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百零九章 流星雨
    “是你。”路平认出了来人。

    秦越。玄军帝国秦家长子,南天学院东林门的得意门生。秦越的每一个身份,都相当显赫。但路平其实并不知道这么多。他只是在瑶光峰见过一眼,听到秦桑叫过他一声大哥,除此连“秦越”这个名字也不知道。

    “秦越。”孙送招却准确地叫出了来人的名字。

    “孙大小姐。好久不见。”秦越微笑着向孙送招问礼。秦家和孙家本就都是这大陆上有名的望族,虽然不属同一帝国,但简单的来往总是有过一点。秦越对孙送招用的是家族式的称呼,因为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在家族来往中见过。但要论交情那可就谈不上了。

    “我该怎么称呼你呢?”孙送招盯着秦越问道。称呼不仅仅是身份,有时更是一种立场。南天学院?还是玄军帝国?亦或者说这两种立场其实已经没区别了?

    这个问题秦越没答,只是笑了笑。路平却没这么多话,再出手,一拳直轰。只是光影再闪,这一拳,再次被秦越给封住。

    “真是好险。”秦越感叹着。

    “如果不是那天见识过你那一剑,我肯定也会像这些人一样低估你的实力。”秦越说着,看了看四周横七竖八倒地的几个以及已经失去战意的方戈。忽又摇了摇头:“也不能怪他们,是你的实力根本不符合逻辑。”

    “不过,到此为止了。”

    哪怕是和孙送招有旧,但是秦越在此出现的目的,和方戈、楼通他们没有任何区别,说完这话,他周身的魄之力立即高速流动起来。他的手中没有剑,但是他的整个人,就好像是一柄剑,眼见就要凌厉刺出。

    路平出拳。

    没理对方是谁。

    没理对方说了什么。

    没理对方两度封杀过他的拳。

    路平依旧只是出拳,已被高手看穿的。不存在武技招式,简单的直拳。然后伴随着出拳的动作,鸣之力轰鸣着钻向销魂锁魄被甩出的空当。

    “还来!”秦越喝道,如剑光一般的人影闪过。路平挥起的拳被荡向了别处,聚集起的魄之力也因为这冲击而紊乱,最终没能准确钻向空当。秦越这次也没有只是荡开路平的拳便摆休,顺势挥手又是一掌,贴到路平胸前。看是掌。拍出的魄之力也如刀一般锋利,一道气劲清清楚楚地从路平后背透出,路平的人,却要在这之后才倒飞出去,撞向山壁。

    没有像挨了楼通一拳似的整个人撞出一个山洞,但是路平所受的创伤却远远大于那一拳。撞上山壁时已经喷出了一口鲜血。

    太快了!

    流光飞舞,让秦家屹立千年不倒的血继异能。速度,是这个异能的唯一追求。

    路平的速度虽然也极快,快到可以将销魂锁魄甩开空当,但是想准确捕捉到流光飞舞的节奏。还是太难。所以秦越这一掌,虽然他一样试图用销魂锁魄去禁锢,但是流光飞舞的魄之力实在太快,销魂锁魄打开缺口的时机并不完全精准,丁点误差,流光飞舞就已经对路平完成了伤害。

    即便如此,却已让秦越大感惊讶。但他已经不准确多话,不等路平完全跌落,徒手挥出一斩。

    一道亮光直朝路平飞出,路平这边。一道鸣之魄,却也穿破空气,直朝秦越冲来。

    早在撞向山壁时,路平就已经又在出拳。

    被秦越接二连三的克制。丝毫没有让他气馁,他一边吐着血,一边出拳,简单直拳。

    这一次,魄之力没被打断,鸣之魄冲出。正撞上秦越挥来的这记亮光。

    两方极快的魄之力相撞,却没发出半点声响,甚至没有丝毫停顿。秦越徒手劈出的亮光依然向前冲着,但是瞬时就像湖中弯月被砸下一块石子,忽就碎裂了。但是穿破空气,冲向秦越的波纹犹在。

    秦越急忙闪避,如光一般掠开。那波纹撞向地面,一片龟裂四散开去,大地都在振颤。

    秦越躲开还未站稳,新一拳又至。路平似是好容易得到空当,无比珍惜,完全不顾自己刚刚吐血或是正从半空摔下,只是接连出拳。数道波纹,几乎分不出太多先后,由坠落的路平轰向秦越,仿佛一片流星雨。

    这下秦越也无法淡定了。

    眼下的路平,可是戴着吹角连营这五级神兵的。哪有人的魄之力可以经受得了在五级神兵的强化下以这样的节奏疯狂发动的?如此施展,轻则将魄之力瞬间掏空,重则被神兵的反噬所伤。境界低者,往往驾驭不了高级神兵就是这个道理你的魄之力,根本不够量级让高级神兵来强化!

    这样自己根本不用出手,路平自己就会支撑不住重伤倒下。

    秦越是这样认为的,当然他也没机会出手。流星雨一般落下的鸣之魄,他全神贯注闪避还来不及。

    于是就见如光一般的身影,在这片坠落的鸣之魄波纹中穿梭着。波纹不断打空轰到地上,大地继续震颤着,不断地龟裂龟裂再龟裂,忽然轰一声巨响,整片陆地向下一沉,山路的这一角,终于是被路平的拳给轰踏了。

    秦越也终于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