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横滨搞事分子 > 第63章 可悲
    森鸥外与异能特务科的人达成了交易, 得到了异能开业许可证,Minic的事情似乎已经画上了句号,但这件事情里面遗留的问题让几个人无法画上句号。

    酒井宴写完任务报告提交给森鸥外之后,去织田作之助的病房看他, 现在还没有过十二个小时, 织田作之助还没有醒来, 静静地躺在床上, 他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病床边。

    说实话, 酒井宴觉得以森鸥外的性格,会在织田作之助没有知觉的时候搞一个暗杀,所以他来了,不过他似乎把森鸥外想得太坏或者想得太简单, 他在这里一直坐到晚上, 晚饭都在这里吃, 没见到任何危险人员。

    “哟,宴君, 怎么在这里吃泡面?”太宰治推开房门, 诧异地看到酒井宴坐在圆椅子上, 翘着二郎腿端着一碗泡面在吃。

    酒井宴瞥了他一眼,把泡面吞进嘴里。

    “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就为什么在这里。”

    “真是善良呢宴君。”

    太宰治双手插在口袋里面, 停在酒井宴身侧,俯视着躺在床上的织田作之助,像是自语又像是说给酒井宴听:“刚刚我查到了, 森先生透露给纪德织田作有□□, 纪德查到了那些孩子的所在地。”

    “虽然不是直接的仇人, 但以他的性格, 这种不稳定性的因素都是潜在威胁。”酒井宴转头看着房门,确认外面没人才说。

    “唔,他猜疑忌惮的人又多了一个呢,”太宰治眯起眼睛,“自杀的我还没有死。”

    酒井宴冷漠:“有一句话叫做祸害遗千年。”

    吞下最后一口泡面,酒井宴站起身走出去。

    “你去干嘛?”太宰治问。

    “看完病人自然离开啊。”酒井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打开房门走了。

    第二天织田作之助醒了,知道了事情经过,对太宰治和酒井宴不跟他商量就直接来的行为表示严重抗议,很是无奈。

    酒井宴三天后去酒吧碰到了织田作之助,被对方长辈一般的苦口婆心说到拔腿逃跑。

    生活恢复日常,一周后,酒井宴下班回家,在看电视的时候,有人按了门铃,他的第一反应是戒备,疑惑门口是不是来袭击他的人,透过猫眼看,外面站着的人居然是太宰治。

    酒井宴打开门,诧异地问:“你今天怎么来我这?”太宰治虽然来过他家,但次数一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

    太宰治笑眯眯地举起手里的酒:“要跟我喝一杯吗?”

    酒井宴一愣,目光复杂了几秒,随即开玩笑地说:“说到酒,我就想起之前被中也误打的那一拳,明明应该打在你脸上才对。”

    太宰治迈着轻快的步伐进门:“我可听说之后中也让你在他的酒窖里面挑了一瓶好酒。”

    “确实是好酒。”

    酒井宴脑海里浮现那个坐在床边赏月饮酒的声音,面色不由得宁静下来,唇角弧度真切。

    太宰治摸着下巴,笑得贼奸:“看你一脸愉悦和幸福,莫非你把酒送给你找的那个情人?”

    “不是情人,”酒井宴把门关上,走回沙发上坐下,“你今晚来找我就是来找我喝酒?我平时对酒的兴趣不大,要喝酒你应该找中也,他也快回来了吧,就这几天。”

    说着,酒井宴眼里闪过一抹深意。

    太宰治把就放到茶几上,在酒井宴身旁坐下,坐姿散漫,几乎是躺坐着没个正行,他用抑扬感慨的语气道:“就这几天啊。”

    这话里信息量挺大,酒井宴深深地看了一眼太宰治,没细问,语气仍旧随意:“你不要喝得醉醺醺的,我没有收留你过夜的打算。”

    “反正沙发我也可以睡,”太宰治左右瞧瞧,“宴君,你家的杯子呢?”

    酒井宴走去拿杯子,这里他一个人住,也没多少人来,东西不是很多,看着还有些空旷,他从柜子里拿出两个玻璃杯,放到桌子上。

    太宰治看到他拿过来的杯子,诶了一声:“宴君,用这种杯子喝没气氛。”

    酒井宴白了他一眼:“大晚上拿着一瓶酒跑到我家来的人没资格说这种话,要气氛去酒吧。”

    “这不是突然想你了嘛,”太宰治把下巴搭在桌面上,“以后说不定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见面。”

    酒井宴一阵沉默,太宰治已经把话说得很明显了。

    “不过宴君你要是舍不得我,可以来跟我一起玩,”太宰治笑眯眯地说,“织田作也一起。”

    酒井宴仍旧没有说话,拿了开瓶器把酒瓶打开,将酒倒入杯子,这个动作他不久前也做过,但那时候跟现在不同,那时候的酒里是宁静弯月,现在则是另一番滋味。

    “宴君,莫非你喜欢森先生?”太宰治眼睛微眯,开玩笑地问,“真是看不出来啊,明明你很讨厌工作。”

    酒井宴低头看着玻璃杯,半响道:“不是喜欢,只是习惯。”

    这一身的本领适合在黑暗世界,若是离开港黑他还真很不适应,而且说到底,当初也是森鸥外把他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