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三十五章 坠落
    地宫通道悄然消失,就连一瞬间被吞噬的失足修者,亦是一句惨嚎都没来得及发出。

    便在众人眼前,一场近乎无声的悲剧蓦然发生了。而神奇的是,还没等众人完全消化眼前的一幕,全新的完好无损的一条地宫通道再次出现,便出现在先前的通道崩毁之处。

    崭新的通道,漫长的石阶,望不到底的黑暗,似乎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更为奇妙的,石阶与石阶周围三五米的范围,再次出现无声的塌陷。

    眼看,地道石阶再次濒临完全消失,尽管知道有可能仍是一个陷进,可更加畏惧地道完全消失探墓化为泡影的修者们,仍然前仆后继冲了上去。

    一脚踏上,下一秒便是无声坠落,快得叫人来不及惨叫,来不及施救。

    时间不过过去几个眨眼,崭新的地宫通道再次出现,这一次,一些聪明的修者改踏为飞,以为飞在石阶上空不与石阶正面接触,便不会再次发生意外。

    可意外还是发生了,石阶再一次塌陷,而但凡靠近石阶三五米范围内的修者无论是否与石阶正面接触,通通跟随坠落,再也没有见识过明天的太阳。

    当崭新的石阶又一次出现在眼前,众人只觉得头皮发麻。

    似乎一切没有尽头,似乎天道玩弄轮回往复无休无止,不同的是,每一次崭新的地宫通道出现,都是一场生死的选择,选择一脚踏上去,等待你的便是下一秒坠落,选择止步不前,给你的便是安然无恙,同样还有无功而返、以及大多数本身资质普通的修者按照既定的轨道继续庸碌无为。

    是一直等待下去看着他人成功方才抬脚?是给自己浑身上下施下一层又一层密不透风的防护阵法一脚踩上去?可无论是哪一个选择,似乎等待他们的都是无休无止的天道捉弄。天道博爱,也平等,有时候愿意洒下机缘,可机缘就在那里,却并不是任何人都有魄力一口吞下的。

    有人忍受不了,发出疯狂的吼叫,有人又哭又笑,突然就脆弱地抱头蹲下,无声哭泣,似乎走火入魔一般。

    每一个发疯的修者,都是被自己逼疯,想变强想前进,却又畏惧失败和死亡。

    陆峥踏前一步,他做出了选择,并将手中如获至宝的伞柄再次递还到了独孤蚁裳的手中。他决定自己先行一步,而不是拖着独孤蚁裳一起冒险。

    云中怪面皮抽搐地发现,他再一次华丽丽地被自己的徒弟无视了。

    陆峥错身越过云中怪,一手流火剑,早已出鞘,紧握手中,左手凭空甩出几个低级的御风符。

    符纸落下,转瞬化成适应这个世界的罡风阵法,遍布陆峥脚底。陆峥踏步而上,如凭虚御风,一步十丈,眨眼已至再一次开始塌陷的地宫通道面前。

    他站在三五米危险范围以内,有人冷笑,似乎已经预见了他的死亡。

    独孤蚁裳与云中怪没动,望着陆峥的眼神却是坚定以及信任。

    其他修者莫名也没动,天地间似乎一瞬成了陆峥一个人的舞台。

    陆峥本人被这个想法惊呆了、乐疯了,暗想自己果然便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不由得嘴角扯出一抹恣意畅快的笑容,想了想过往无数次斩鬼除秽千里追击的生死血战,陆峥向来偏向冷漠的俊脸上洒下一片坚毅执着,一抬手,挥出一剑,竟是主动与咫尺面前塌陷的石阶长龙对轰。

    “砰!砰!砰!”

    瞬间,轰撞带起连击,无人看清尘烟飞散中陆峥的表情,只是一声声爆裂炸响不同以往。似有什么东西打破了叫人头皮发麻的循环往复。

    张云青眼中掠过狂喜,似乎预见了陆峥的死亡,可却在一瞬间,被面容冷肃却隐带兴奋的义父一把扼住了手腕。

    待尘烟散去,塌陷的石阶再次消失,一同消失的还有陆峥持剑挥洒的恣意身影。

    “不自量力。”有人眼中闪过嘲讽,暗自评价。

    也有人暗自可惜,随着陆峥一死,他身怀的精神武技可能再无面世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怀着复杂的心情静静等待下一场天道捉弄的人们,终于惊恐地发现,先前每隔几个眨眼便会再次出现的崭新石阶自此再未出现。

    人群开始惊慌,焦急四顾,方才惊觉,不知不觉间,空地上留下来的人数不到原来的一半。那些根本没有冲上去的修者,居然和陆峥一样,完全消失了。更加叫人难以接受的是,几乎所有大势力全部消失。

    而通往古墓的地宫通道,再未出现。

    “砰!”

    先前讽刺陆峥的人不甘捶地。

    机遇,从来只留给有准备的人。而他们这些人,已然被淘汰。

    陆峥猛然感到一阵失重感,身体急剧下坠,而脚下一片黑暗。

    尝试了几次符阵和挥剑,可惜毫无效果。陆峥索性顺其自然,剑悬头顶,抱臂环胸,急速下坠。

    渐渐的,脚底出现亮光,幽绿闪烁,一簇接着一簇,却并不照亮周围环境,看起来阴森可怖,宛如鬼火。

    旁人可能心惊,曾做了十几二十年天师的陆峥却觉得分外亲切。

    下坠的速度猛然加快,陆峥甚至感受到了暴风打脸的压迫。似乎转瞬双脚便接触了地面。

    砰的一声闷响,与此同时,幽绿亮光急速飞射了过来。陆峥眼前霎时被漫天星火照耀,视线一白,什么也看不清。他干脆把眼一闭,同时转身挥臂,挥剑一划,电光火石间,面前幽绿星光尽速坠落。

    “啊!”

    这时,远处传来惨叫,以及密密麻麻咬碎骨头的声音,依稀间,亦有脚踏实地的闷响碰撞声。

    陆峥皱眉,旋即释然。谁也没有规定,这些感知敏锐的道修和魔修嗅着机遇一窝蜂跟上。只是不知师父和大小姐如何了。

    陆峥刚刚这么一想念,便感身旁落下两道身影。睁眼一看,可不就是独孤蚁裳与云中怪。

    这两人举步从容,神态无波,双眼只在看过来的时候添了几分关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