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横滨搞事分子 > 第10章 味道
    酒井宴落到库洛洛他们身前,同时收了核心人偶和身后的翅膀,并道:“库洛洛,你的计划好像落空了。”

    库洛洛温和地笑道:“什么计划?”

    变脸大佬不能相信,酒井宴在这时发现他周边有很多变脸大佬,嘴上一个个说得好听,实际上……心脏得很。

    玛奇突然道:“团长,晚饭我刚才做好了。”

    酒井宴忽然感觉周围连空气都沉默,用最老套的形容词——连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

    破鸦警觉地抬起头扫视周围,手里的小镰刀蠢蠢欲动。

    “真是可惜,我还有点事得去处理,待会再来找你玩。”西索面露遗憾之色,利落地转身走人。

    他好像嗅到奇怪的味道,酒井宴目光移向房内。

    “都别站在门口,吃饭了。”库洛洛淡定地说,转身走进去。

    “诶?”窝金郁闷,丧丧地说:“今天又来吗。”

    酒井宴心里打出一个问号。

    侠客走过来,纯良的娃娃脸带着笑:“进去吃饭吧。”

    酒井宴狐疑地走进屋内,走进去后,刚才闻到的那股味道在空气中更加浓重。

    像食物的香味,但又混杂着奇怪的味道。

    玛奇把一个大锅端出来,脸上罕见有一点表情,催促着:“试试,我新研究的。”

    库洛洛率先走过去,低头往铁锅内一看,沉稳地移开视线,一手拿桌上的小碗,另一手往小碗里面舀了一勺,就不在舀,脚步自然实则迅速走到旁边一把椅子上坐下。

    “我肚子饿了。”破鸦扯了扯酒井宴的头发,从他头上落到他的肩膀上。

    他也饿。

    “别客气,请开动吧。”库洛洛笑道,主动吃了一勺。

    酒井宴在库洛洛吞下那口的时候紧紧盯着,没看出库洛洛有什么不对的表情,仍旧是从容。

    真可疑。

    旁边的蜘蛛们犹犹豫豫。

    “来试试,这次是新研究的,跟上次不一样。”玛奇眼睛微眯。

    “啧。”飞坦咋舌,不怀好意地对酒井宴道:“喂,你肩膀上那个奇怪的东西不是说饿吗?现在不吃待会就被抢完了。”

    团长的表情从容,他看不出到底有没有问题,只是飞坦直觉这次的味道仍旧恐怖。

    破鸦转头不爽地回道:“你才是东西。”

    酒井宴迈脚,走到桌边,玛奇甚至好心地主动帮他盛了一碗,刷刷几下,酒井宴没来得及开口阻止,眼睁睁看着碗瞬间被装满。

    这看着是肉与某种谷物一起放在锅里煮,肉的味道有散发出来,谷物的味道也散发出来,不止这两种味道,还有一种奇怪的味道夹杂在两种食物中,闻着是不难闻。

    “尝尝?”玛奇眼中带着点期待,“说说味道怎么样,跟你在外面世界吃的味道差多少。”

    酒井宴被玛奇殷勤地塞入碗和有一点磕破小角的瓷质汤勺,顶着玛奇执着的目光,还有其他人的目光,酒井宴转身,朝侠客走去。

    “侠客,刚才带路辛苦了。”酒井宴眼睛微弯。

    “嗯?啊不辛苦。”侠客摇头。

    “来,张嘴。”酒井宴道。

    侠客:“……”

    他求救似地望向飞坦,飞坦移开视线,再看向窝金和信长,全部移开视线。

    “来,啊——”酒井宴拿着小汤勺舀了一点煮得稀烂的谷物和肉,举到侠客的嘴边,眉眼弯弯。

    看团长吃了后的表情,这次应该、应该不会多难吃,侠客没办法,一边心里自我安慰一边张开嘴巴。

    小小的一条缝隙,酒井宴快准狠把小汤勺里面的食物喂进去,双眼仔细观察侠客的表情。

    “味道怎么样?”这话不是酒井宴问,是站在桌子那边的玛奇,旁边人也好奇地等着答案。

    侠客艰难地把嘴里的东西吞下去,笑容略微狰狞:“还行。”

    破鸦鄙夷:“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

    “对我们流星街人来说,这种食物确实算还好。”侠客顶着纯良的脸说话。

    说实话,以前小时候有吃的就谢天谢地,不管多难吃,有就不错了,但随着长大他们的实力变强,已经很久没有吃这种味道怪异得可怕的食物了。

    “看来这次也一样。”窝金叹了口气,走过去拿了碗,其他蜘蛛也陆续走过去。

    刚才不是还很嫌弃?

    “我们不会浪费食物,他们只是等着实验结果而已。”库洛洛出声,优雅地吃入一勺,若非侠客刚才表情略微狰狞,酒井宴根本就想不到这东西的味道很奇怪。

    “不过玛奇,下次,等出去后你再做新研究。”库洛洛顿了下,道。

    破鸦毫不掩饰地“噗嗤”一声笑出来。

    “好。”玛奇点头,瞪了一眼破鸦。

    酒井宴把用过的汤勺扔给侠客,自己拿了一把新的试味道。

    “怎么样?”破鸦紧张兮兮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