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随风而去
    郭有道死了,在路平的面前。

    他是位细心的长者,临死还在耐心指引着路平。

    他对路平一直是有期待的,可在最后,他没有提他的期待,更没说报仇,没说摘风学院,没说他那赶超四大的目标。哪怕他很清楚他这时只要说,路平一定会答应,一定会去努力实现。

    他都没有说,他没有让自己的死成为路平的枷锁。他只是说着想保护好重要的东西,应该怎样怎样,而这是路平的初衷,是他一直以来简单朴实的愿望。郭有道遵从着路平的意愿,丝毫没有想让他承载太多。

    同时他又像个任性的少年,最后还在举着右手,骄傲地说摆平峡峰区城主我一只手就足够。

    不过就在这里,他到底还是流露出一点对路平的期许。

    “如果你有足够的实力,那就另当别论。”

    期许就在这当中。六魄贯通的天醒者,拥有了全部实力后那该是怎样一番景象。这一幕,郭有道不可抑制的期待着,自然而然就流露出了向往。他能一只手就摆平峡峰城主,那么六魄贯通的天醒者呢?

    但在说完这句话后,他就已经走了,走得十分彻底。

    他的身体忽然分解。

    路平说他碎了,但他最终却比路平说得还要变本加厉。他碎得细不可触,就像一片灰尘,最终随风飘散在了峡峰山脉。

    偷天换日,这个欺瞒了天下的异能,除了郭有道自己没有人了解。他把最后一次施展留给了自己。他的死。不是很优雅。却很干净。干净得一无所有,干净地没有在路平眼前留下丝毫痕迹。他留给路平的只有记忆,不多,却深刻的忘忆。

    “这是哪来的两个小孩?”

    漫天的风雪中,苏唐已在他的背上昏睡,而他也随时可能永远倒下。他希望前方路平,甚至以此为名,就在那个时候。郭有道出现在了他面前,对他发出了召唤。之后的路,不只很平,而且一直温暖。

    回想着最初相遇的那一幕,回想着这三年来在摘风学院的生活,路平这才发觉,他却对这位将他和苏唐从茫茫雪原中救出的院长一无所知。

    他有怎样的出身?

    他怎么练就的偷天换日这样的异能?

    他怎么以四魄贯通的境界成为了六大强者之一的盗?

    他怎么会同时拥有四大学院的出身?

    他怎么会想创办一间学院去赶超四大?

    不知道,路平都不知道,等他想知道时,却再也没有机会。

    郭有道所创办的学院起名摘风。此时他随风而去。

    路平抬着头,迎着这风。

    还在很小的时候。他有过眼泪,依稀记得是伴随着疼痛,不自由主地飞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所以他觉得这东西实在很莫名,不知道它到底有何意义。等到后来疼痛的次数多了,这东西也就不再来了。

    而此时,他发现这莫名的东西又回来了。没想着要它来,但它却不受控制地从眼睛里泛了出来,随着风,追了出去。

    “永别了,院长。”

    迎着风,路平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转身,沿着山坡向孤峰的另一端绕去。

    他的身体还有些疼痛,但不难忍。浑身上下所受的伤,竟然只是一些皮肉上的破损和淤青。郭有道的手段,虽没彻底化解下坠的冲击,但却处理得很到位。路平这次的摔伤,竟比上次从点魄台上摔下的伤要轻很多。他的气力逐渐恢复着,这些皮肉伤也不算大碍,他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却也没有失了小心。

    他知道危险远没有过去,或者说,根本就不会过去。

    这方面的事,他原本不懂,只是听大家分析得多了,也有了一定的认知。

    这场争斗,不是什么个人恩怨,对方更加无法忍受的,是路平他们对规则的打破,对他们这些统治势力的无视。

    从路平推飞卫天启开始,从路平拒绝城主卫仲的邀请开始。

    矛盾在那时就已经扎根。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这种事,和杀他们的人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无非就是杀人更加激烈,杀人者更有本事,于是他们会更重视一些,反击得更有力量。

    路平一直坚持,因为他心中有对错,他看事先看对错。

    那些人也坚持,因为他们有规则,他们先看规则,取舍心中的对错。

    对此,两位长辈,楚敏万分鄙夷,郭有道不以为然。对于路平他们如此刚强地触犯着这深不见底的规则,两人没说半个不是,楚敏甚至和他们一起刚强地迎上,而郭有道呢也不过是多几分狡猾。

    他们同样没有妥协,因为他们清楚,这些人的规则之上,还有东西。

    强弱。

    他们的规则,来自于强弱,他们在服从的,最终也不过是强弱。

    路平此时眼前所见的,被劈成两半的孤峰就是最好的证明。

    郭有道说有人来了,到底也没说是谁,但看到这孤峰都被斩成两半的情景,来的人是谁,路平已能猜出个大概。

    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