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横滨搞事分子 > 第75章 代劳
    最后还是福泽谕吉自己抬手抓住那只越来越过分的手, 强行挪开,把森鸥外的手挪开后,他脸上明显有一处红痕, 在那张严肃的脸上, 格外显眼。

    “社长……”国木田独步欲言又止,看着福泽谕吉的脸, 他面色古怪。

    福泽谕吉忽略国木田独步的迟疑,对着便衣们道:“这样可以确认了吗?”

    “可以了可以了。”两个便衣猛地点头, 他们不是眼瞎,不是没有看到空气中奇怪的氛围。

    “既然这样, 他也要检查对吧?”福泽谕吉说着,以拔刀的速度抬手,扯了几下森鸥外的脸。

    森鸥外的愉悦还没有消失, 感觉到脸上传来的痛感, 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银狼阁下, 您的报复心是不是有点重?”

    “何来报复之说, ”福泽谕吉虽然面上表情淡淡, 但说出了一种理直气壮的感觉, 让人不自觉信服, “你也需要检查, 对吧?警察阁下。”

    “对……对!”

    森鸥外眼睛眯了眯。

    还没人敢这么对他, 这么多年,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 有茧的指腹带着粗糙感,至少比他脸上的皮肤来得粗糙, 接触间, 有种怪异的感觉在心里产生, 道不明的感性让一直习惯理性的森鸥外感到畏惧。

    有什么超出他的掌控范围,是不能控制的事情。

    福泽谕吉捏脸的动作像是持续很久,又像是只一瞬,森鸥外从那复杂的感性中回神,发现脸上已经没有那略粗糙的触感了,只余下残存的痛感。

    森鸥外垂下眼眸,挡住眼里自觉多余的情绪。

    酒井宴眨巴着黑亮的眼睛,森鸥外终于深呼吸一口气回头,扯出森然笑容:“芽伊,今晚回去后我有个任务要交给你,明天执行。”这眼睛亮得跟灯泡一样,明天就得把他踢走!忍得心肝都疼。

    “好。”酒井宴乖巧点头,没有意外。

    脑海中忽然迅速闪过一抹灵感,酒井宴登时神色就变了,他原本聚精会神八卦,现在聚精会神在宴会厅里面找杀生丸的踪影。

    杀生丸的脸,酒井宴美滋滋的,心中的愉悦都快要溢出来了。

    找到目标,杀生丸站在凌月仙姬身侧,他们前边站着中森,看情况,像是在说明情况,还没有“下手”,酒井宴眯了眯眼睛,侧眸对森鸥外道:“森先生,我去那边一下。”

    不等森鸥外回答,他就走过去了,森鸥外瞧着他的背影欢快得仿佛要蹦跶起来,眼里浮现狐疑之色。

    酒井宴不怕森鸥外看到,看到他就说见色起意或者想按个头,刚被他祸害过的森鸥外不会怀疑,巴不得他赶紧去祸害别人。

    酒井宴走到杀生丸那边,杀生丸目光移了移,他移开视线,中森警官他们也看向杀生丸看的地方。

    “你是……”中森警官很记得酒井宴。

    酒井宴看到杀生丸的目光,知道杀生丸这是认出他,刚刚喷的过量香水没用,只有让他自己腻得慌的效果。

    既然认出来……那就不管了,酒井宴选择放飞。

    “警官,需要代劳吗?”酒井宴问,天生微挑的眼角泛着笑意,礼貌的询问像是一个涵养极好的好心人。

    中森正头疼着,听见酒井宴这话,喜出望外,但很快又被迟疑和困恼所代替:“代劳当然非常可以,但是……”他欲言又止的意思不言而喻。

    酒井宴看出中森未尽之言,转头看着杀生丸,微弯的眉眼收敛危险锋芒,比起男性打扮的时候,现在看起来更加柔和,在灯光下,眼里的盈盈笑意潋滟宛若宝石。

    所有表现都在释放着我没有威胁这个意思。

    “您觉得呢?”酒井宴问。

    杀生丸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眼神里的波光平淡,清冷得如同一抹无法抓住的月光,只看得见摸不着。

    中森感到头疼,该死的基德,偏偏挑这种场合,对着这些身份高地位高的人,他好难做人啊。

    正当他以为杀生丸这个意思是冷漠拒绝时,却见那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女孩大胆伸手,他惊愕起来,担心下一秒这个女孩的手被对方闪开,到时场面尴尬……

    没等来社会性死亡的尴尬场面,却等来了让中森瞪大眼睛的场面,那个冷漠至极的青年没有闪过!

    酒井宴手动到杀生丸的脸,心想不愧是妖怪,皮肤触感非常好,像上好的羊脂玉,真的是肤如凝脂这种感觉,但比起人,这温度偏低,更像玉。

    跟杀生丸冷若冰霜的性格比起来,他的皮肤真的是反着来,过于好的触感让酒井宴迟疑了几秒,然后很快便快乐地捏了捏。

    触感过于美好,跟捏馒头一样。

    “是真的。”中森警官怕时间过长杀生丸会不耐,赶紧说,怕出现尴尬场面。

    酒井宴眼里闪过遗憾,放下手,后退了一步。

    凌月仙姬眼里则是闪过了诧异之色,随即眼里浮现不明意味,倒是有趣,杀生丸居然会让一个人类近身,她记得这个人类是上次在宝石展见过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