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桓因传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夺魄勾魂
    “公子,像您这么豪爽的人,就算是玉妈妈我也都见得不多呀。”此刻,玉妈妈已经带着桓因走在一条花间小道上,他们要去的地方,自然就是那牡丹王颜钰红的所在之地。

    桓因脸上带着淡淡笑意,偶尔看向那终究没招架得住自己仙玉攻击的玉妈妈,没有说话。

    “公子,您是体面人,既然您非要见一见牡丹王,玉妈妈我成全您便是了。不过有些话,玉妈妈我还是得说在前头,以免公子回头来找我的晦气。”玉妈妈继续说到。

    桓因笑到:“哦?玉妈妈有话不妨直说。”

    玉妈妈说到:“牡丹王虽然是我百花坊最漂亮的姑娘,可自从她被钵利王看上以后,人就变得越发傲气了。尤其是到了现在,别说是您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很难见到她,就算是我这个一手把她带起来的妈妈,能不能见到她,也要看她的心情呐。”

    桓因面色不变,说到:“听玉妈妈这话中的意思,是说就算是你现在带我过去了,也不一定就真的能见到牡丹王了?”

    玉妈妈点头到:“正如公子所言呐。在现在的牡丹王眼中,就算是我这个妈妈,那也快要不是个妈妈了,就要变成了下人。所以我能做的,就是给公子把路引到而已,仅此而已了。”

    桓因淡淡一笑,说到:“玉妈妈是想说,刚才我给你那九千仙玉,就只是个引路钱而已。如果我之后还是见不到牡丹王,可不能后悔?”

    玉妈妈尴尬一笑,说到:“若是能为公子引见,我自然做到。可是如今牡丹王所在的牡丹花园周围都被布下了种种机关阵法,牡丹王她自己修为也是惊人呐。以往在没有得到她本人允许的情况下,也有过军爷去强闯牡丹花园的。不过自从多人受伤,还有三人当场死亡以后,就没人再敢那么干了。大家都是要找到我这个妈妈,然后由我带路到了牡丹花园门口,我小心通报一声,获取允许以后,才能进入一睹芳容。就连我自己,那也不能例外呐。”

    桓因说到:“玉妈妈不用在意,我明白没有你,我会连门路都会摸不到,所以不会后悔付出仙玉九千。不过我倒是好奇,那牡丹王在你们这等风月场所布置阵法机关,甚至还伤人杀人,她就不怕砸了你们的招牌,还招来祸端吗?”

    玉妈妈苦笑到:“大人有所不知,据说那些机关阵法乃是钵利王亲自布下的,而钵利王更是说过牡丹王是他的女人。如此,除非……除非是钵利王那大哥来了,不然谁在牡丹花园中吃了亏不也只能忍气吞声吗?”

    “只是有一点很奇怪,为什么钵利王这么稀罕牡丹王,就不把这个妖精收回府中去呢?他把这妖精留在这里,又让人很难见到,反而让这妖精如今变得是越来越抢手了。”

    玉妈妈说到最后,已经变成了低声的自语,不过桓因还是给听了个一清二楚。

    玉妈妈不清楚的事情,桓因却是能够猜到个大概。那牡丹王身为一个西方八天的奸细,却能在钵利王面前蒙混过关,甚至如今都不被东方八天的大天王发现,其修为之高,手段之强,恐怕有些匪夷所思。所以,以这女子的本事,想要既钓住钵利王这条大鱼,又不跟他走,那又有何难呢?

    反倒是牡丹王恰恰不可能跟钵利王回府,因为她一旦去了,就与大天王距离太近。纵然她有天大的本事,可想要在一个大天王眼皮子地下始终不被发现,那又怎么可能?那种本事,可就不是区区一个奸细能有的本事了。

    走了许久,让桓因都暗暗感叹这百花坊之大,玉妈妈终于带着桓因在一面花墙之前停了下来。

    花墙这百花坊中比比皆是,可眼前的花墙却是特殊。因为这花墙只有一色,乃是血色。而成墙之花也只有一种,乃是牡丹!

    “血色的牡丹?”桓因看着面前的花墙,嗅着那明显是牡丹花的香气,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玉妈妈点头到:“牡丹王她除了姿色绝艳,修为高深以外,还是个养花的高手。据说她还没到我们百花坊的时候,每会一名男客,都会找其要一滴鲜血,有的,甚至还会更多。而这血牡丹,其实就是以那些男子鲜血为养料,被培养出来的一种在别处看不到的牡丹花。”

    “竟还有这种事?”桓因有些不敢相信,深吸一口气时,发现花香之中竟然当真隐含淡淡血腥气息,不由更加吃惊。

    最关键的是,那淡淡的血腥气息明显被花香镇压,让得桓因仿佛看到了一个踩在千万具男性尸山上的血色妖影。

    “公子稍侯,我这就为您禀报。”玉妈妈对着桓因躬了躬身,开口说到。

    “玉妈妈只怕是不用假装禀报了吧。”玉妈妈刚要离开,桓因却突然开口了。

    玉妈妈身子一颤,转过身来,有些勉强的笑到:“公子此话……是何意啊?”

    桓因说到:“此地尚有三道男子气息留存,一道比一道要淡。这说明,之前玉妈妈怕是连续带过另外三个人前来此地了,只是他们都被牡丹王拒绝,最终无奈散去。”

    玉妈妈面色一变,桓因接着说到:“玉妈妈是明知今日牡丹王没兴趣见客,你却一个一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