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联手攻击
    这是真正的苦棋。

    来人走出的那一刹那,不只路平,所有人几乎都敢肯定。他身上的魄之力是如此的清晰强烈,与之前水人的感觉大不一样。

    路平的感觉则要更为清楚一些,而苦棋这时在看着的,也是路平。

    “了不起。”苦棋称赞着。

    对路平,他已有相关的情报,知道他可以察觉松全的销声匿迹,可以轻松闪过森海的遁声斩,这都意味着路平有非常敏锐,非常高精度的强化感知类异能。

    此外他还击毙了宗正豪,运用鸣之魄无孔不入地破坏了宗正豪的身体,显露出了相当高明凌厉,而且是苦棋一无所知的异能技巧。

    对路平,从一开始苦棋就有极重的防备心理,甚至超过对楚敏的忌惮。

    他的出手很仔细,很小心。

    运用水尽铅华,在这样的天气下营造的处处杀机,这对感知出众的人来说是很大的干扰。必须要全身心去应对,必须不能错过任何一个细节。稍有马虎,判断稍有差池,后果都有可能不堪设想。

    相比起能力,这种情况下,对修者的心绪要求更高。要坚决却又不失冷静。

    苦棋不得不承认,在这一点上,他低估路平了。但是他真的没$长$风).(cf)(bsp;   苦棋最终没能阻止路平他们的步伐,在这场扰乱与识破的对决中,他输了。

    所以他称赞路平。路平所做到的事。他真的有些佩服。

    “不过很可惜。”他接着说道。“现在,你还能阻止我吗?”他说着,手忽向上一扬。

    “躲开!”路平大叫,他已经没时间明确去指是哪个人,只能是用目光警示。

    莫林!

    他脚底的积水随着苦棋那一扬手,忽就跳起,水花明亮,好像是一把刀。

    莫林听到路平喊叫时就已经在动了。他的反应并不慢,但是他的动作实在是慢了一点。

    跳起的水花,泛在了他没来及抽开的小腿,水花顿时就成了血花。

    这水,真的是像刀一样锋利。而此时,被水尽铅华灌注如刀的水到处都是,天上地下;魄之力流动的声音也到处都是,四面八方。

    路平头痛欲裂。

    感知也是消耗,尤其是面对这样的攻势。

    路平今天的消耗已经太大,他在极限的状态下已经支撑了太久太久。而此时。正式亮相的苦棋,这才正式开始了他的攻势。水尽铅华笼罩的范围。控制的水元素,都比之前更大,更多。这一次,他无需保留,这一次,他已经不再隐藏。

    路平却已经再没办法照顾周全,那一大堆混杂的声音在他脑中已是一堆乱麻,他已经不能再去听取这些魄之力的声音,他需要的是释放。

    路平挥拳!

    鸣之魄,全力集中听取魄之力声音的鸣之魄,在这一拳中尽数挥出。

    雨幕被切开。

    就是这一击!

    苦棋的瞳孔在这一霎那急剧收缩着。

    路平精准敏锐的感知他已经领教过了,可是他彻底摧毁宗正豪的一击呢?

    苦棋在等,而现在,他终于等到。

    鸣之魄,果然是鸣之魄,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如此纯粹的飞驰过来,就连雨幕都被震碎。

    不,不是这样,震碎只是顺便,雨水,事实上也是这鸣之魄轰来的途径,是它的牵引。

    这个攻击不能挡!至少不能用自己原本设想的方式挡。

    千分之一秒,苦棋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判断,他意识到他准备织在身前护卫的水盾不会起到任何防护作用,因为这一击真正的奥秘不是在有多快,有多强的破坏性,而是它这诡异的传递性,破坏,也只不过是在这传递中顺带完成的。

    只能闪避,或者是切断这种传递,再或者,将这种传递扩散开,那么这一击的威力自然也会被稀释?

    千分之二秒,苦棋已经做出决定,双掌飞速一合一张。

    原本准备用来阻挡攻击的厚实水盾,就在这一合一张间突然打开,扩散成了一张又一张的水幕,并且不断汲取着雨水,扩得更大。

    拳却已经轰上,第一张尚未完全扩开的水幕瞬间就崩碎成了无数细密的小水珠,但是苦棋却立即肯定了自己判断的正确。

    因为他看清了水幕破碎的过程,相当明显的从受到攻击处,向着四面八方散播的过程。

    紧接着,第二张、第三张……

    无比脆弱的水幕,根本就没有任何硬度可言,苦棋所做的只不过是将水汇集起来,即便是一个普通人都可以一指头戳破。碰上路平如此凌厉的攻击,那就更加不堪一击了,无论扩张到多大的水幕,都在顷刻间就已经瓦解。但是这也意味着,鸣之魄的攻击在被不断地扩散开。

    紧跟着第四张、第五张……

    一共就只有五张,苦棋能做到的也就是这种地步了。

    不过已经够了,第四张水幕就已经碎的没有那么彻底,第五张水幕更是只在中间开了一个大洞,再然后就