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七十七章 剑心传承
    满目断剑枯骨,红土黄沙,萧索疮痍,压抑逼仄,总叫人下意识不想停留。

    陆峥犹自皱眉走过,废弃战场的尽头缓缓出现,面前出现一道门。门内光华大盛,玉简飘飞,似万千功法武技尽在其中。

    陆峥一脚即将跨入门槛,另一脚尚在半空,眼看便要穿门而入。无上功法唾手可得,万千武技信手拈来,恣意傲视天下的场景似乎就在眼前。

    他却临门一转,竟是大步闪身,抓住了萧索战场中心即将消失的一柄漆黑断剑。

    断剑被陆峥握住一刹那,空间轰鸣,黄沙飞舞,万千玉简所在的大门轰然关闭,旋即崩塌。

    唯有残酷战场无数断剑兀自腾飞盘绕,呈九天龙吼状态,气势惊人,引万千雷动,沧海凭空,波浪滔天。

    天地异象中,骤然漩涡浮现,万剑成一剑,由实化虚,聚凌厉剑意透体而来,陆峥被击个正着,身躯不倒,双目紧闭,意识却清明。

    厮杀战场,武器除了剑还是剑,摆明了有异。门内功法武技虽引人,却太过华丽超群,名声权势近在咫尺,可如此轻易能得的东西,它还是宝贝么?说不得便是一场黄粱美梦,梦醒便无,或者宝贝为真,却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命拿。

    天地机缘,说来奇妙,却从来不曾有天上掉馅饼的时刻。馅饼背后的血汗,必不可少。

    面前是虚妄是未知,却知身侧战场有异,身后断剑不凡,岂能错身而过?

    陆峥当即转身抓住,猜对了机缘,却没想到机缘背后的遭遇如此强劲,险象环生。

    在他肺腑丹田之中,竟有一股剑气横冲直撞。剑意磅礴,气势惊人,竟是摧枯拉朽,一瞬便将他体内显形灵脉冲得七歪八扭,骨骼错位,血肉翻飞,肺腑激荡。

    虚火冲顶,皮肉胀裂,身形暴涨,似下一瞬,陆峥便要爆体而亡。

    关键时刻,莫名包裹在丹珠之外的水样薄膜竟然“噗通”爆裂,水滴升起,竟是缓缓凝聚出一抹流动清泉。

    陆峥福至心灵,猜出那一抹清泉便是他先前未曾消化完全的七幻灵泉残留。

    清泉一显形,清凉浸润,虚火顿消,陆峥疯狂暴涨的身形也逐渐恢复如常,受损的灵脉与血肉骨骼,更是咯吱咯吱脆响中重新长好。

    随着肺腑血肉恢复往昔,陆峥体内渐生出一股磅礴清气。清气与剑气交缠,清风朗朗,竟是有绿芽花朵在陆峥体内渐次绽开,生气勃勃,春意盎然。

    陆峥被眼前所见惊呆了,随之而来的全身上下内外焕然一新,陆峥猛地睁眼,一拳砸向身前,整个空间震颤,咔嚓一响,竟是拳携雷霆万钧,一记便将战场空间砸出了一个破洞。洞口成人大,刚好够陆峥跨越而出。

    陆峥低头看向紧握的右手,一股疾风漩涡缠绕,一炷香的时间方才消散不见。与此同时,陆峥全身都开始有白烟雾气源源不断的冒出。

    陆峥双眼蒙上烟雾,整个人似在蒸腾似在燃烧,似有无穷无尽的气力挥洒不完。

    “原来这才是七幻灵泉最为神奇的地方。”

    感受到**强悍远胜以往的陆峥暗自惊讶,这七幻灵泉不仅重塑武体,竟还让修者功体再进一步,拳拳生风,扩宽经脉。

    陆峥眼睛骤然一亮,手指一点识海,霎时一颗莹润丹丸出现眼前。

    这枚丹丸正是当初他与独孤蚁裳自青帝古墓之中所得那两颗天阶上品丹丸之一,有破而后立的奇效。

    陆峥犹豫了一瞬,旋即眼神一凛,毅然吞下了这枚极品丹丸。

    富贵险中求。以他方才一番异象牵引,迟早会将九头鸟妖招惹而来。他一个小小王阶,如何对付八星武尊的大能妖修?若不趁着七幻灵泉的洗体奇效再拼一把,兴许明年的今日,便是他的忌日了!

    丹丸入口,即化清流,微甜微辣,甫下咽喉,便感全身烧灼,皮肉急剧拉扯绷紧,骨骼僵硬变形,一瞬,陆峥五官扭曲,整个人突圆突方,身形如怪物一般,全身剧痛更是如万针齐戳、万剑齐砍。唯有七幻灵泉残存清流,迅速护住陆峥心脉。心口唯一清凉,叫他不致于剧痛中丧失理智。

    脑海中闪过一幕幕要做之事,要亲近之人。陆峥双拳一握,爆发出一声冲天嘶吼。

    “啊!”

    随着吼声喊出,陆峥脑袋一垂,毫无动静。稍时,竟是身体飘空,浑身绽放火焰。

    火焰翻腾,眨眼便将陆峥身形烧成灰烬。可下一秒,灰烬荡漾,残火摇曳,一抹人形身影再次出现。从蜷缩婴儿,到懵懂孩童,再至青年,步入中年,走向黄昏。一瞬,生老病死,人生终矣。这却不是结束,随着苍老身躯烟化消失,稚嫩幼儿再次出现。如此反复九九八十一回。渐熄火焰再次翻腾蹿高,一抹修长身形赤果走出。

    陆峥面如铁石,无悲无喜,手一翻,黑袍加身。无数剑意自他身后涌出。

    陆峥身形骤然跳跃,流火剑闪现的瞬间,万千剑意汹涌而来,到得近前却如溪流汇川,温润清凉,冲着陆峥全身关窍灵穴,尽数灌入其中。

    流火剑凭空出现,玄阶上品灵剑竟是遥遥对着陆峥的方向恭敬拜了拜,剑身颤抖,似畏惧似臣服,咻地飞来,兀自舞出百种剑法来。

    百种剑法,千般变法,万次演练之后,无数剑法再次归于平凡。返璞归真的一剑,更是激得整个空间再次震颤起来,天幕破洞再次加大,这一次就是两个人并肩而走也没有问题。

    流光环绕的流火剑缓缓停滞,漂浮陆峥面前。陆峥伸手,将之握住,旋即便有一股亢奋战意自胸口澎湃汹涌。

    “咔。”

    重压不可承受,濒临破碎声自流火剑剑身之上传来。

    陆峥表情不变,左手一点心口,旋即一柄黑剑化形而出。黑剑一出,流火剑气势陡生,短瞬竟是从玄阶上品上升为地阶中品!就连剑身裂痕也是转瞬消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