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桓因传 > 第二百章 放开她!
    情况,对于桓因而言已经是再清楚不过了。青袍大天王在冲出那世界以后,定然是趁着东皇钰儿传承土之源力不备之际,用毒将东皇钰儿给逼到了昏迷的状态。而他要做的,就是乘人之危,用最下三滥的手段去夺取土之源力。

    形势,对于桓因而言也是再明了不过了。论修为,在如今无法融合血帝的情况下,桓因不如青袍大天王。虽然差距不大,可差了,就是差了。而论人数,因东皇钰儿已经彻底昏迷,所以桓因不能与之联手,没有半点儿优势。最关键的,是桓因已经中了合欢散剧毒,他的状态,会随着手臂上那根粉色线条的推进不断变差。

    对于现在的桓因而言,其实他最好的选择就是趁着青袍大天王没改变主意的时候离去。甚至可以说,是因为现在青袍大天王关注的重点并不在桓因这边,愿意暂时放桓因这个杀亲大仇人一马,他才有离开的机会。所以,桓因应该珍惜这个机会。

    毕竟,在这种形势下战斗,桓因的胜算实在太低了。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桓因又何必跟形势较劲呢?更何况了,其实他跟东皇钰儿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关系,无非只是做过一场交易而已。而且,那场交易早就结束了。

    只可惜了,他是桓因。

    “怎么,还不走?”青袍大天王冷冷的看着桓因,发现桓因竟然没有果断离去时,不由得眉头皱起。

    桓因再看了看已经昏迷的东皇钰儿,最终一咬牙,低喝到:“放开她!”

    青袍大天王被桓因喝得是一愣,随即不可置信的问到:“你竟然想管这闲事?”

    青袍大天王完全不能理解桓因在想些什么。在他看来,修为到了他这等层次的修士,无不是人精一般的存在。他们最希望得到的,是更高的修为和无限的寿元。而最怕的,则是陨落,是一生的努力付诸东流。

    这两点,几乎算是修为高深之辈的铁律,也是行为处事的准则。哪怕是至亲之人放到这两点面前,也会在特殊的情况下被果断摒弃。

    就比如青袍大天王自己,若是此刻他跟桓因换个处境,桓因又挟持了他的幼子,他心虽痛,可也会果断放弃幼子,选择独生。

    如此,桓因完全有悖于常理的选择,完全出乎了青袍大天王的意料之外。

    只是,青袍大天王毕竟不是桓因。桓因修道一生,懂他的人不多。可若是真懂他的人就会知道,此刻桓因是实在无法看着东皇钰儿这个弱女子任由青袍大天王凌辱。

    如今的桓因,他也会审时度势,也会勾心斗角,也会追逐利益。可是,当真正触及他底线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你才会发现,他的底线从来都没有变过。那是他从人界出生起,还是一个初踏道途的少年时,就建立起的最基本的处事观念。

    桓因没有回答青袍大天王的问题,不过他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五尺长剑,正是宝剑刑天!

    青袍大天王虚眯起了眼睛,桓因的选择,倒是真的让他太意外了。他终于从东皇钰儿的娇躯旁移了开去,又往前走了两步,开口到:“既然你要找死,我也不介意先杀了你,为接下来的风流助兴!”

    说罢,青袍大天王单掌朝着桓因猛然一按,竟是选择了直接出手!

    青色的光芒携带着的是难明的道法气息,这气息桓因一时也分辨不清,只觉得其中所蕴含的力量之强,之刚猛,让自己心神狂震。

    看来,桓因打断了青袍大天王的好事,所以他也没什么耐心了。他出手之间,没有太多试探,有的最多的只是杀意!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桓因大吼,他知道如今这形势下,自己与青袍大天王只有一个能够活着出去。于是,他也没什么可保留的了,直接就暴起厮杀!

    刑天一抬,剑身之上那火红色的波纹立马就变得极为显眼起来。而后,桓因灵力灌注到剑身当中,那火红的波纹竟然开始了流动,显得极为妖异。

    下一刻,桓因长剑挥舞,一道火红色的气浪直接就从剑身之上喷薄而出,径直朝着青袍大天王的青光冲了过去!

    “轰隆!”两个超级强者的对轰,其能引起的声威又岂能如同寻常?更何况,这初次照面的轰击,双方都没有留手太多。

    宽大的空间之中,火红与青两种颜色近乎占据了大半,分庭抗礼。而爆炸所引发的震动则是让得整个空间都动荡了起来,竟有种随时都会崩塌之感。

    不过,这地方毕竟是东皇家的祖境,是东皇太一创造出来的地方。这里的坚固程度,显然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摇晃得再厉害,这里却连灰尘都没有扬起多少。显然无论桓因和青袍大天王怎么折腾,在他们分出胜负以前,这里只能是他们唯一的战场。

    轰鸣越发剧烈,碰撞也越发猛烈。三息以后,双方道法的交锋声势达到了巅峰,而桓因和青袍大天王的压力自然也来到了最大。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两道身影从道法光影之中倒退而出,分别朝着两个方向。这两道是身影,其一自然就是青袍大天王,他的面色略有苍白,显然桓因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