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章 入乡随俗
    陆峥先后走了数百里,到了三座城镇,终于弄明白了自己到底身在何方。

    这是一个不存在于历史上的国度,准确来说,这是一个异域大陆,真气的世界,以“灵武”为名。

    在这灵武大陆之上,有资质的人依靠天地之中的真气进行修炼。

    所谓修炼,炼体,凝魂,结丹纳气,修炼灵武,或成道修或成魔修,夺天地造化,获改天换地之能。厉害的,吹口气能毁灭一颗星球。更厉害的,跺个脚能让诸天神佛来拜。

    将这些天的见闻翻译成自己所能理解的,越了解越心惊。

    天了个撸!他这是穿越了啊!还穿越成了废物点心!这废物点心还无辜地与邪道大势力结了死仇!

    了解到事情的真相,走在熙熙攘攘的道路上,陆峥胆战心惊。像他现在这样的,就是一个刚修炼的小屁孩都能一个手指头将他摁死!

    除此之外,陆峥还得到一条重要消息。

    先前与阴诡门蓝公子发生小冲突的八卦门悉数被灭,而阴诡门正四处通缉杀了蓝公子的神秘凶手。

    “能杀了蓝公子的那人,怕是八卦门请来的外援,一定来头不小!否则,谁能在众多阴诡门门人的保护下,一举杀了身为二星武王的蓝公子,还能悄无声息顺利逃走。”

    “谁说不是呢?我听说在场的阴诡门门人全部被杀了。若不是八卦门门主死的时候坚决否认蓝公子为他所杀,到现在,恐怕都没有人知道,原来杀了蓝公子的另有其人。”

    “就是不知这人能活多久。阴诡门的少门主对这唯一的弟弟,可是十分疼爱!据说八卦门门主因为供不出凶手的身份,死得那叫一个惨啊!”

    街头的一角,两个挎刀修者低声交谈,如身临其境一般,面露恐惧。

    将八卦听全了的陆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上前拱手,小声询问。

    “不知那凶手有何特征?”

    两个修者被突然出现的陆峥吓了一跳,戒备地看了他一眼,当看到他一头利落短发的时候,目光霎时变得十分古怪。

    迎着这样的目光,陆峥几乎想要转身就跑,可就在这时,对方终于开口了,只道:“据说那凶手奇装异服,留短发。”

    “呵呵。是吗?”陆峥干笑,霎时觉得头皮拔凉拔凉的。

    灵武大陆的人,最常做的装扮便是长袍长裤劲装打扮,无论男女,束长发。

    像是陆峥先前的短衣短裤短发造型,的确有够奇异。所以,那凶手说的就是我咯!

    不自觉地扯了扯身上的长袍,赶在两人再次开口前,陆峥一回身,赶紧加快脚步闪到小巷深处的角落,将衣襟扯下一块,严严实实包在头顶。

    等到陆峥抬袖捂脸从小巷走出,街头原来的位置早没了先前谈话的两个修者身影,也不知是跑去告密了,还是及时遁走害怕麻烦缠身。

    陆峥叹气,继续捂脸,心道:“这样躲下去也不是办法,坐以待毙,那是万万不能的。”

    目前首要的,还是赶紧强大起来。可在这灵武大陆,气场不同,根本修炼不了天师专属的捉鬼法力,且这大陆之上几乎人人修炼,灵魂凝练,心志坚定,死后根本很难成鬼。

    既没有鬼奴差遣,又没有恢复法力的机会……

    陆峥思来想去,最终决定“入乡随俗”,找个稳当的山门,做个不起眼的小弟子,修炼真气,从零开始。

    四处打听,陆峥终于打听到一个自己想要的。

    白云镇附近的逆苍派正在广招门徒。

    逆苍派虽然是个小门小派,可它背后隶属的穹武门却是道修大派,实力可与蓝公子所在的阴诡门比肩。

    一番思量,陆峥果断奔向白云镇。

    到达白云镇的时候,天还未黑,陆峥干脆随着拜师的人群一起往远处山脚走。

    爬了一天一夜,陆峥终于来到逆苍派的大门前。

    这时,前来拜师的队伍大部分已至,收徒必须的资质测验已经开始。

    陆峥兴冲冲地排队,心道:“怎么说我也是一现代一流天师,被选中是必然的,问题是我要不要藏拙。毕竟,若是被掌门或者长老选中做了亲传弟子,那就太显眼了。”

    就在陆峥想入非非之际,主持资质测验的执事站到了他的面前,皱眉问道:“姓名,年龄。”

    “陆峥,二十三。”

    “先前可有修炼?”

    “未曾。”

    陆峥有问必答,自认为态度良好,应答得体。可面前的执事表情却越来越不耐,只道:“目光呆滞,表情单一,必定不慧不明,资质奇差。”

    “年龄太老,骨骼定型,经脉阻塞,下下品!不收!”

