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承
    靳齐很紧张。

    他的老师陈久,乍一看好吃懒做,深入认识以后也不会觉得这是一个小心仔细的人。可是现在,在吃下那馒头大的魄粮丸后,陈久变得异常小心,甩给吕沉风的一句“你懂个屁”,更是流露出相当的不耐烦。

    吕沉风或许不懂,但靳齐却很懂。北斗学院若说陈久消化系异能水平第一的话,他称第二,应该不会有什么人有异议。

    那么大一颗魄粮丸,带来的爆发早超出陈久可以驾驭的程度。此时能控制下来,自然少不了小心谨慎。可是除此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却是不容浪费。

    魄粮丸带来的魄之力爆发,说穿了其实就是两个字:透支。

    吃下的魄粮丸越多,魄之力越强,只因透支的越多,但是透支,也有个额度,这与修者本身的实力休戚相关。所以境界越高实力越强的作者,可驾驭的魄粮丸就越多,只因他可透支的额度更多。

    由此可知,即便是依靠魄粮丸,一个人可短暂爆发出的魄之力也有极限。透支之后,面临的就是亏空;过分透支,则有可能损伤原本的境界。

    因此这透支而来的魄之力可是相当的宝贵,这赌上自己的未来换取到的,又怎能不珍而重之的使用?

    所以对吕沉风“畏惧”的说法,靳齐也认同陈久的回答:你懂个屁。他是怀着与陈久同样的担忧,紧盯着陈久的每一步动作。

    其他人的认识或许不如靳齐,但目光却也全都集中在陈久身上。中有徐立雪会时不时地回头张望一下。看七星楼下方附近,霍英和十方寂灭的烛火。

    如果没有大定制的囚禁,那么陈久服下兵粮丸的爆发也将失去意义。吕沉风所展示的速度,真要用来躲闪逃避,以陈久这样小心控制的战斗方式怕是无法追逐。

    所以,机会只在眼下。

    徐立雪没有上前攻击,也没有发动其他北斗门人上前攻击,正是顾及到这一点。此时让吕沉风这样静静等候就是最佳的状况。再用攻击触发他的抵抗,先无法承受的恐怕将是那边支撑着大定制的霍英和十方寂灭。

    正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其他人都望着陈久时,徐立雪却是更在意吕沉风的举动。

    吕沉风不动。

    他竟然就那样等着陈久慢慢上前。

    徐立雪心下暗自庆幸,一直闭门修炼的吕沉风,到底临敌经验不足,虽然实战让他飞快成长,但那只终究只是他的战斗手段,而对非局面的判断力。

    陈久老师!

    当陈久终于走到定制外,也即是吕沉风的身前时,徐立雪的期待与关注,终于集中向了陈久的双手。

    陈久抬起了手,动作依然小心而谨慎。而他的脸上,却渐渐有了一点解脱和释然。他在压抑控制着怎样强大凶险的魄之力,只有他自己知道。而这一刻终于就要过去,他就要将这些魄之力释数轰击到眼前这人身上。

    他望向吕沉风,看到吕沉风也在望着他,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股热切,看起来竟然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这家伙……

    陈久心下微惊,吕沉风的样子,看起来完全就是在等着他这一击的到来。

    而他已经箭在弦上,无论形势如何,他都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双掌在缓缓贴上囚禁着吕沉风的魄之力壁垒后,忽然猛得向前一推。

    “喝!!”

    沉默许久的场面,终于随着陈久这一声厉喝被打破了。黑影自他掌下飞出,只一个瞬就已经充满了定制内的空间,吕沉风瞬间已漆黑吞没不见。而这来自于陈久,不受大定制禁锢的漆黑魄之力,很快就从定制内向外蔓延开去。

    “大家快退!”靳齐慌乱叫着,距离陈久最近的他和徐立雪两个急速向后掠开。那充斥满了定制的漆黑魄之力,仿佛决堤的洪水,四下蔓延开去,无声而又诡异。四下听了靳齐提醒的北斗门人慌忙也向后闪避着。魄之力虽是来自陈久,可没有画地为牢大定制那样分辨敌我的能力。

    北斗门人散开了好大一圈,从定制中滚出的漆黑魄之力仿佛乌云一般,覆盖着这个圈内。

    这魄之力到底有什么伤害?没有人敢上前常识。只是一些感知敏锐的北斗门人,已发现被这魄之力笼罩的圈内,已是寸草不生,包括那些与吕沉风激战时牺牲的北斗门人的尸体,竟也被这魄之力一同吞噬、消化。

    连北斗门人自己,都被陈久这攻击惊得面如土色。正中的吕沉风此时怎样?许多人试图去感知,结果他们的魄之力在一进入这一区域后,竟然立即就被那些漆黑的魄之力给吞没,下场有如那些被消化的花草尸体一般。

    没有人知道正中此时是怎样,就连陈久自己,也早被这漆黑给吞没。大家只能静静等候,直至正中传来声音。

    “就只是这样?”说话的人,听起来很失望。而所有人听到这声音后,都已是神情大变。

    “如果没有神兵,你这攻击怕是连屁都不如。”声音继续冷冷地道。

    随着话音,漆黑的魄之力开始下沉,仿佛一道帷幕被缓缓拉下,居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