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八十三章 有惊无险
    秋迟拼着被阵法反噬的后果强行压伤启阵,速度奇快,可黑翼击杀的动作更快。眨眼,漫天便是黑羽飘飞,一羽带走一条生命,无论是人是妖,只要挡了黑羽道路,通通惨叫毙命。

    陆峥左手凭空画符,符落成阵,瞬间筑起道道高墙,将面前荡飞黑羽隔开,因为阵法阻隔的缘故,被黑羽蔓延遮盖的视线倒是恢复了一下,勉强能够看物。可独孤蚁裳却是在阵将起时,微微一笑,抬脚跨出了阵法保护圈。

    陆峥大惊,刚要伸手将人拉住,却见独孤蚁裳摆手做了一个拒绝的动作。

    置身最高空的黑翼,显然对陆峥这个毁泉夺传承者“情有独钟”,眼看陆峥竟然画阵自保,立刻八翼狂扇,汇聚更多凌厉黑羽,盘旋如飓风,摧枯拉朽浩荡而来。

    便在这时,下方莫子风身形突然拔高,刹那便与独孤蚁裳一起悬浮高空,两人一个挥扇一个挥剑,红白光芒闪烁,一瞬突破暗黑羽幕,狂风大作,江山为画,一道道大江、山峦自莫子风扇中飞出,而独孤蚁裳剑光所指处,冰霜蔓延,天幕冻结。

    两皇共抗武尊,巨大的冲击带起轰鸣,余威震荡,蔓延整个妖市,有妖物嚎叫,有人修惨呼。

    陆峥尚不及惊讶莫子风修为,下方熟悉的光芒闪现,云中怪大骂:“找死啊,凑这么近!”

    紧接着,陆峥便被云中怪单手倒提,迅速飞离了暴乱半空。

    陆峥大叫:“带上燕十三师徒!”

    “多事。”

    云中怪骂了一句,另外一只空着的手却还是随性一挥,捎带上了燕十三师徒三人。

    紧接着,众人身形便是一跃消失。光芒消失的最后,莫子风与独孤蚁裳虚晃一招,双双赶来。

    “砰!”

    秋迟压伤启阵,阵法不稳,众人身形自妖市外围海域半空跌落,有一个不察掉入水中的,也有反应快的半空急刹御刀御剑。

    独孤蚁裳与莫子风力抗黑翼数招,又有伤势在前,此时兀自压抑不住,各吐一口鲜血来。

    秋迟看起来也是气若游丝,望了眼身后不远处妖市的大门,冲周放摆手:“赶紧走吧。妖市乃九头鸟妖千百年盘亘所在,他要察觉到我等所在只是早晚的事。”

    周放急忙点头,见孟倾瑶搀扶在秋迟身旁,这才袍袖一挥,放出一个巴掌大灵船来。

    灵船触水即长,稍时变化成一座三层楼高的画舫。众人一跃而上,不敢耽搁,一起释放出自身能承受的最大程度真气,霎时,画舫飘飞,激起层层波浪,而视线中的被黑羽笼罩包围的山海妖市越来越远。

    就在这时,有道熟悉的白芒自天边一划而过。

    “三迁阵?”陆峥疑惑地挑眉,旋即释然。他已经猜到使用三迁阵的是谁了。

    想来像是三迁阵这样的门派秘宝,林远归作为一门之主不可能不随身携带。就是不知,这位心狠手辣的林门主使用三迁阵时,会否顺手带上几人一起逃生,至于他带着人一起跑自然是有心算计,说不得便是留待后招。

    陆峥眺望远方,海天一线,鱼跃鸟飞,而近处他们这些人或眼神茫茫或眼神疲倦,兀自努力挥洒真气,只希望将画舫推得更远。只是突然自一位八星武尊的大妖手中逃离升天,还叫人有些精神恍惚犹如在做梦一般。这一次若不是机缘巧合,又有独孤蚁裳等三位皇阶高手压阵,说不得最后能不能出妖市都是一个未知。

    “师父!”

    恰在陆峥思绪飘远之时,蓦地听到燕十三一声悲愤压抑的呼喊。而他的师弟赵鹰,更是满脸涕泪,在旁痛哭:“师父!师父!”

    可惜灵机子不过奉命赶来妖市,明着是奉门主林远归的命令带着十几弟子前来妖市历练,其实暗地里林远归的真实打算是想让灵机子从旁协助以备不时之需。

    只是灵机子到底知不知道林远归暗地里的真实打算,除了已经死掉的他本人,其他人再也无从得知。可他为了保护徒弟身死却是事实。

    穹武门,燕十三师兄弟俩是再也回不去了。

    众人一路耗费真气,等到靠岸,已是精疲力竭,莫子风与秋迟等人率先告辞,而独孤蚁裳拉着弟弟多留了两日,却也接到万魔窟飞书,匆匆而去。

    最后,倒是只剩下陆峥师徒俩以及燕十三师兄弟俩四人。

    陆峥帮着燕十三两人将灵机子埋葬,问起两人今后有什么打算。

    燕十三掀了掀眼皮,表情里的阴郁与眼神里的仇恨如何也抹不开,只道:“我还能有什么打算?想报仇,却不过白白葬送性命。我死不足惜,可怕再一次误了他人性命。我如今剩下的,也就只有师弟一人了。”

    陆峥皱眉,燕十三固然遭遇了重大打击,可怜可叹,可他若是继续这般不哭不笑、郁气堆积,早晚心魔滋生,后果不堪设想。他这般,还不如像他师弟赵鹰那般,每日捶树捶山嚎啕大哭。

    许久未曾开口的云中怪却意外插了一句嘴,只道:“没有实力和势力,想报仇都是痴人说梦。”

    燕十三动了动嘴皮,没说话。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道理他当然懂,可真要做起来,却是每日拿刀剜他的心。有仇不得报,也是会将人活活逼疯的啊!

    云中怪撇了撇嘴,拿手肘捅了一下笨徒弟的胳膊,传音道:“白痴,这燕十三眼下虽说不得志了一些,但资质尚可,又是重情重义之辈,如今处境艰难痛苦,你正好将人收咯,稳赚不赔。”

    陆峥闻言眼睛一亮,旋即点头,暗道姜果然还是老的辣。他那重振遥遥无期的逆苍派可不正是缺人缺力的时候么?燕十三师兄弟两人,个个重情义,又是大派出身,见多了派门运作,燕十三更是灵机子首徒,平日里教导师弟的经验必是不少。如此两个人才如今走投无路,自己若是不趁机收下那真就是脑袋有硬伤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