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横滨搞事分子 > 第64章 叛逃
    太宰治在酒井宴这里赖到半夜, 挥挥手精神抖擞地出门,反之酒井宴在关上门后叹了口气,最近一段时间怕是麻烦事不少。

    第二天上班, 酒井宴进到自己的办公室, 手底下人拿过来几份堆在一起的文件盒, 那人把文件盒放下的时候, 酒井宴耳朵听到一点细微的滴答声。

    “?”

    酒井宴疑惑地伸手, 把堆在一起的几个文件盒分着拿下来, 有一个里面有晃动感,他把那个盒子贴到耳边,迟疑地仔细听里面的声音。

    “……”

    不是错觉,里面真的有声音!

    酒井宴瞬间瞪大眼睛,身体的动作比大脑运转速度还快, 猛地站起就想把手里的文件盒扔出窗口,但是来不及,在他转身要扔的一瞬间,手里的文件盒发出滴的一声长响, 爆炸了。

    “嘭——”

    “酒井先生!”外面走廊的守卫听到声响立刻冲进来。

    酒井宴的房间里面弥漫着爆炸的烟雾,白色弥漫, 烟雾呛得让人留出生理性眼泪, 不断咳嗽。

    “咳咳……”酒井宴的手在脸上煽着, 挥开烟雾, 从一旁走出来, 半边衣服有烧焦的痕迹, 脸上满是烟尘, 灰头土脸。

    “酒井先生!”

    “您没事吧?”他们走过来, 酒井宴拒绝他们的搀扶, 摆了摆手,朝着门外大步走去。

    “咳咳咳……”酒井宴走出房间,空气清新了些,他跟旁边的人拿了纸巾,冲去这一层的厕所,把纸巾沾湿,在眼睛上抹了过去。

    活过来的感觉,酒井宴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刚刚差点完蛋,不用想他都知道炸弹是谁放的,酒井宴捏着水池边缘,手背青筋凸起,额头太阳穴突突直跳。

    记忆回到昨晚,他问太宰治这几天会离开港黑却在这个时候上门找他,到时候他该怎么消除别人的怀疑,太宰治神秘地说他自有办法。

    现在他知道是什么办法了,酒井宴脸色不是很好看,很想把太宰治拉过来揍一顿,不过既然炸.弹爆炸,太宰治目前不可能来大楼了,别说大楼,也不在他家。

    没想到太宰治居然在今天就走人,酒井宴实在是没料到。

    外面有几个人进来,担忧地询问:“酒井先生,您没事吧?现在正在查监控。”

    “没事。炸.弹被放在文件盒里面,监控查查刚才送文件盒上来的那个人的踪迹,”酒井宴往脸上拍水,一边洗脸一边吩咐,“再看看他接触过什么人。”

    “是。”

    一部分人分出去查,另一部分就站在厕所门口警戒着,双手持.枪,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虽然知道怎么回事,样子还是要做一做。

    酒井宴一边洗脸一边想,眼角余光瞥着外面戒备的港黑众,心叹麻烦事从这之后开始。

    洗完了脸,酒井宴接到森鸥外的电话。

    “宴君,你没事吧?”森鸥外声音语气关怀。

    “没事,爆.炸前我躲开了。”酒井宴说着,瞥了一眼自己左半.身,这边的衣服看起来很是惨兮兮,爆炸的时候他召唤出傀儡挡了最剧烈的冲击,但速度略慢,左半边没来得及遮挡完全。

    有些火辣辣的感觉,酒井宴轻抚左臂,会疼他立刻松开手。

    “没事就好,这次的袭击你有头绪吗?”森鸥外问,“居然能破除大楼的重重安保,不能小觑。”

    确实是不能小觑的人,但也是内部人员,后者说原内部人员,酒井宴腹诽,嘴上装着茫然:“没有头绪,最近应该没有什么和港黑冲突剧烈的组织。”

    “是么,”森鸥外那边没有马上说话,像是在思考,“我已经吩咐下去查这件事,太宰或许差得更快,他的电话打不通,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酒井宴眼皮一跳,语气自然地回答:“他昨天拿着一瓶酒去我那里,半夜回去,可能在家里睡觉吧。”

    “已经上班时间了,真是不省心。”森鸥外叹了口气,把电话挂了。

    酒井宴把手机收起来,对着还在洗脸的破鸦道:“我回去看看办公室的情况,顺便换一件衣服。”

    “嗯。”破鸦语气含糊地扔过来一个语气词。

    走廊一路过去,警备力量明显增强,走回烟雾还没散的办公室,酒井宴把里面扫视一边,情况惨不忍睹,短时间内他这间办公室是无法使用了,而且不少重要文件也被爆炸损毁。

    酒井宴骤然想起来昨天写的一个总结,那是部下提交给他的各个小组近期任务的总结,他飞快去记忆中放着它们的地方走去,蹲下身,从被炸成块的桌子下找到文件夹。

    毁得差不多。

    破鸦悠悠地从门口晃进,看到酒井宴苦大仇恨地看着一个破损的文件夹,疑惑地飞过去:“你怎么了?”

    酒井宴咬牙切齿地说:“我写了一天的总结!”

    叛逃就算了,还炸了他个猝不及防,把辛辛苦苦写的总结给炸没了,他可没有保存电子档,只是先在纸上归总重点,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