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横滨搞事分子 > 第60章 代替
    “我还能在这种时候来一个玩笑?”酒井宴道, “织田作现在正在去那个纪德给的地方的路上吗?”

    “对,”太宰治握着手机,“刚刚出发。”

    酒井宴看着有所准备的太宰治, 不是很明白他现在为何还这么悠闲地站在这边跟他说话。

    他的疑惑目光太宰治收到了,后者笑眯眯地伸出手指着酒井宴:“这不是有你吗, 答应帮我。”

    “给我地点, 现在过去应该拦得住,”酒井宴道,“你的人手记得帮我拦截Boss的人,我可不想半路吃一个狙击手的子弹。”

    “你一个人?”太宰治好奇,“那种预知未来危险的能力,即便是你也会觉得棘手吧, 还是你有什么隐藏技能?”

    “织田作不是想写书,沾了血的手, 对于他来说就不能写了吧。”酒井宴轻笑一声, 语气戏谑, 戏谑藏着一丝严肃之感。

    太宰治沉默半响, 定定地看着笑得戏谑的酒井宴,过了一会, 他露出一个微笑:“难得你这么温柔呢,那就拜托你啦,我去睡个觉。”

    酒井宴抓住太宰治转身后的后衣领,扯出一抹核善的笑容:“谁跟你说你可以走?”

    “嗯?”太宰治侧头,看着笑得格外张扬和“邪魅”的酒井宴,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虽然你的战斗能力对上纪德是渣渣, 但是只要我傀儡戏缠绕在你身上, 你就有机会近纪德的身, ”酒井宴嘴边的笑容逐渐扩大,“中也回来我会跟他说你近身战进步很多,可以在战斗中阻断纪德的异能。”

    太宰治:“……”

    他好像感觉到了满满的恶意,他下意识伸手往后一挥动想挥开酒井宴揪着他后衣领的手,酒井宴放手了,但门那边前面浮现一个傀儡,挡住了太宰治的去路。

    “放心吧,死不了。”酒井宴抱臂,咧嘴笑得明媚。

    ……

    “你去会死的。”一处人烟较少的桥上,步履匆匆的织田作之助与抱着一堆文件走来的少年相撞,少年认真地对他说这话。

    “我知道,但我必须……”织田作之助习惯性蹲下帮少年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文件,下一秒脸色大变,脑海中浮现短暂时间后的危险。

    “来不及了哟,织田作君。”桥面的栏杆上不知何时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人面带自信的笑容,另一人则是被他按着肩膀,笑容有些苦涩和勉强。

    “酒井君,太宰?”织田作之助愕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人,手里有问题的文件掉落,“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这个家伙似乎不想让你死。”

    酒井宴拍了拍太宰治的肩膀,随即笑眯眯地对江户川乱步挥手,声音轻快:“谢谢啦小侦探。”

    “不是小侦探,”眯眯眼的少年睁开眼睛,“是大侦探。”

    “嗯嗯,”酒井宴没反驳,“真是多亏你了,不过织田作君,没想到同样的计谋你会上第二次当。”

    “大概是因为他觉得纪德都给他地址让他过去进行生死战了,不会在做这种阴险的陷阱。”太宰治无精打采地说,鸢色的眼睛里没什么光,像极了熬夜后第二天还要早起去上学的小学生。

    无精打采也不忘抹黑酒井宴。

    “太宰,论阴险你可比我阴险多了,比起我这种作战系的,你这个头脑更被恨得牙痒痒。”酒井宴瞥了太宰治一眼,意有所指。

    织田作之助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也说不了什么,他倒在地上,刚刚他接触的文件上摸了毒药,跟之前那个球一样,即便预知到也晚了。

    酒井宴从桥的栏杆上跳下来,太宰治随即跳下来,看着中毒晕过去的织田作之助,恶劣地戏谑道:“事不过三,下次织田作应该不会随便乱碰路边的东西了。”

    “不一定,他那老好人的性格难说。”酒井宴道。

    江户川乱步看着这两人,撇了撇嘴:“贵圈真乱。”

    酒井宴闻言,视线从织田作之助身上转过去:“哪里乱?”

    江户川乱步做了一个鬼脸:“你让我说我就说吗?当你欠我一个人情,以后记得要还哦。”他说完,拿着塑料袋把那些文件都收起来,迈着正常的步伐离开这里。

    “那个人感觉不一般,”太宰治双手插在口袋里面,视线追着走远的江户川乱步,“你是怎么跟他认识的?”

    酒井宴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根棒棒糖,举起:“我跟他说,帮我一个忙有糖吃。”

    太宰治挑眉:“你要是年纪再大一些,那个人年纪再小一些,我说不定得去警察局捞你。”

    他说着,伸手抢过酒井宴手里的棒棒糖,自顾自地拨开了糖纸,把糖放进嘴里,并嫌弃地说:“真甜。”

    “甜的不喜欢,那来点苦的?”酒井宴从另一个口袋里面拿出黑巧克力。

    “我拒绝。”太宰治往前走了几步,一队穿着黑西装的人从桥头走来,对着太宰治和酒井宴微微弯腰。

    “织田作没个12小时不会醒,”太宰治信誓旦旦,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