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六十一章 妖市偶遇
    若是寻常,有人胆敢算计自己,管他事前事后有无酒后交底,陆峥的解决办法一律都是格杀勿论。可这一次,面对莫子风,陆峥却只是挑了挑眉,不以为意。

    他早料到此番随行会有危险,但他前来山海妖市并不是只为了陪同莫子风办事,长见识、躲闵云、买护山奴隶,这三件事都是他自己要做的,所以他并不怪莫子风先前有意诱导。

    更何况,莫子风算是他唯一一个朋友。只要莫子风不像张云青那般背后捅刀、欺师灭祖,陆峥的包容性便还是挺高的。

    莫子风见陆峥没生气,暗道稀奇,眼中划过遗憾。他还等着陆峥一怒,他再痛哭流涕一番真情流露的,可惜了一场好戏尚未开锣便就收场。

    作为好事好热闹的莫子风,感到十分遗憾。

    陆峥并不清楚莫子风的心理到底是有多扭曲多变|态,他们这一桌恰好临窗,眼尾一扫,便能看到街道上的情况。

    莫子风喝得较多,正大着舌头把着陆峥的肩膀向他科普。

    “在这里,你可以得到一切你想要的,前提是,你有那个实力,以及享受至宝的命……”

    陆峥左耳听了右耳出,两眼放空往窗户外远望。不多时,便见熙熙攘攘的行人中缓缓走来一位三头人,长手短脚,长了三个脑袋。且那三个脑袋表情不一,分别为笑、哭、怒,看着十分有趣。

    陆峥不禁多看了几眼,那三头人逐渐走近,陆峥正要细看。蓦然,空中飘来一阵熟悉的清淡香味。

    陆峥睁大了眼,不敢置信。他怀疑是自己喝多了产生了幻觉。直到视线最远处慢慢浮现出那道白衣若雪的身影,陆峥才晓得,美梦成真。

    “砰!”

    陆峥突然站了起来,由于力道太凶猛,带倒了身下的椅子,也差点将晕头转向的莫子风给一并带倒。

    “蚁裳,没想到在这儿能见到你。”

    陆峥的身形瞬间出现在十数丈之外的街道上,站在腰系绿丝绦的白衣女子面前,真心实意地笑了出来。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三年中偶尔与陆峥有书信往来的独孤蚁裳。

    山海妖市有太阳的时间很短,一天中十二个时辰只有半个时辰有太阳照射,刚好这时那特殊的半个时辰已过,独孤蚁裳便没有撑伞。

    女子亭亭玉立,婀娜多姿,面容精致,仿若从画中来。

    陆峥都快看痴了。一张从来缺少表情的脸,此刻含情脉脉,眼神都能滴出水来。他从来没想过,竟能在此处意外遇见独孤蚁裳。

    莫子风的脑袋在桌子上磕了一个包,龇牙咧嘴酒醒了大半,气急败坏跳上窗户就要找罪魁祸首,正巧便撞见了陆峥发傻的一幕。

    全程围观,莫子风都看愣了,然后就真相了。感情这陆贤兄拒绝傲云宗小祖宗干干脆脆,是因为心中有人了?再看这人,不得了,居然是万魔窟大小姐独孤蚁裳!

    “陆贤兄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吧?”

    “嗯。”

    云中怪不知何时也凑到窗户边一起看热闹,闻言点了个头,转瞬又道:“我看这独孤女娃也算是值得喜欢的。”

    莫子风嘴角抽了抽,硬是找不到话来接下去。

    只要不是个瞎子或者不是情商太低,任谁一眼就能看出陆峥对独孤蚁裳的感情。

    可惜,独孤蚁裳就是那个情商低的。

    此时骤然见到陆峥,她也有几分欢喜,却表现得比陆峥冷静许多,只是微微颔首,露出一抹浅笑,道:“真巧。”

    “呵呵。”陆峥傻笑,酒劲再次冲脑,有些不清醒。

    “姐姐。”

    这时,远远传来一声饱含孺慕之情的呼喊。

    转眼,便见冷面俊少年从远处一步踏来,一到近前,便一手抓住独孤蚁裳的胳膊。

    来人正是独孤蚁裳唯一的弟弟,独孤离情。

    陆峥眼睛有点发直,视线从独孤离情抓着独孤蚁裳的胳膊再到脸。

    独孤离情也在打量是哪个大胆的,竟敢站在他姐姐的面前。

    四目相对,一方平静无波,一方杀机顿现。

    独孤离情一张冷脸此刻臭得要死,看向陆峥的目光甚至有红光闪过。

    “怎么又是你?想死么?”

    说着,独孤离情的手指微动,一道风刃在他指尖成形。

    独孤蚁裳适时站到陆峥与弟弟之间,安抚地拍了拍后者的手背,在看到前者眼睛发愣很有些头脑不清醒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也顺势拍了拍。

    陆峥先是一愣,旋即一把抓住。

    “找死!”

    独孤离情当即暴怒,趁着自家姐姐愣神的一刹那,一脚将陆峥踢飞。

    陆峥身形倒飞,条件反射地右手一抬,流火剑出鞘。

    “砰!”

    半空突现轰隆巨响,两道身形一黑一白迅速战至一起。

    由于两人过招太快,看起来就像两道流光,不时交织不时分离,爆发出猛烈的火花。

    有行人驻足,看得惊呼。

    “这两人是谁,不要命了?若是再这么打下去,市中巡逻守卫来了,定是要抓去水牢接受酷刑的。”

    山海妖市禁武,禁止一切打架死斗,比之襄云城更过,只要有人违反规矩,立刻投入水牢,一番酷刑之后即刻处死投海。

    独孤蚁裳蹙眉。

    远处已隐隐约约有守卫整齐踏步急速而来的声音。

    有幸灾乐祸地高声叫了起来。

    “守卫大人,这里有两人犯事打架,快快将人抓起来!”

    “砰!”

    一阵地动山摇的巨响,整条街道剧烈一震,先前那个高声大叫的人,面朝下被拍进了坚硬的地板中。

    巡逻守卫黑着脸飞速赶来,举目四望,最终将视线定格在街道一角的人形深坑上。

    “怎么回事?”领头的守卫一脸浓郁的黑煞气息,沉声问道。

    陆峥被莫子风拉着在一旁,捂着鼻子道:“哦,这人喝醉了,刚刚又喊又叫,自己从窗户上摔了下来。”

    陆峥说着指了指背后忘忧楼二楼的窗户。

    大开的窗户旁,云中怪一脸嫌弃,伸手一爪捏碎了窗户旁一整面的墙壁,甩出小山高的财宝,道:“深井冰,真扫兴。”

    其余人:“……”

    独孤离情把脑袋窝在独孤蚁裳的肩膀上,头也不抬,冷冰冰说了句:“姐姐,我好怕。”

    一刻钟后,巡逻守卫问询无果,拖了七零八落据说醉酒跳窗户的人大步离开。而独孤蚁裳两姐弟,则被莫子风笑眯眯地请上了忘忧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