    陆峥瞪眼抬头,尚且没有回神,就被个旁边蹿出的小弟子一把抓住胳膊,作势欲拖下山。

    陆峥惊呆了!活了二十多年,他第一次知道,自己是个下下品,还资质奇差。明明还没有开始测验资质好吗?

    还有那一句年龄太老,简直是会心一箭!二十三还很青葱的好吗?!

    气归气,陆峥却没有失去理智。为了躲避追杀,也为了走上修炼这条道路,眼前这个有背景但又没实力不引人注意的逆苍派,正是上上之选。大好机会,他怎么可能平白放过?

    把心一横,陆峥当即用力挣脱小弟子的钳制,涕泪齐下,大声道:“纵使年龄太老,资质太差,可我一心求学问道、造福苍生,听闻逆苍派广纳门徒,不拘泥门徒身份地位。这才前来叩门求教!还请尊者不要拒绝陆峥一片拳拳向学之心!”

    那执事被陆峥说得一愣,再看他表情丰富目光如炬,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道:“你倒是能说会道,挥洒自如。我且问你,何为向学?”

    “每天学习一点点,持之以恒,积少成多,推广传播。”陆峥抹眼泪,谦虚低头,谨慎以答。

    执事点头,眼神中终于带了点赞许,只道:“悟性尚可,心性也算不差。就是这体内的水分略多。”

    “那……”

    陆峥眼带期盼,抬头殷殷望向执事。

    执事见状再次点头,恢复一张严肃脸,对边上小弟子吩咐:“带去杂役房。”

    小弟子赶忙答是,拉上陆峥,一起往门中深处行去。

    陆峥有点不好的预感,出声询问小弟子。

    “杂役房是什么意思?”

    小弟子友好地微笑,宽慰道:“就是叫你做杂役弟子的意思。放心,我派掌门向来广收门徒,只要心性不坏,资质纵使奇差,也会收进门来。你且在杂役房中好生学习,将来有一日必能做到杂役弟子当中的上品。”

    上品杂役弟子,那还不是杂役?

    陆峥心情复杂,总觉得打开世界的方式不对。可好在,逆苍派,他终究是混进来了。

    有小弟子带路,不多时陆峥就来到了逆苍派深处的一个偏僻小院。

    院中荒草丛生,房屋众多,却个个房门紧闭。

    小弟子开始宣布规矩。

    “杂役弟子的工作很简单。每日天一亮,受轮值院长的安排,洒扫煮饭,饲养灵兽伺候灵草,之后洗碗劈柴,正午听课学习,日落便自由安排。”

    陆峥虚心听讲,心想,怪不得杂役房中杂役弟子颇多,院落却荒凉,原来是杂役们每天忙着干活和修炼,根本没有时间打理自己的窝。

    说了规矩,小弟子还不忘提点几句。

    “在逆苍派,只要你安分守己,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总有上升的一天。”

    “今日谁轮值?”

    “师兄,是我。”

    小弟子望着众多紧闭的房门询问了一声,霎时便有一个身着青布衫的青年从其中一道房门中走出。

    青年高瘦白皙,目光熠熠,态度不卑不亢。

    “嗯。”小弟子点头,对陆峥和青年吩咐,“这是新来的杂役弟子,你带他熟悉熟悉。”

    说罢,那小弟子便不久待,转身离开。

    陆峥望向青年,青年望向陆峥。

    两人对视良久,还是青年率先爽朗一笑,和善开口道:“不知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在下张云青,在门派中做了三年杂役弟子。”

    陆峥心中兀自思量。

    做了三年杂役弟子,还这么爽朗阳光,不是自身要求低随波逐流,便是心有抱负意志坚定。

    陆峥觉得张云青应该属于后者。有抱负的人,总是能取得人的好感。

    陆峥对人一笑,道:“原来是张师兄!鄙人陆峥,光怪陆离的陆,峥嵘岁月的峥。”

    “呵呵。师兄不敢当,看你年纪应该和我差不多,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既然大家同为一门杂役,便是兄弟了。若是今后有什么不懂的,随时可以找我。现在我先领你收拾住的地方。”

    “那便多谢云青了。”

    陆峥从善如流,抱以一笑。

    张云青见陆峥为人颇为爽直,也很欢喜,不自觉就和他亲近了几分,路上多讲了些逆苍派的秘闻以及需要注意的点。

    临分别,张云青递给陆峥三本书以及几个粗糙玉瓶。

    玉瓶中装着初级的补气丹和回血散,而三本书则分别是《修者入门》、《真气讲解》以及《逆苍派门规》。

    陆峥道谢收好,略过门规,看起了另外两本书。

    而陆峥在逆苍派的日子,也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