓝不悔一抬手甩过来一柄寒光血剑。

    “听说你的剑毁了?”

    蓝不悔左脸上的黑蝴蝶异纹在夕阳荒漠中更显空寂与诡异,微微勾唇,似笑非笑,启唇道:“我最近想起,你我是盟友。如此难得,可喜可贺。只是作为我的盟友,却没有一柄耐砍的剑,怎么也说不过去。不如,这剑送给你。”

    陆峥愣神,便见血剑擦着脸颊,“砰”的一声闷响插入黄沙中。

    “怎么你不敢要?”蓝不悔捂嘴,“咯咯”轻笑,眼角狭长,微微一眯间,整个人似要飞起来一般。

    陆峥转头看了一眼那可怜的剑,但见剑身冒着血气,浑身散发着不详与怨念。

    陆峥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中猜测,这剑八成是蓝不悔从别人手里抢来的,说不得还顺手用这柄剑杀了原来的剑主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