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差别
    如果说路平之前飞音斩的去势还能让人看出一道轨迹的话,那么这记飞音斩几乎是在他挥手的同时,就已经到了吕沉风的面门,之间的距离好像完全不存在一般。

    正中目标的魄之力悄无声息,不像之前那记一声征轰中时那么声势浩荡。吕沉风的人也没有飞起,却在被命中的一瞬开始抽搐,双脚立足的地方转瞬已是蛛网一般的密纹。

    这是飞音斩,同时也是一声征。

    吕沉风的话被路平当作建议,经历了两次失败之后,他便已经成功。

    这一击,连吕沉风都毫无反应,转瞬鸣之魄便已经在他身体里走了一圈,可以传送的位置全都走了一遭。

    “喝!”吕沉风急忙一声怒喝,声音中饱含鸣之魄,更有气之魄形成的气流,夹带着声音震颤晃起的波纹向着四下翻涌。离得最近的霍英被这气流卷过,被连掀了两个跟头,一口血顿时喷出。可此时的他早已顾不上自己的伤势,他急忙朝吕沉风望去,就见吕沉风的嘴角也已经挂着血丝,喉头一沉,似要将什么咽下,却不料马上张口便是一大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的神色一下子萎靡了不少。

    吕沉风,终于在这一击下受到重创。一下子便陷入这样糟糕的境地是他始料未及的。他不惧路平六魄贯通的境界,是因为他对路平的状况有相当的认知。他所要面对的,终究是一个被销魂锁魄束缚着的六魄贯通。虽然路平做到了一些谁也没有想到的突破,但是终归还是有限。可是这一击,超敏锐、准确的一声征感知与锁定,超精纯的鸣之魄斩杀。销魂锁魄的束缚在这一击上已经看不到了,这是真正爆发出六魄贯通实力的一击。

    所幸,飞音斩终究不过是个三级异能。

    所幸,制造伤害的只是单一的鸣之魄。

    所幸,路平鸣之魄制造伤害的方式,吕沉风在连续接下二十五记飞音斩的过程中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和应对手段。

    他终于还是化解掉了这一击,可也身受重伤。而让他终于感受到惊惧地是,视线中的路平已经又一次挥起了手。

    这样的距离,用一声征锁定的飞音斩根本无法闪避,而以他眼下的重伤状态也很难完全化解。

    六魄贯通……这便是六魄贯通,才只这样点点……

    已然放弃抵抗的吕沉风,眼中惊慌只闪了那么一个刹那,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继而竟是露出三分笑容,七分憾意。

    “朝闻道,也太少了一点……”他手提诛神剑,却毫无动作,只是喃喃自语。路平的手却早已挥到了尽头。

    一声征?

    飞音斩?

    吕沉风忽然愣住,他感知到了魄之力的波动,却只点点便已经中断。

    手挥尽的路平,没能做出任何攻击,反倒是狂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重伤了吕沉风,但自己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他那太过敏锐的听魄感知,实在不适合在这环境下使用,覆盖天地的大定制魄之力对他而言是无穷无尽的讯息负担,而他偏要在这许多干扰之中死命地去感知锁定吕沉风。一次一声征命中,两次一声征施展飞音斩失败,再到飞音斩成功,再到这次想给吕沉风致命一击。路平终于承受不住这敏锐感知给他带来的负担和冲击,终于伤到了自己。

    一口鲜血喷出,路平只觉得天旋地转,朦朦胧胧中就见对面寒光一闪。本已放弃的吕沉风不失时机,手中诛神剑一撩便已是一道剑光闪来。

    眼花缭乱的路平根本看不清攻击的来路,只是身体本能地逃开了原本的位置,艰难地避过了这道剑光。

    吕沉风却是得势不让,施展这一击虽也让他胸闷气短,可看路平脚下踉跄虚滑,心知也不用施展太高强的手段,当即又一剑接着斩出。

    寒光一道,追着路平的身形而去,跟着便是一片血雾,内中人影已然断成两截。

    两个跟头后趴倒在地的霍英,一直不顾自己的伤势死撑着也要紧盯局势,看到这一幕时,喉头再度发甜,眼一黑,便人事不省了。

    但是一击得手的吕沉风,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喜悦的神情,他的目光早转向了另一边。

    大队北斗学院的门人在天枢峰首徒徐立雪的率领下冲了过来,人群中一个极不起眼的位置,一抹魄之力的波动刚刚消散。

    这波动吕沉风认识,那个境界低微,却还敢和他叫板的家伙。他用这手段救下过郭无术,算计过吕沉风,而这一次,路平,同样被这手段给换走,被他剑光斩成两截的,只是一个不知从哪里换来的死尸。

    吕沉风不是一个骄傲气盛的人,可被这样一个三魄贯通的小角色接连摆弄,也实在超出了他可以容忍的限度。只是看了看冲来的北斗人群,感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后,吕沉风却不得不选择退却。

    他境界虽高,可在这样的重伤之下却也无力再与这么多的北斗精英缠斗。诛神剑横斩出一道剑光阻隔了一下众人的来势后,吕沉风飞步向前。那条霍英铺给路平的路,却是被他用上,急速朝着七星楼冲了去。

    吕沉风在逃?

    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