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横滨搞事分子 > 第20章 伪装
    “才不是客人,是不速之客。”太宰治的声音很快在这之后出现。

    酒井宴走到最底层的阶梯,迈开脚踏入这间地下酒吧,扯出一抹不善的笑容:“太宰,还记得你的工作吗。”

    “记得啦,我都查了。”太宰治跟没骨头似的瘫在吧台上,头朝着酒井宴这边。

    酒井宴虽然嘴上骂着太宰治,但对他的工作能力很有信心,他这次来就是来问太宰治的调查进度,听他这么说,没有半点意外——太宰治不会耽误工作,虽然过程大概率会让人骂骂咧咧。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让人心里忍不住信任却又不信任的人。

    “说来听听。”

    “明明我现在的职位比你高。”太宰治嘀咕。

    酒井宴说着,目光转向酒吧里面的另外三个人,打量着他们。

    他在看着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在打量着酒井宴,酒井宴顿了顿,朝他们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头微点算打招呼,走到太宰治旁边的吧台椅子边坐下。

    “太宰难得跟人走得近。”酒井宴手肘靠在吧台上,掌心拖着下巴,歪着头看另外那边的两个青年,收敛了浑身的攻击性,在橘色的暖光下,显得格外美好。

    “您的长相很出色。”老板声音平和,像聊着家常。

    酒井宴眉眼微弯:“谢谢您的夸赞。”

    说完,酒井宴朝着芥川龙之介招手:“芥川,别傻站着,过来坐。”

    芥川龙之介迟疑了下,酒井宴再度出声:“都说了别那么死板了,小孩子就要开朗一点。”

    “在下……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芥川龙之介小声嘀咕着,走到酒井宴旁边坐下,腰板挺直,坐得格外端正。

    “太宰,她是?”织田作之助问。

    “一个左右横跳的任性家伙。”太宰治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更像一条咸鱼。

    左右横跳,真新鲜,傍晚他才跟安室透说过这个词。

    太宰治撇着酒井宴,没看到破鸦,鸢色的眼眸暗了暗,看来这家伙是选择在“酒井芽伊”的时候不让破鸦露面。

    腰边那个小包,破鸦大概就在里面。

    “不要对女孩子这么没礼貌。”织田作之助摇头叹气,似乎很是无奈,随即目光转向酒井宴,礼貌地微笑:“请问你是?”

    “酒井芽伊。”

    酒井宴观察着织田作之助,这个人看起来很平和,没有任何的锋芒,那双眼似乎包容万象,流淌着温柔。

    这样的人是港黑成员?

    “是港黑中有名的双生子之一啊,”旁边的青年推了推眼睛,“失敬了,我是坂口安吾,隶属情报部门。”

    “不用那么客气,随便就行,再说真要客气,太宰那家伙等级可比我高,”酒井宴视线挪向坂口安吾,“虽然是事实,但还是让人不爽。”

    坂口安吾:“呃……”

    “我是织田作之助,只是一个普通的低级成员,平时干些杂事。”织田作之助道。

    酒井宴看到织田作之助的手上有茧子,那种位置,是握枪留下的痕迹,跟他身上的平和违和。

    “要不是你不愿意杀人,怎么会只是一个低级成员。”趴在吧台上的太宰治把脸转过来,嘟囔道。

    “不愿意杀人的黑手党?”酒井宴乐了,“虽然不礼貌但我想说这可真新奇。”

    说着,酒井宴低头看着织田作之助的手:“你的手上明明有长期握枪的痕迹。”

    “这件事,说来话长,不是什么值得探讨的问题,”织田作之助举起吧台上的酒小饮一口,“芽伊小姐来这边是来找太宰君的吧?”

    生硬的转移话题,酒井宴也没揭穿他的意图,手拍在太宰治的肩膀上:“太宰,跟我说说你的计划。”

    太宰治慢吞吞地直起身体:“我都没跟你说我有什么发现,你就问我计划了。”

    “因为你是太宰治,”酒井宴道,“快点,我今天得到的情报是他们会在最近撤离。”

    “你不觉得奇怪嘛,横滨这边的港口都有势力划分,他们却能把人运出去。”太宰治鸢色的眼睛眯了眯,吊儿郎当的散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和肃穆。

    “确实。”坂口安吾道。

    “我今天查到了有趣的事情,内应在我们组织里面。”太宰治唇角微弯,暗沉眼睛里的情绪让人摸不透。

    这个笑容很冷。

    酒井宴想了想,道:“先代首领派的人?森先生还没有让他们学会安分两个字怎么写嘛。”

    “是先代派没有错,具体有哪些人我还没有找出来,但是我知道怎么找出来。”太宰治笑容刹那间灿烂,周身的气场如同冬日冰雪融化。

    “……”

    酒井宴穿着补过好几次的旧衣服走过一条杂乱的街道,路上零星的人对他投来陌生的目光,打量之后又收了回去。

    这就是太宰治说的计划,酒井宴扯了扯嘴角,内心的小人翻了个白眼,让他亲自上坐诱饵,美名只有这样才能百分之百确认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