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九十章 寿宴风波
    傲云宗,建宗逾千年,位属正道上流顶尖势力之一,传闻其开山祖师闵云早已臻入化境跨入圣阶,现任宗主徐长风乃闵云高徒,百年前步入皇阶。

    如此顶尖门派,自是与中流门派穹武门不同,徐长风八百寿辰亦不是小小一个论武盛宴可比。

    受邀请者陆续赶来,未受邀者虽有心攀附却不敢太过聒噪。

    在陆峥降临傲云山山脚之时,恰恰先前一批手持请帖赶来的宾客已被引路弟子集体带上了山,剩下的宾客未至,未持请帖者又不敢过多靠近,因而傲云山山下暂时显得冷清。

    渐渐,有新到宾客纷至沓来,摇摆翻覆间,别是一番高人之资,或为一派掌门或为一家之主或为势力精英,意气风发,俯瞰众生,却无一例外,到了傲云山地界,乖乖下剑下船,步行而至,手持请帖静静等待。

    陆峥这人,不算打眼,众人只当他不过早到半刻半了。

    有人心中嗤笑,暗道:早来又如何?身份不显,地位不高,还不是需要在此久候,待宾客到的多了,方才能够一起被引领上山。空等总是尴尬,还不如像自己这般,掐着时间点而来,既不早亦不迟,更不会尴尬。

    场中自认宴会老手者众多。

    突见天边云翻,旋即便有一人飞身而至。

    来人走到近前,亦是步行,只一身气势内敛温润,仿若白面书生,俊逸风流,服饰亦是考究精致,不用猜也知,定是傲云宗重要人物之一。

    众人先前便见了边上有一傲云宗小弟子一同等候,有人打着胆子询问打听,却均被那小弟子微笑而过,众人便当他是个守山的。此刻见风流人物自天降,暗想自己何德何能竟能有这般人物引领上山,当即挺了挺胸脯,均敢自豪。

    却不想来人掠过一众上前讨好招呼的,径直走到陆峥身前,客气一揖,拱手道:“这位便是陆掌门吧?在下楼知,傲云宗管事之一。得弟子通知,特来相迎。宗主久候多时,陆掌门,请随我来吧。”

    说罢,楼知挥手招来一宝船,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陆峥随之闪身上船,道声多谢。

    宝船载着陆峥与楼知,遥遥而去。

    剩下的众人目瞪口呆,有些面色发红也不知在窘迫些什么。

    傲云宗小弟子这时微笑上前,方才不紧不慢道:“诸位远道而来,傲云宗欢迎之至,只是江湖鱼龙混杂,指不定其中便有鱼目混珠之辈。还望诸位来客拿出请帖,好叫小的一一检验。诸位随后与我一道上山,并不会耽误多少。”

    陆峥方才晋级,五感通达,自是听清楚了小弟子的话语,当即有些哂笑。

    想当初穹武门论武盛宴,自己手持最次等的请帖,被人再三刁难嘲笑,连个末席都没排上。如今,却是手无请帖也得一宗管事亲自恭迎,更是先于众人一飞登山。所谓贵客待遇,大抵如是。

    入身江湖数年,经历风云,回首过往,还真是物是人非啊。

    陆峥心生感慨,面上却是不露。

    楼知于一旁观察,暗叹陆峥定力不俗。寻常小门派的掌门得了傲云宗这座庞然大物这般特殊待遇,早就喜形于色忘乎所以了。定力如此,怪不得能得宗主青眼,更得老祖宗三次邀约。

    陆峥丝毫不知自己得了楼知高看,就算知道,他也并无多大感觉。

    两人一船很快来到傲云山山巅。

    巍峨派门依稀可见,层层薄纱似的的迷雾之后,磅礴气势依依袭来。

    陆峥顿感热风铺面,全身真气为之一滞,扫视全身的神识更多更精。

    陆峥微微敛目,体内丹珠急速运转,顿时,真气通畅,热风消散。

    “陆掌门勿怪,不过是护山阵法的本能反应。”楼知不紧不慢出声解释。

    陆峥闻言颔首,并不多话。

    楼知见陆峥一棍子下去也不定打出一个字来,有些泄气又有些好笑,转身挥出一面令牌。

    令牌浮空,散发淡淡光芒,眼前迷雾纱帐顿消,周遭扫视神识亦是收敛,仿佛从来未曾出现过一般。

    在陆峥面前,巍峨派门露出全貌,丝竹管弦声幽幽飘荡,灵花清香灵酒馥郁,闻之清新。

    “陆掌门,请。”

    “请。”

    陆峥跟在楼知身后,一脚踏入傲云宗宗门。

    入门一刻,视线顿开,入目是个宽阔的露天大厅,鸟语花香,小桥流水,修者穿梭,侍女手捧佳肴美酒浅笑游移,宾客欢笑畅饮,无名歌声飘荡半空,伊人妙舞眼前。

    人间仙境,不外如是。

    楼知道:“正式的寿宴将于日中烈阳正盛之时铺展,陆掌门且先坐着喝些水酒欣赏歌舞先。”

    陆峥想,大抵多数高人都喜欢弄些玄虚,因而寿宴什么时候开,实在是没必要惊奇。只是,看来,自己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待自己八百寿辰之时,要不要也来一场故作神秘?

    陆峥心中瞎想做乐,被楼知引着,来到一处相对僻静却又并不冷清的中流位置安然坐下。

    稍时,楼知离开,陆峥一面自饮自酌,一面扫视了面前大厅一圈,对美人歌舞倒是无甚关注。

    陆峥不关注别人,却止不住他人窃窃私语。

    有人已经认出他的身份,交头接耳,眼神或不屑或不齿或探究,表情纷繁复杂,望向陆峥的同时都有些避讳与排挤。

    有不识陆峥者,好奇询问,三言两语间频频点头惊叹,也加入到了低声议论的行列中。

    陆峥大致猜得出这些人如此这般到底是为了什么。旁人愚昧鄙视虽恼,但修者修心,清者自清,与人争辩实在不智、不值。

    渐渐,人声更甚,有修者被侍从领着朝陆峥这个角落走来,清幽之所立刻沾染上几分世俗嘈杂。

    陆峥皱眉抬头,与来人双眼相碰。

    一簇火花在半空绽开,层层气浪自陆峥两人身上各自散开,将桌椅撞击冲散,侍从吓得一抖,周遭为之一静。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穹武门门主林远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