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九十五章 闵云
    白雾湿冷,沉重,沾之寒颤。

    庞大雾气包围侵袭一刻,目眩头晕,手脚转瞬冰凉,身体沉重如凡人病入膏肓,举步维艰,体内真气更是被入体雾气一带,竟然破体而出,大量流溢!

    陆峥身形一晃,眼看栽倒。

    正在这时,便听迷雾之后传来一声无悲无喜的轻笑:“呵。”

    随着轻笑声起,压力消失,白雾流泻,真气回笼,陆峥一瞬恢复如常,旋身,立定,再要运转功法,熟悉的沉重感再次来袭,而定眼一看,却仍然看不清迷雾背后神秘人的身份。

    “陆掌门无需紧张,且暂封全身修为,自然能够安然无恙,得见真实。”

    修者最大的依仗便是自身多年修为,如今迷雾之后的神秘人一言便要叫人封了全身修为。他狂妄也罢,他妄为也罢,总归不是个和善好相与的。且这下马威,的确叫人心有余悸。

    而那迷雾背后的声音,绝对不属于先前于宴会之中见过的徐长风。

    陆峥心中已有猜测,想想对方与自己的实力差距,没有多少迟疑,一符滑于掌心握住,暂封灵脉丹珠,真气停滞,修为暂失。

    “陆掌门胆魄不。”

    迷雾背后再现轻笑,依旧没有喜悲,只是在陈述事实。随之,雾气逐渐消失,终于露出雾后真实。

    那是个叫人一眼忘俗之人,五官清冷俊逸,白发及腰,面无表情。

    “想必阁下便是闵老宗主,在下逆苍派陆峥,得老宗主接见,三生有幸。”

    见人人话,见鬼鬼话,亦是陆峥做天师时习得的一项保命绝技。

    “逆苍有掌门聪慧若此,日后必是能够振兴的。”

    闵云开口间,神色依旧,转眼望来,眸色浅淡,更叫人觉得没有感情。

    闵云此人早已跨入圣阶,却偏偏一副看不出修为深浅的模样,无疑是返璞归真,修为太高。且面瘫冷情,叫人什么时候被他阴死都不知道。

    对付这样的人,最好装傻充愣,他什么便听什么,一定不要多想他话中深意,否则自己吓死自己。

    “只是,这个掌门可否有命活到那个时候,便是未知了。”

    暗含杀机的一句话,闵云身上却毫无杀意浮现。

    陆峥心下忌惮更甚,面上却笑容不减,只道:“旁的掌门有没有命我不知道,但若是我陆峥做这个掌门,那必定是没有问题的。”

    “呵。”

    闵云又是一声毫无波动的轻笑。

    旁人在他三笑之前,早就噤若寒蝉,这陆峥却敢侃侃而谈,倒不愧是他女儿闵青灵看中的。只是,这人尚且配不上自己的女儿。

    闵云看了陆峥一眼,挥袖一指大殿一旁的蒲团,道了声:“坐吧。”

    陆峥依言坐下,便听闵云终于开门见山,问道:“不知陆掌门自何处寻来异兽诀?”

    陆峥答曰:“正是于青帝古墓中,机缘所得。”

    闵云眉头动了动,又问:“于墓中,陆掌门可否见到其他特别的人事物?”

    陆峥摇头,看起来十分老实,直言:“不曾。倒是见到众多修者莫名着了幻术,出了些丑相罢了。”

    闵云不置可否。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青帝死时爆体而亡,渣都不剩。只是难保那老东西死前不会灵光一现提前留下什么不利于自己的线索。

    想到这里,闵云的神色终于带上一丝不悦,又向陆峥道:“那异兽诀乃是家师所传,意外与我失散,如今陆掌门机缘巧合练便练了,只是这东西却该主动交出来。”

    闵云的言下之意,便是陆峥不识趣了,竟霸着人家的宝物不交,还非得主人家问了,方才主动交出来。

    但事实上,就是这所谓的主人家明着问了,陆峥也不会交。

    陆峥摇头,做出一番苦闷为难的模样,纠结道:“若是异兽诀真在我身上,我自是会恭恭敬敬主动交出来。只是那异兽诀着实奇异,早在我学会之时便自动消散天地间。我虽修习一二勉强施展,却不敢随意默写,万一我若是记错一字半句,叫修习者一个不慎出了岔子,估计走火入魔是,爆体而亡是大啊。”

    陆峥得诚挚,但的内容嘛完全就是扯淡。

    修者修为越高,过目不忘是必备基本功,什么记错一字半句,根本不会有人信。且闵云跟着青帝多年,从来不曾听那异兽诀那有那般奇异之效。摆明了,陆峥这态度就是不合作。至于不合作的原因到底是因为自身贪婪心想要独占,还是别有内情,闵云便不知道了。

    但,这并不妨碍,闵云对陆峥动杀心。

    陆峥装作没看到闵云眼中一晃而过的杀意,只继续开口道:“来,青帝死得蹊跷,古墓之中也并无残留他的身躯一星半,这一,着实叫我惊异。我想,既然青帝临死前愿意留下异兽诀这样的至宝传于有缘人,应该是不吝于留下其他一些重要线索的。闵老宗主您是青帝的高徒又是他的徒弟,对青帝的行事和过往该是最为了解的。依您看,青帝到底是死于何人之手,他的身躯又在何处,会否这世间还有第二部异兽诀存于他处?”

    陆峥一连串疑问,问得再陈恳不过,也再刁钻不过。若闵云不是凶手还好,他还能继续讨要异兽诀。可他偏偏便是杀害青帝的真凶,心虚不至于,底气却不怎么足。

    会不会那所谓的古墓中存在某些要紧线索,会不会青帝死前留下字句指明是自己杀了他?

    这样的想法一旦在心中划过,便再难根除。

    可闵云又不可能明确问出来陆峥到底知不知道实情,否则便是不打自招了。

    心中对陆峥的杀意更甚,闵云抬起浅淡双眸,直盯陆峥的双眼。

    大殿中,风乍起,闵云衣袍猎猎,缓缓起身,手指微抬。

    观动作,似乎随时一指头摁死陆峥。

    陆峥毫无畏惧地对视,对付闵云这般重视脸面并热爱装相的伪君子,只要你不露出把柄,对方心中就算再想弄死自己也不会动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