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九十八章 月夜再访
    心中为徐长风可惜,陆峥却也没有忘记自己如今处境,转口便道:“不能拜会徐宗主,甚是可惜。但我见傲云山巍峨雄伟,傲云弟子亦是个个龙章凤姿,不由心生感慨,想起我那可怜的一亩三分地,以及逆苍门派中仅有的几颗歪瓜裂枣,还有我那刚出生不久嗷嗷待哺的女儿,便觉我这逆苍派掌门当得十分窝囊无用,对大门大派更加心生向往。”

    陆峥句句诚恳,羡慕崇拜之情更是溢于言表,低头抹脸,似乎自觉十分丢脸,但依旧坚持着把话完。

    “傲云宗作为正道之首,历来是我最钦佩最敬仰的,若不是身上挂着逆苍派掌门的世俗职务,我早就想尽一切办法拜入傲云宗下了。如今有幸暂居傲云,我心亢奋激动,十分渴望能够好生近距离围观傲云盛况,若能将傲云山每一处角落都踏上自己的足迹,那我睡着也会笑醒。如此,不知陆峥是否有幸游览一番傲云宗大好风光?”

    两童早已目瞪口呆。

    见过巴结示好的,但没见过这么能会道,还厚脸皮堪比城墙的。

    最终,两童没好意思拒绝陆峥的诚恳请求,十分骄傲并自豪地带着陆峥一起游览傲云宗大大大部分能去的地方。

    陆峥一面保持矜持的笑容,一面尽可能多的向两童打听一些无关紧要的事,譬如,傲云宗弟子大概什么时候修炼结束,傲云宗平日里参与守卫戒备的是年轻弟子还是有实力的更高阶别。

    对于不痛不痒的,两童一一作答,见陆峥每到一处便要仔仔细细四处观看,一副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的珍惜模样,不由心中骄傲更甚。

    其中一个童更是张口提议道:“既然陆掌门如此羡慕傲云弟子,对我傲云又是如此推崇备至,不若干脆舍了一派掌门之位转投傲云得了。”

    另外一个童张口附和,道:“以陆道友你的资质,彼时混个内门弟子当当,也是可以的。”

    一派掌门竟被个杂役童直呼道友,陆峥心中哂笑,为两童的不知天高地厚而叹息。

    怪不得被闵云推出来做炮灰,瞧这智商,便也当不得什么重要差事。

    花了大半天,陆峥顶着一双好奇又崇拜的眼,将傲云山上上下下大部分地方参观了个遍,对于一些重要路线,更是过目不忘,心中反复思量。

    陆峥满山闲逛的行为并未引起闵云阻拦,只是当天入夜十分,两童领着一绿衣妇人来到陆峥跟前,张口道:“这位是言姐姐,乃是宗内老人,被老宗主指派,前来照顾陆掌门。”

    妇人微微一笑,颜色极好,平常的宗门服饰也叫她穿出了一种紧致玲珑感,低头躬身道:“陆掌门唤我一声阿言便可。”

    陆峥无声地挑了挑眉,这所谓的阿言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于襄云城有过一面之缘的妖娆美妇,言夫人。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该是蓝不悔的手下。

    迎着陆峥的目光,言夫人眨了眨眼,风情无限。

    在两童眼中,阿言是开始勾人了。在陆峥眼里,这位言夫人开始与他对暗号了。

    两个自认为已经懂了的童相互对视一眼,看向陆峥的眼神有隐秘的不屑,转瞬道:“既有阿言照顾陆掌门,想来陆掌门更能安心居住于此。我二人便不打扰陆掌门了,先去前院洒扫做事。”

    罢,两童施施然告退。

    两人一走,言夫人便收了笑意,回身往窗外一瞥,确认那两童已走远,便出声道:“陆掌门,真是久未得见了,没想到,你还活得好好的。”

    因为蓝幽之死,言夫人恨不得生啖陆峥的血肉,只是迫于蓝不悔的命令,方才忍耐下去,如今更是因为蓝不悔兴趣未失,被派来暗中协助陆峥。

    陆峥懒懒回身,盘腿坐在床榻上,勾唇皮笑肉不笑,道:“托福。蓝姑娘暂时没想杀我,想来言夫人应该也不会坏事才对。”

    有什么话趁早,若是丢个坏事的人待在身边,那彼时要脱困便是痴人梦了。

    言夫人哪里不懂陆峥的潜台词,只是暗恨此子害死了少爷,但轻重她还是晓得的,当即把眼一闭,眼不见为净道:“陆掌门放心,妾身暂时没想动手,更何况少门主命令在前,妾身断然不敢违抗。于傲云山,若是陆掌门有什么需要,尽管来。”

    “那便有劳蓝姑娘费心了。”陆峥头,亦是闭目,开始修炼。

    闵云的耐心越来越低,竟再次让一个魔道中人混入自己的大本营,其目的多半便是使个美人计什么的,好叫陆峥早日交出他心心念念的异兽诀。

    异兽诀,陆峥是决计不会交出来的,与闵云对上也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虽两人之间,身份地位,实力修为,天差地别。但,有一个变数却是闵云错估的。那便是他派来的杀手,蓝不悔。

    蓝不悔其人,阴晴不定,为人处事更是变就变,闵云想要完全掌控她,根本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月色不知何时已黯淡,乌云笼罩院,凉风吹拂。

    院静谧,门虚掩。

    屋内,陆峥盘腿打坐,呼吸吐纳,自成一方世界。

    屋外,言夫人一手提一童子,如提木偶,摆弄手脚,嘴角带笑,玩得不亦乐乎。

    骤然,红烟漂浮,吹开虚掩房门。

    言夫人恭敬垂首。

    陆峥心有所感,一睁眼,便瞧见一身红衣如血的蓝不悔一手支腮,微闭双眼,斜躺床榻一头,似在浅眠。

    也许是因为这间屋再没有比床榻更加宽敞舒适的地方,蓝不悔也不嫌弃,就那么斜躺浅眠,看起来十分悠闲。

    见惯了嗜血魔女一言不合动手杀人,却没见过她闭眼浅眠的时候。陆峥不禁多看了几眼。

    然后,陆峥便诧异了。如此近距离细看,蓝不悔长得还挺出色,前提是她肯除去面上蝴蝶异纹以及洗去一脸妖诡妆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