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九十九章 逆流而上
    嘉陵水师驻扎在嘉陵城,虽属川平境,但他们不归川平区统御,而是由帝国中枢的兵马司直接掌管。余若这川平城主与嘉陵水师并无直属关系,真要说关系和话语权,可能嘉陵城的城主反倒更亲近一些。

    虽然如此,嘉陵水师方面也不至于不把这位封疆大吏放在眼里。看到余若亲自驾到,一般的通传步骤直接取消,一边将余若直接带入营地,一边派了人去通知余若要找的许清风许总兵。

    最近的会面,便发生在许清风的营帐内。这边叫一声“余城主”,那边道一声“许总兵”,一团和气的笑容之下,却都藏着几分怒火和杀气。这不是因为嘉陵水师和川平区有什么矛盾,而是因为两人背后的另一层身份:北斗学院与南天学院。

    两人在各自学院中的地位都不低。对许多人来说还未传开的消息,在他们这里却已都被学院亲自传书告之。余若到访,又是点名要找他许清风,许清风立即知道这是冲着他们这一层身份来的,与嘉陵水师与川平区无关。

    落座,看茶。许清风身后站着两位他的门生,他也不开口,就这样等着余若先说话。

    “许总兵。”余若也没磨蹭,抿了两口嘴后便即开口,叫得却是许清风在玄军帝国的官方身份。

    “嗯。”许清风应了声。

    “近来可好?”余若道。

    “很好。”许清风说。

    帐内再度陷入沉默。两人仿佛两个不善言辞的陌生人,在套路化的寒暄之后便不知从哪里打开话题了。

    但主动找上门来的是余若,许清风依旧不急,淡定喝茶。

    余若也没做任何掩饰和试探,单刀直入:“路平呢?”

    “走了。”许清风的回答也是毫无避讳,十分果敢。

    “去哪?”余若又问。

    “谁知道呢?”许清风说。

    “谁知道?”余若看着许清风。

    “我不知道。”许清风也看着余若。

    无论是在学院内的身份,还是在玄军帝国的权位,余若比起许清风都要高出一些。论实力,论声名,许清风也远没有余若来得响亮。可眼下,他直视着余若,却显得更加理直气壮一些,甚至那份怒意与杀气,都敢明白无误的向余若传达。

    因为北斗学院的那场两败俱伤的祸事,就算是被人设计当了枪,也终归是南天、玄武、缺越三大学院心有歹意,对北斗学院拔刀相见,企图灭了北斗满门。他们占不到理,而北斗学院则记下了这仇,对待三大学院的人恶劣一些,也是师出有名。

    至于三大学院方面,虽然理亏在先,但这种对错又有几人会当真放在心上?他们更计较的是计划的失败,是在北斗学院的伤亡,是这一次所受到的屈辱。没有人会真的在对错上去反思什么,争权逐利的斗争,胜者为王,谈什么对错?所有人在努力琢磨得只是在目前惨痛尴尬的局面下如何继续生存、壮大,等再有机会的时候,还是该灭谁就灭谁。

    而眼下,无论是想复仇的北斗学院,还是想洗刷屈辱的三大学院,摆在他们面前很清楚的一个事实,是时候未到。

    所以在北斗学院,徐迈放走了三大学院残余的人。之后在联络像许清风、余若这些在外的重要门人时,自然也会表达清楚学院当下的态度。

    于是个人再有情绪,总也不能去破坏学院的大方针。许清风这样一脸的“老子就是不配合”,已经差不多算是针对余若到极致了。

    但是余若这时,却忽然笑了出来。

    “笑什么?”许清风面无表情地问着。

    “玄军方面的意思,并不代表我的意思。”余若道。

    “你又是什么意思?”许清风问。

    “南天学院的意思。”余若说。

    “你刚才的简单直接哪去了?”许清风对余若突然开始绕弯说话表示不屑。

    “路平在昨日午时,混上了川平植造司往玄军城去的官船,这个消息,我大概在两个小时后收到。现在已经过去十九个小时,这船依然顺利地行驶在川平境内。”余若道。

    “那我要多谢你喽?”许清风嘴上说着,心下却也暗暗惊讶了一下。将路平一行人送上船,他看似做得很大大咧咧,其实是因为对这港口这边的状况有把握,以为不会走漏。结果先是杀手联盟,直接赶上了那船,跟着余若这边也仅仅是在两个小时后就收到了情报。杀手联盟那边许清风并不太意外,从在杀手联盟潜伏的门生那里他已知路平一行进城就是通过杀手联盟,已经与他们有过直接接触,如此被锁定倒也不难。

    反倒是余若这边,虽然掌控全区,但想锁定要乔装躲避,一直都很小心谨慎的路平一行绝非易事。难不成,是早猜到自己会施以援手,所以锁定的目标是自己,一直在守株待兔吗?

    不,也不对……这样的话,收到情报就不会有两个小时的延迟了。

    所以,是哪里的问题?

    “许总兵言重了,这只是表明一个态度。”余若这边说道。

    如果真如余若所言,确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