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又在开阳峰顶
    开阳峰,郭院士郭无术。

    虽然同是七院士,可对这个名字,连陈久也不敢说有多熟悉。

    作为七院士之一,郭无术比包括院长在内的四位院士还要长一辈,与他同时代位列北斗七院士之席的北斗门人,现在或退隐,或早已长眠地下了。

    郭无术看起来也已萌生退意,很久以前就开始不太问事。可是他这种半退休的状态却持续了太久,要退没退,让人弄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不过开阳峰的人行事向来诡异隐秘,不需要向旁人交待,旁人不便多问什么。

    而陈久,他与阮青竹是小字辈的,他们成为七院士时郭无术就已经是这种半隐退状态。与郭无术,陈久是真没有过什么交集,连话都没说过几次。

    身为院士的他尚且如此,他的首徒靳齐就更不必提了。可是就对这个陌生的院士,靳齐却说“可以相信”,而陈久呢,偏偏一点也不觉得违合。似乎在北斗门人的心中,对开阳峰,尤其是开阳院士,即使可能畏惧、厌恶、反感,却又都有着本能的信任。

    这实在是很奇怪的一种情感,或许这就是传承上千年以来,开阳峰留给人们最根深蒂固的印象暗行使者,总是最忠诚的;开阳院士,总是最值得信赖的。

    果然在这关键时候,隐退多年的开阳院士果然不负众望地出手了,而他到底有什么打算,连陈久也不禁期待起来。

    “来来来,我给你看看伤,你慢慢说。”陈久朝靳齐招呼起来。

    靳齐受得伤可不轻,浑身都痛,可这时也禁不住笑了一下。不过马上想到刚刚看到的星落,想到就这样牺牲在七元中枢的李遥天,心知事态还是紧急得很,没有完全走上前。就已经开始说明。

    开阳峰。

    七峰之中最不起眼的一座。从瑶光峰山门进到北斗地界,沿着山路前行,到了玉衡峰脚下,许多人才会发现这一路不知不觉地竟将位在这两峰之间的开阳峰给忽略了。

    不是很高。也没有很矮;没有很险峻,却也不算很平缓的开阳峰,若一定要强加一个特点,大概就是普通了。

    北斗七峰之中最普通的一座,峰中却有学院最隐密、最令人忌惮的暗行使者。那些蒙面黑衣的身影。曾是许多的人噩梦,无论学院内,还是学院外。

    但是现在呢?

    蒙面?

    黑衣?

    形象都有了标签了,还算什么暗行使者。

    站在峰顶的郭无术,望着四下火柱冲天,一成一团混乱的北斗学院的情景,不由想起的,却是哥哥郭有道离开北斗学院前所说过的话。

    北斗的开阳峰,是座双峰,这是世人都不知道的事;开阳星身边还有一位辅星。实力从不会在开阳院士之下,这一点,就更不会有任何人知道,甚至包括北斗学院的院士们。

    而真正执掌开阳峰暗行使者的,事实上该是这颗辅星才对。

    但在很多年前,郭有道离开了,离开前他说的便是这样的话,他认为如今的暗行使者,已经形同虚设,根本无法履行其该有的职责。

    这话确实没有说错。

    望着眼前满目疮痍的北斗学院。郭无术可以想象,如果郭有道站在这里,看到这幕的话,一定会说。如果是他那一代暗行使者还在的话,绝不会发生眼前这一幕。

    是啊!那一代是不在了。

    现如今的暗行使者,也正如郭有道所说,都有了固定的形象和气质。天权峰药房七库被盗,无征兆的发生了,事后近一个月也毫无头绪。现如今。七星会试上,学院被搅合得一团混乱,两大院士阵亡,暗行使者呢?也和所有人一样仿佛无头苍蝇。

    暗行使者不该是这样,暗行使者的真正职责是防微杜渐。行走于阴影,将一切灭杀在阴影。可现在……

    今非昔比。

    即使将暗行使者交给新一代的北斗门人来统率,也没能改变这支队伍已经养成的现状。

    这支队伍真的需要彻底重建。

    可是你离开这么多年,说要培养真正的暗行使者,现在人都死了,培养出的暗行使者又在哪里呢?

    郭无术身材高大,即使年已过百,满头白发,整个人也依然显得魁梧有力。可是此时,站在山边的他,背影看起来却异常的单薄。

    “院士,他醒了。”

    正这时,身后传来说话,郭无术回头,看到躺在地上的路平,刚睁开双眼,傻乎乎的样子。

    “子牧?”路平睁开眼后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竟然是他在新人试炼时便交到的,之后一直共同进退的朋友。直至七库被盗事件后被扣下才分隔开,想不到此时竟突然出现在眼前。

    路平定了定神,有些不确信。别是又中了什么幻术,他想着,只今天一天的大战,就让他积累了不少经验。

    “你没什么事,只是损耗太过。”

    又一个声音从另一侧传来,路平连忙又扭头向这边,再愣。

    “你……”又一个认识的人,而且是很少认识的人。

    文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