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横滨搞事分子 > 第62章 治疗
    酒井宴干脆利落地回复两个字给太宰治:“没有。”

    太宰治有点傻眼, 瞪大眼睛愣愣地看着酒井宴,对方那理直气壮的语气以及毫不心虚的表情让太宰治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酒井宴安抚道:“安心,我可以治, 不要露出那种傻子表情。”他说着,人偶原本作为武器存在的指甲缩了回去,恢复正常的长度和尖度。

    太宰治看到人偶的变化, 思考因为失血而有些迟钝,但不妨碍他想起之前的事情,那次他拉着酒井宴跳下大楼, 就是那次他亲自实验了一番,那个人偶不会因为他的异能力而消失。

    所以换一个思考方式便是……

    太宰治眼睛亮了亮,他可以接受异能力的治疗!以后可以更大胆地实验各种自杀方法, 不用担心没死却断胳膊断腿之类。

    “嘶……”太宰治正畅享美好的未来, 腹部骤然传来更加强烈的剧痛, 让他整个人瞬间都似乎灵魂撕裂,低头一看, 酒井宴的手正按在他的伤口上,正在徒手取子.弹, 细细的白线一点点拖出。

    抬眸对上酒井宴那犀利又“慈祥”的目光,对方很是温柔地说:“太宰,你最好不要想什么额外的事情,否则我不介意送你去医疗部那边做一个腿部截肢手术。”

    即便是太宰治也感觉双脚有些凉飕飕, 他讪笑道:“宴君,我才没有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啦, 还有我是伤患, 还是被你害成这样的伤患, 你是不是该对我好一点?”

    酒井宴右手缠绕着人偶的治疗念线, 按在太宰治腹部伤口上进行着治疗,见太宰治还这么能说话,觉得他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你安分一点,治疗很耗费精力,多来几次我得多睡很多次。”酒井宴道,目光在太宰治身上的口袋里面搜索着,“你有多带绷带吗?”

    太宰治经常一身绷带,应该有外带一些吧。

    “有,给。”太宰治从上衣内侧的口袋里面拿出绷带,不是一卷,而是被弄成扁扁的一包。

    他大概猜到酒井宴的用意,没有打电话给医疗部的原因除了酒井宴可以自己治疗他的伤口外,还因为酒井宴不想暴露异能的特殊性。

    人间失格可以无效化所有异能力,不存在例外,除非不是异能力。

    太宰治眼睛微眯,酒井宴果然藏着很多秘密,他是在好奇得很……

    “嘶……”太宰治感觉道腹部又被不小的力道摁了,抽了口气,委屈巴巴地说:“宴君,好痛啊。”

    “有功夫撒娇,还不如把你那些多余的想法扔掉,”酒井宴冷酷地说,“还有一个大男人别那么怕疼,中也经常迁就你,我可不会迁就你。”

    “小矮子明明经常不迁就我,偶尔脑子抽了才迁就我。”太宰治撇了撇嘴。

    “别那么多废话了,受了伤还这么有精力说话,看来你已经没事了。”

    酒井宴停止释放治疗的念,撩起太宰治的上衣查看伤口治疗情况,已经没有流血了,看着在结痂过程。

    “不继续了吗?”太宰治有些纳闷,怎么不直接治疗完。

    “接下来靠你自己自愈比较好。”

    酒井宴的治疗其实是加速人体自愈的过程,念能力的治疗大多都是如此,这个步骤消耗的是被治疗者的精力,一次性消耗太多的话对人体是有不小的负担。

    对着太宰治不解的眼神,酒井宴简单地解释:“再治疗下去会对你的身体加重负担。”

    酒井宴一边说着,一边把太宰治拿出的绷带拆开,让他自己抓着撩起的上衣,他则帮太宰治把绷带绑上,一圈圈缠好后,酒井宴拍拍手。

    “完工。”

    太宰治摸了摸腹部,还有些疼,不过负担,难怪他从刚刚开始突然觉得很累,原来不是受伤后产生的错觉,是真的身体产生了疲惫感。

    “现在可以打电话了吧。”太宰治干脆盘腿坐在地上,拿出手机给部下打电话。

    “记得别说你受伤的事情。”酒井宴道。

    “这剥夺了我请病假的权利。”太宰治前后摇摆着,笑嘻嘻地说,言语中的意思很明显。

    “要救织田作的是你,我是可救可不救,”酒井宴拒绝接手太宰治的任何工作,“你死心吧,别想把工作丢给我。”

    “诶……”太宰治神色沮丧,腰弯着,看着很是颓废丧气。

    酒井宴明知太宰治绝对是装出的这个模样,但看着对方那张俊脸,伤心忧郁的垂眸有种让人忍不住帮他的想法。

    酒井宴揉了揉太阳穴,不知道是良心未泯还是颜控发作,他到底还是无奈地说:“最近一段时间中也要揍你我会帮你拦住,不要再装出那副我欺负你的模样了。”

    太宰治扬起脸,瞬间抖擞,右手在下巴上比了个“七”:“宴君,你是一个大好人!”

    总觉得未来一段时间没什么好日子,酒井宴撇开眼神,不去看太宰治那狡黠和得逞的神态。

    没一会港黑的人就来了,芥川龙之介作为太宰治的直属部下,自然是也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