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四十七章 遗愿
    陆峥和独孤蚁裳刚一出古墓,一眼就瞧见了靠在一棵大树上悠哉养神的云中怪。

    云中怪觉察到动静,未睁眼便是哈哈一笑,状似随口道:“哈。听说徒弟你在墓中大显神威,绞杀了两个皇阶高手?不错,不错,不愧是我云中怪的徒弟。”

    陆峥扫过云中怪脚下几具早已失去气息的僵硬尸首,面皮抽搐,反问他道:“那师父你有没有听说,徒弟我差一点就被人家打死了?”

    云中怪脸上笑容僵住,旋即,变脸比翻书还快,一张菊花脸迅速带上真诚和无辜,认真道:“有这样一回事?师父我还真没有听说。不过,人不磨不成才,你此番历险,生死关口走一遭,于你修炼一道大有助益。哦,你瞧瞧,你现在可不就晋了一级,还是灵武两道各晋一级,不错,不错。”

    陆峥现在一听到云中怪说“不错”,便有一点手指发痒。他好想以下犯上怎么办?

    奈何云中怪脸皮比城墙还厚,此时见陆峥和独孤蚁裳相互交握的双手,甚至不忘挤眉弄眼朝陆峥竖起一个大拇指。

    陆峥被云中怪的举动臊得脸红,有点不自在,却也没有将独孤蚁裳的手放开。

    独孤蚁裳看了眼身旁两个相互作妖的有趣师徒,启口道:“此处不宜久留,暂且先离开吧。”

    云中怪敏锐地挑眉,他从独孤蚁裳的话语里听出来一丝不一样的意味,暗想,这俩下定是独吞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此时古墓内外尚且留着几十个不愿离开的杀红了眼的道修和魔修,怀璧其罪,谁知道这些人疯起来会做出些什么。

    云中怪实力强悍不怕事,可苍蝇蚊子太多,也总归叫人厌烦。

    当即,他大手一挥,一手扯住徒弟的胳膊,道:“走。”

    三人飞行千里,途中更是抓了飞行兽类代步,有意抹去行踪,最终在一处偏远山谷降落。

    探查到周围并没有什么修者潜藏埋伏,三人开始相互交换情报,主要说话对象还是陆峥和云中怪这对师徒。

    “这么说,你们不仅找到了青帝成名绝技异兽诀,还拿到了两颗天阶上品丹丸?”

    陆峥颔首,没什么隐瞒地报出两人所得。

    “异兽诀在我这里,丹丸的话,我和蚁裳一人分别保留一颗。另外,还有药材灵器玉简数十件。”

    云中怪自动过滤掉了陆峥最后那一句无关紧要的,他只捡自己在意的听。在听到那最好的宝贝居然是自己的徒弟在占有,上好的丹药也被他徒弟平分了一颗。当即,他望向独孤蚁裳的目光就不一样了。他可是晓得的,在这个地界,一枚天阶上品丹丸,到底意味着什么。除非是傻的,否则没有谁愿意拱手想让。而这女娃居然愿意。

    云中怪当即觉得眼前这长得分外好看的女娃,为人不错,见宝不贪,待人诚心,更是再三搭救他这笨徒弟的性命。看笨徒弟那小心翼翼满心满眼都是笑意的搞笑模样,云中怪捋了捋下巴上的胡须,对陆峥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只是可惜,看起来他这笨徒弟连个表白都没有,否则独孤蚁裳的表情不会如此坦荡荡。

    都和人手指握手指了,还这般坦荡澄澈,不得不说,独孤蚁裳也是个人才。

    此时,这人才也正暗自观察云中怪。

    经过观察,独孤蚁裳也对总喜欢当隐身人作壁上观的云中怪有了些微的高看。

    在寻常的师徒相处模式中,师尊徒恭,若是徒弟得了什么宝贝定要在师父知道或不知道的情况下,主动孝敬一二。云中怪和陆峥这对师徒倒好,做徒弟的,并没有主动上交的意思,只是毫无保留全然信任的交代宝贝大小进项,他倒是不怕师父贪婪多心。做师父的,则诚心为徒弟夺宝而高兴,没有一丝徒弟居然不上缴宝贝的伤心和愤怒。

    看两人相处模式,就晓得,这对小表情总是很多的师徒,其实感情甚好。而在这真气江湖中,如此纯粹的师徒情,少之又少。

    独孤蚁裳与陆峥师徒俩又同行了十数天,待陆峥将鸟篆学得差不多了,她便也告辞离开。

    陆峥虽然不舍,却也并没有多作挽留。

    云中怪拍了拍陆峥的肩膀,说道:“你也成熟了不少。”

    独孤蚁裳离开的第三天,先前不告而别的邝天尺与顾心桐突然找了过来。

    “听说你杀了千枯老魔?”邝天尺一来,张口便是这么一句。

    陆峥诧异消息传播的速度,道:“杨鼎和张云青,也死了。”

    邝天尺呸了一口,道:“姓杨的不过是只纸老虎,除了阴谋诡计、擅长逃跑之外,根本没什么值得看重的。”

    眼高于顶的邝天尺,其言语间充满了不屑,对张云青那个叛门小人则是完全无视了。

    陆峥不置可否,而这时,顾心桐也开口了。

    “如今杨鼎和张云青已死,秋峰大仇得报了,便只剩下他的临终遗愿了。你打算什么时候重建逆苍派?”

    还不等陆峥说话,邝天尺便用怀疑的目光将人全身上下扫视了一遍,旋即十分夸张的大叫。

    “小子!你该不会真如外界传言,搭上了万魔窟的大小姐,甘做他人裙底的小白脸吧!如此一来,重建逆苍派,你还有那个心力?”

    陆峥有些不喜,更不知道这传闻是打来传出去的。就算他心悦蚁裳,也没打算过要靠着她不劳而获啊。

    云中怪同样不高兴,这两个一来就是噼里啪啦一大堆废话,说来说去便是想要他的徒弟为他们完成其同修的遗愿。那壮得像头异兽的家伙更是一句比一句更难听。

    云中怪的脾气向来也不好,当即出口问道:“不知你们是站在什么立场来说这些话的?”

    “什么立场?”邝天尺额头蹦出青筋,显然又要一言不合就动手。

    顾心桐将人拦住了,对云中怪抱拳温婉一笑,道:“老先生,我与邝大哥并无恶意。只是秋峰的遗愿……”

    “遗愿?”云中怪打断顾心桐的话,嗤笑了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