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死不瞑目
    荀过已死,而且死不瞑目,瞪圆的双眼死盯着鸣之魄冲出的方向。

    数道灰衣身影自黑暗中跳出,跃上了解兵台。他们手中各持着神兵,却都是鸣之魄一路冲出破坏定制后从半空中跌落的,未及着地,就被这些七杀守卫纷纷接到,跟着便已经冲上解兵台查看。

    一眼,便看到倒地不动的荀过,还有站在他身边发愣的肃天兵。

    路平则刚刚收回拳头,正朝着这边走过来。

    “算合格了吗?”路平一边走来一边问着。刚刚一拳打死了一人,但他先关心的却只是这个问题。对倒地的荀过,他只是略略看了一眼。

    冷酷,冷漠。

    相继落到解兵台上的七杀守卫们顿时对路平有了这样的印象。一人犹自有些不甘地走上前,手探到荀过的心口,但是最终却也只能黯然摇了摇头。

    所有人的目光齐聚向路平,但是没有轻举妄动。路平那一拳已经展示出了他非凡的实力,他们这些人未见得就比荀过高明,自然不敢轻敌。

    肃天兵就在这时候开口了,一共只说了八个字:“吹角连营,生死胜负。”

    众守卫一听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却不可能因此就高兴起来。先前探过荀过心口的那位,将荀过的尸体扶起,看到他手中还握着他的神兵虎翼,稍犹豫后,终于还是从荀过手中将虎翼拿走。

    神兵离手。断绝了荀过最后一丝残存的魄之力。

    远在天权峰的观星台上空,星命图就在此时忽然闪现。距离北斗七星很内圈的位置上,一颗星失去璀璨,逐渐暗淡,忽一震动。已从星命图上脱落,缓缓地,仿佛雪花一般飘落下来。

    北斗学院的门人,只要完成了引星入命,就和这星命图上的命星生死一体,哪怕千万里之外也断绝不了相互的联系。郭有道那般手段,在北斗学院也是史无前例的。北斗学院。向来是人死。星便落。

    天权峰上有专人每天关注星命图的变化,星落发生,立即就有人整理出了这位逝者的信息,将讣告发往各峰各院。

    这在北斗学院已是惯例。除去有特别死因或是逝者的师友,极少有人会在收到死讯时停下来默哀伤感。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

    死者:荀过,七杀堂守卫。

    看到这身份。再想到方才天枢峰上的魄之力涌动……

    七杀堂有入侵者?

    所有人第一时间都是如此判断,立即纷纷进入备战状态,但是天枢峰却迟迟没有警讯传来,这让所有人都十分莫名。

    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多数都在疑惑,只有极少数人……

    天璇峰。

    讣告被送达后,天璇星宋远的房间竟也流出强大的魄之力波动。一碗茶在宋远怒极的一掌之下,连茶汤、茶叶、茶碗,全都化成齑末。

    “他怎么敢!!!”宋远震怒。一旁看着他大发雷霆的,就只他的首徒詹仁一人。

    “你知道我将荀过栽培进七杀堂花了多少心血吗?”宋远吼道。

    詹仁沉默。

    他当然知道。整个天璇峰,甚至整个北斗学院都没有人比他更知道宋远的这些心血。所以他很理解宋远为何会如此失态的怒不可遏。

    天枢楼、七杀堂。

    这一楼一堂。虽在天枢峰,却是连天枢峰都不能直接插手干预的所在。天枢楼士和七杀守卫,是北斗学院精英中的精英。

    宋远费尽周折,才好容易将一个听命于自己的人安插进了七杀堂。足足七年,宋远都没有真正启用过荀过,只是继续想方设法为他铺路,将他推到更重要的位置。这样一个殊为不易的安排。宋远准备做大事时才让他真正发力。至于这次对路平,在宋远看来实在是个不起眼的小事,没有任何风险。一个七杀护卫,打压一个新人,这种事很难吗?

    结果,荀过竟然死了!

    数十年的苦心栽培,七年间处心积虑还要不动声色地推动,就在这样一个宋远以为是举手之劳的小事上,死了。

    这种悲愤与绝望,即使是精之魄方面的大行家宋远都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压住怒气后,神情还是阴郁之极。

    詹仁就在一旁沉默着,一言不发,在他的老师面前,他好像不再是那个喜欢引人注目的家伙。

    过了好一会,宋远的神情才逐渐恢复正常,他看了詹仁一眼:“说。”

    “这至少说明,这个路平极不简单。”詹仁说道。

    杀志灵院监会,杀峡峰城主府,受玄军帝国刑捕司通缉,这样的人在一般人看来肯定不简单。不过对于北斗学院来说,能做下这些事也算不得如何惊天动地。尤其不至于让堂堂七院士都高看一眼。

    但是击杀七杀守卫,这份量可就不轻了。尤其宋远深知荀过的实力,比任何人都深知。

    四魄贯通,四级上品神兵虎翼。能击杀荀过的人,真的不多。

    “看来我们的朋友并没有真的以诚待人。”平静下来的宋远,淡淡说道。

    “怎么做?”詹仁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